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战争引发的能源危机,给这个不起眼的产业带来暴利

《福布斯》杂志报道,俄乌战争导致的欧洲能源紧张,带旺了另一个不起眼的小众产业:边角料和废弃木头加工成的木头颗粒。欧洲人正用这些来替代昂贵的煤和天然气。

在北卡罗来纳州的一个清晨,一片北美松树林正在被砍伐。作业现场就像一场经过精确编排的液压机器的芭蕾舞。钳子抓起500磅重、30英尺高的树干,通过修剪机和自动切割器,然后将几乎一样大小的原木堆放到平板卡车上,运到工厂切割成建筑板材。

然后,机器爪子抓起收获物的残余部分:树枝、树肢和废料,然后把它们扔进敞篷自卸卡车,运往 Enviva公司经营的10家工厂之一。在那里进行砍伐、干燥、粉碎,然后压制成两英寸的木质颗粒。

D-Kuru, CC BY-SA 3.0 AT , via Wikimedia Commons

如果你能买到它们,你可以在后院烤架上烧这些颗粒。可惜你买不到了。Enviva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约翰·开普勒吹嘘道:“我们已经卖完了”。

今年早些时候,这家位于马里兰州贝塞斯达的公司锁定了“先收后付”的合同,在未来15年内,以每吨250美元以上的价格向德国和其他欧洲客户出售数百万吨的颗粒燃料。现在这一创纪录的价格每吨能带来43美元的毛利率,比去年增长了14%。

颗粒燃料工厂以前可能依赖俄罗斯的煤炭或天然气。在欧洲,天然气价格在两年内跃升了10倍,相当于每千立方英尺60美元,而美国是8.25美元。开普勒说:“现在是做颗粒燃料生意的最好时机”。

虽然普京对乌克兰的入侵为Enviva公司带来了意外之财,但这并不是一夜之间的成功。50岁的开普勒花了15年时间,将其打造成世界上最大的工业级颗粒燃料生产商,年销售额达10亿美元,目前股票市值为46.5亿美元。

这家公司在折旧和利息后仍有净亏损,但预计今年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将增加一倍以上,达到2.5亿美元。开普勒的目标是在未来五年内再建十个工厂,使目前620万吨的颗粒年产量翻一番。

他说:“我们生产的每一吨产品,都是给地下留一吨煤”。

许多环保主义者怀疑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替代品。事实上,燃烧木质颗粒比燃烧煤炭排放更多的二氧化碳。颗粒燃料被认为是绿色的,只是因为其生物质是可再生的。问题是什么?新种植的树木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来封存其前辈燃烧时释放的二氧化碳。

气候变化专家、雷切尔·卡森委员会首席执行官罗伯特·穆西尔说:“降低大气中二氧化碳水平的最佳策略是保护和扩大森林,而不是破坏森林并将树木用作燃料”。

欧盟议会关注到在颗粒燃料燃烧的猖獗增长中,树龄高的森林的损失。欧盟议会于9月投票决定减少颗粒燃料的补贴,并“逐步减少”被视为可再生的木质燃料的部分。在欧洲争夺一块可能较小的蛋糕的同时,在美国,Enviva公司对新的《降低通货膨胀法》感到兴奋,这个法律包括对燃烧颗粒燃料发电的税收优惠。

开普勒坚持认为,Enviva公司从不把整棵树变成颗粒燃料,除了那些被飓风吹倒的树木之外。相反,它购买曾经被打成新闻纸的下脚料,报纸现在不是关门就是萎缩了。

Enviva说,它只与重新种植树木的土地所有者合作,而不是那些为发展而开垦土地的人。Enviva公司32岁的可持续发展林务员劳伦·基利安宣称:“如果它不能回到森林,我们就不会购买它”。

基普勒30岁时第一次对可再生资源着迷。他的职业生涯在很大程度上被搁置了六年,因为他战胜了第四期霍奇金淋巴瘤,当时他正在弗吉尼亚大学读MBA,为自己充电。作为一个课堂项目,他和几个本科生伙伴为一家碾米厂制定了一个商业计划,这个工厂希望通过在一个专门的气化炉中燃烧高硅质的稻谷壳来为其运营提供动力。

在其他工作岗位上工作了几年后(开普勒后来去了美国在线),他们决定试一试气化工厂。在多米尼加共和国和阿拉巴马州建立工厂后,开普勒和Enviva公司总裁托马斯·米斯开始涉足另一种生物质,通过将锯末压制成颗粒,来为比利时一家木材厂的业务提供动力。

然后,他们迎来了“恍然大悟”的时刻:他们不再做一次性项目,而是从弗吉尼亚州到卡罗莱纳州、佐治亚州、到阿拉巴马州和密西西比州的5000多万英亩松树林,建立整个木头颗粒业务。

H. Raab (User:Vesta),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但他们需要更多的资金。2010年,开普勒和米斯求助于专门从事能源业务的私募股权公司立合斯顿。有了新的资金,他们买下了密西西比州阿莫里的一家小型颗粒制造厂,这个工厂已经向欧洲出售其木头颗粒产品。他们让它全天候运行,并将产量提高了两倍。他们出售并分拆了那些早期的气化厂资产,以专注于木头颗粒。他们利用来自Inclusive Capital的Jeffrey Ubben等投资者的高风险资本,为新的木头颗粒厂融资,并在工厂建成后推出了一个有限责任合伙企业来购买这些工厂。

Enviva在2015年成为公开交易的有限责任合伙企业,并在今年转换为传统的公司,以作为环境、社会和企业管理投资者的角色进行市场营销。立合斯顿及其投资基金仍然拥有42%的股票,现在的交易价格略低于70美元,每股支付3.62美元的丰厚股息。

开普勒说他从立合斯顿学到了一个教训:在新工厂的产品全部签约卖出去之前,不要去动工开始建工厂。他认为签订足够的订单,来销售他想建造的另外十家工厂的产出是没有问题的,或者为每家工厂找到一个地方,在周围75英里范围内有足够的树木采伐,以保持它的木材废料。他说:“我们与这种采伐活动是共生的,我们没有推动任何活动”。

竞争者们正在追赶。去年,私募股权巨头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投资了爱沙尼亚的颗粒制造商Granuul,它也是欧洲最大的颗粒制造商。这家公司已经在德克萨斯州东部的松树林中收购了一些工厂。

开普勒说,在世界颗粒供应“零过剩流动性”的情况下,他欢迎新的竞争,认为这是对这个业务有前途的肯定。他说:“这是买方垄断。就目前而言,市场上有成千上万的废木料卖家,却很少有买家”。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