又一个常春藤大学生辍学创业,以200亿美元的价格把公司卖给了Adobe

大学生辍学创业成功,是硅谷老套而经典的传奇故事。如今,这个辍学成功俱乐部有了一个新成员。《华尔街日报》报道,30岁的布朗大学辍学生、Figma联合创始人迪伦·菲尔德(Dylan Field)将公司以200亿美元的价格售出。他将高中时时代对机器人的兴趣,变成了一个世界级的企业。

四年前,迪伦·菲尔德住在旧金山不那么时髦的教会区的一个单间公寓里。在上班的路上,他习惯花一美元顺手拿一杯咖啡。

那时候,这位大学辍学生默默无闻,而且很害羞,以至于在旧金山无处不在的风险投资公司举办的自由交流活动中,菲尔德常常独自站着,不自在的尴尬地喝着饮料。

本周四(9月15日),他的设计软件公司Figma同意出售给竞争对手Adobe公司。这使30岁的菲尔德突然成为科技界最受关注的人物之一。

迪伦·菲尔德(左)来源:Figma官方推特

菲尔德与布朗大学的一位前同学共同创办的Figma公司的崛起,即使以硅谷的标准来看也是很快的。2018年初,这家公司的私下估值为1.15亿美元。到去年,在另一轮筹资中,估值已飙升至100亿美元,这一估值水平因Adobe的交易而翻了一番。这种快速升值显得很醒目,因为最近几个月,大多数科技公司,无论是上市公司还是私人公司,估值都在自由式下跌。

据投资者和其他认识他的人说,菲尔德与包括红杉资本和格雷洛克合伙公司在内的风险资本巨头一起,仍然拥有这家公司相当大的一部分股份。如果交易完成,菲尔德将成为一名亿万富翁。

在交易宣布后几小时的采访中,菲尔德说,他仍在应对他的生活所发生的巨大变化。虽然Adobe公司几个月前就与他接触并开始谈判,但菲尔德说,在他的团队听说《华尔街日报》已经开始询问消息后,就把宣布的时间提前了。他说,当他们急于把交易的消息传出去时,他一晚上都没睡着。

尽管如此努力,市场对这个交易的反应却很差。Adobe的股价在周四下跌了近17%,这表明投资者普遍反对这项收购。菲尔德说,他并不感到恐慌。

他说:“如果这笔交易明天就失败了,我也会觉得没事。”

菲尔德在旧金山以北的加州索诺玛县长大,这个地区是著名的葡萄酒产区的一部分。他的家人说,当他大约3岁的时候,他的家人买了一台电脑,菲尔德就开始自学用电脑,还教他的父母如何使用它。

根据他自己的说法,在学业上菲尔德是一个不起眼的学生,甚至有辍学的危险,直到他加入了机器人团队,并开始在高中学习大学程度的课程才好转。他被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拒绝,转而进入布朗大学学习。

在大三时,菲尔德申请了由亿万富翁金融家彼得·泰尔管理的奖学金。这项奖学金在当时并不出名,如果申请者同意退学去追求创业目标,就可以获得10万美元的无条件资助。

他做出了修改无人机的新软件,以监测交通和抓捕鲁莽驾驶的司机。

随后,菲尔德获得了这个奖学金并离开了布朗大学。无人机公司没有成功,但他的下一个想法,也就是Figma,起飞了。

高中时代的菲尔德,Bob Lee, CC BY 2.0 , via Wikimedia Commons

Figma是他与埃文·华莱士一起创办的,埃文是菲尔德在布朗大学的朋友。Figma是一个图形编辑平台,允许人们在一起设计项目。从成立到公司推出产品花了四年时间,这期间并不总是预示着即将到来的成功。

Figma的办公室位于一个繁忙的酒吧上方。早期员工巴德尔·法鲁基说,周五下午3点左右开始,噪音就让人难以忍受。

法鲁基说,团队不怎么喜欢熬夜,因为菲尔德是一个喜欢“玩桌游和品葡萄酒类型”的人。这位Figma的首席执行官曾经告诉员工,他已经聘请了一位高管教练,帮助他提高自己的形象。

Figma和其他软件服务一样,在新冠疫情期间发展迅速。客户包括优步公司和移动支付公司Square,现在被称为Block公司。 Figma产品的优势之一,是它是一个基于浏览器的工具,可以在各种平台上同时工作,而竞争对手的产品只能在桌面或应用程序上运行。

去年年底,华莱士离开了这家公司。菲尔德说,他的合伙人对工作感到疲惫,想尝试新的项目。华尔街日报无法联系到华莱士进行评论。

今年,菲尔德初为人父,Figma正准备进行首次公开募股,结果IPO市场被冻结。菲尔德说,尽管这个产品的一些长期粉丝,对它将被一家传统技术巨头吸收表示失望,但Adobe的报价,比冒着公开上市的风险更可取。

菲尔德仍在适应新的身份。用硅谷的大白话说,当被问及他现在是否是一个“科技兄弟”(硅谷受雇于科技行业的超男性化的人)时,他不以为然。

他说:“我不知道,你来告诉我吧。”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