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经济学人:为什么对英国来说君主制还是很重要?

《经济学人》的文章指出,君主制是一个不合时宜的制度,但在伊丽莎白二世时期却很兴旺起来了。这对她的继任者和其他地方的民主国家都有借鉴意义。

9月19日,当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下葬时,伦敦将短暂地成为世界的中心。包括美国总统拜登在内的数十位国家元首,将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见证葬礼仪式和表达对逝者的尊敬,这与一个世纪前英国的帝国地位遥相呼应。

与此同时,可能有10亿或更多的民众在家里观看葬礼。

这是伊丽莎白长寿所发挥的作用。她在位的70年,开始于那个现已消失的时代末期,其间充满了国事访问和接待,但这也是衡量她成功的一个标准。当新国王查尔斯三世开始执政时,正值英国的内部纷争、西方民粹主义,以及中国和俄罗斯领导下挑战西方的民主制度,这一成功能否延续?

James Boyes from UK, CC BY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从表面上看,英国君主制与时代精神背道而驰,对王权的顺从已经过时。但王权是建立在古老的尊称和穿着长礼服的男仆哑剧上的,在精英统治的时代,君主制植根于不合理的出身特权。民粹主义意味着精英阶层被扫入历史尘埃,但最引人注目的精英依然存在。身份政治意味着叙事是存在的,但女王把自己的感受藏在她收集的不时髦的帽子下面。

按理说,对王室的支持正如《经济学人》有时所想象的那样,在伊丽莎白的统治下应该会崩塌。但相反,君主制兴旺起来了。

一个原因是,这是一个展现她个人优势的平台,其中最主要的是在公共服务方面忘我的精神。伊丽莎白解决了君主制如何能够将一个日益分化的国家的各个部分,团结起来并有着一致的国家目标。就像她每周在她的宫殿里与首相会面一样,她还试图通过穿梭全国、剪彩、倾听、挥手和询问“你走了很远到这来吗?”,来表明普通的英国人也很重要。

在国外,她给人一种可靠的感觉。1961年对加纳进行国事访问时,她与加纳首任总统、前政治犯瓦米·恩克鲁玛共舞,向加纳人表明他们是主权国家,也向国内的英国人表明,这个时代已经变了。

2011年,她成为爱尔兰血腥独立90年以来首位访问爱尔兰的英国君主(32年前爱尔兰共和军暗杀了她丈夫的叔叔),这让女王成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和谐象征。

个人外交并没有弥补英国帝国的错误,这怎么可能(能弥补)呢? 但这是一个进步。

没人知道,查尔斯将如何赶上他的母亲。73岁的他一直生活在别人的阴影下,包括他的第一任妻子,耀眼的戴安娜,当然还有他尽职的母亲。过去,这位“哀号王子”说了太多的话,太多的自怨自艾。但他早期关注的一些主题,尤其是环境问题,似乎不再是怪人的执念。

不过,本周他发出信号,似乎表明他明白自己今后必须克制一些观点。

不过,新国王不一定非得是政治家才能成功。这也是英国君主立宪制兴盛的第二个原因。他的权力将像从国家借来的上了浆的衣领一样受到限制,所以他越果断地行使权力,效力就越弱。

19世纪60年代,《经济学人》杂志最伟大的编辑沃尔特·白芝浩在写道,在英国的君主立宪制下,“一个共和国已经隐没在君主政体下”。政府的行政权和立法权属于内阁和议会,王冠是国家 “庄严”的部分,专门用于仪式和创造神话。

在精英主义盛行的时代,白芝浩认为这是一种伪装,是一种让大众满意、又让少数精英继续工作的手段。

如今,当民主制度普及全球时,在英国没有人相信白芝浩的虚构了,就像在澳大利亚、加拿大或其他国家一样,查尔斯将成为一个遥远国家的元首。

因此,我们过去曾主张,英国应该就是否成为共和国进行投票。然而,白芝浩的见解仍然有说服力。肮脏的政客来来去去,他们通过分裂国家来达成交易和赢得选举。国王保持政治和国家的分离,如果他混淆了这两者,就会遭殃。

相比之下,美国、巴西和土耳其则被特朗普、博索纳罗和埃尔多安这三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的融合所毒害。

显然,你不一定需要君主制来实现分离,像爱尔兰这样的国家则采用礼仪性的总统。他或她来自人民,在理论上赢得了这一荣誉。一个窝囊废或流氓可以被踢出去或被起诉。在某种程度上,历史已经做出了选择——从零开始创造一个君主政体将是滑稽的。

Archives New Zealand, CC BY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然而,相比于有名无实的总统制,君主立宪制有一个优势,这也是伊丽莎白惊人成功背后的最终原因: 它的连续性和传统的结合,即使在今天也带有神秘的王室安慰剂的痕迹。所有政治制度都需要管理变革,以和平与建设性的方式解决利益冲突。停滞的系统最终会爆发,而快速发展的系统又会把社会的大部分甩在后面,也会爆发的。

伊丽莎白统治下的英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与其他西方民主国家一样,英国不仅经历了社会和技术的变革,而且作为一个大国也黯然失色。政治不止一次受阻,最近一次是在英国脱欧问题上。在所有这些动荡中,君主制展现出的连续性起到了缓和的作用。乔治·奥威尔不是建制派的傀儡,他称它为“危险情绪的安全阀”,将爱国主义从政治中抽离出来,而在政治中,对国家的热爱可能会腐烂成偏执。

衰落的帝国是危险的。但英国衰落所造成的创伤,比可能出现的要小得多。

伊丽莎白的计划是一直悄无声息地更新君主制,而查尔斯最艰巨的任务接着这么做。前景令人望而生畏的,帝国的遗留问题不断发酵,可能会危及英联邦;围绕苏格兰独立的斗争迫在眉睫;脱欧暴露了英国支离破碎的宪法中的漏洞;甚至连英国人基本权利的地位也受到质疑。

查尔斯没有能力独自解决一切,但他可以在和平解决问题方面发挥作用。他很幸运,伊丽莎白给他指明了方向。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