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故事:要打造 “中国LV”的山东纺织企业,如今却深陷债务泥潭

彭博社报道,一个想缔造中国版路威酩轩集团的企业家,花了数十亿美元收购全球奢侈时尚品牌。但它的交易狂潮,正在疫情、中美关系紧张和债务重压下解体。

六年前,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纺织品制造商山东如意集团,开始了疯狂的收购行动,目标是成为中国版的奢侈品巨头路威酩轩(LVMH)。

如意集团公司总部设在孔子故里,其董事长邱亚夫花费了30多亿美元抢购资产,在从巴黎的大道到伦敦的制衣中心萨维尔街。他收购了法国时装品牌Sandro和Maje,以及英国传统风衣制造商雅格狮丹,和莱卡弹性面料制造商。这些伟大的梦想后来都破灭了,如今,山东如意处于一场涉及世界上一些最大金融机构的混乱清算中。

山东如意集团.来源:企业官网

如意现在失去了对关键业务的控制,并陷入与包括凯雷集团在内的债权人的纠纷中。6月,贷款人接管了位于特拉华州威尔明顿的莱卡公司,这家公司是如意从亿万富翁科赫兄弟手中收购的莱卡面料生产商。

次月,如意集团另一个部门的清算人开始对吉凡克斯公司进行招标,这家定制裁缝店为乔治三世以来的每一位英国君主提供服装。未来几个月的法院裁决可能决定其他资产的命运。

如意的崛起是在中国4000亿美元的收购交易浪潮中出现的,因为政府正在寻求建立全球领先企业。政府鼓励传统制造商向价值链上游发展,帮助建立一个消费驱动型经济。如意现在正试图在一个困难的市场中出售资产。它加入海航集团有限公司和安邦保险集团有限公司等中国企业集团的行列,这些企业在从其全球交易狂潮中掉头。

投资银行公司毕德投资上海办事处的联合主管杰弗瑞·王(Jeffrey Wang音译)说:“近年来,中国公司在海外进行的大多数收购都不成功。中国公司漫长的解套过程持续了这么久,因为他们现在无法承受以大的损失出售这些资产”。

据知情人士透露,过去几个月,64岁的前工厂工人邱亚夫一直躲在香港的一个酒店房间里,与债权人谈判。他正试图保住他的国际帝国的一部分,其中还包括具有意大利风格的切瑞蒂1881品牌和英国男装零售商Kent & Curwen。

如意的一位代表说,它所收购的公司是战略投资,它努力改善它们的业绩,用当地的团队来管理海外业务。

如意公司的代表说:“我们并不是为了赢得战利品,而进行无关紧要的收购。只是非常不幸的是,新冠疫情,再加上中美关系紧张和信贷环境收紧,对我们造成了严重的打击”。

Yanghime TADIWODOA BBAEW,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起初,如意的战略似乎是一个只赚不赔的买卖。越来越多富裕的中国购物者涌向欧洲的奢侈品,因此,如意将抢购那些忽视中国市场的外国品牌,让它们更接近需求市场。2016年,如意从KKR手中,买下法国时尚集团SMCP SA的多数股权后,帮助其在上海和北京等繁荣城市的光鲜亮丽的商场中,建立了一个拥有100多家门店的网络。

第二年,SMCP在巴黎证券交易所上市,这一成功让如意有信心进行更多收购。邱亚夫喜欢引用“顺势而为”这一谚语,一些听众认为这是指充分利用有利的交易环境。

如意集团从包括摩根大通和巴克莱银行在内的银行获得了大量融资,通过收购,它在北美和欧洲拥有了数千名新员工,并拥有了生产中空棉保温纤维等产品的先进设施。它甚至把它最喜欢的一位投资银行家带进了公司,因为它正在加紧寻找收购目标。

2018年,邱亚夫公开宣布他的目标是将如意集团变成中国的LVMH,每当有西方消费企业被收购时,这家公司就开始被当作可能的买家。突然间,如意向发展中国家出口羊毛面料的卑微过往似乎已经远去。

邱亚夫向社交媒体的粉丝们,讲述了围棋的商业教训,比如追求平衡与和谐比追求彻底的胜利更重要,以及棋逢对手可以激发你的最佳表现。他让其他中国制造商加入他的行列,通过加强他们自己的品牌来摆脱质量低下的声誉。

一位在此期间参观过这家公司总部的投资者记得,他对公司高档的装修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人们会期望在一个全球性的首都看到这样的装修,而不是在中国东部一个较小的省级城市。高管们对他们的国际计划夸夸其谈。但是,这种雄心壮志并不足以振兴那些已经开始褪色的品牌。

据专注于零售业的咨询公司Thought Provoking Consulting的合伙人理查德·海曼称,如意在为吉凡克斯重新注入活力方面遇到了困难,这个品牌已经在成本上升和市场停滞的情况下挣扎。他说,像雅格獅丹这样在“很多很多年前”就达到顶峰的品牌,需要一个好的计划,再加上大量的资金和耐心。

总部设在伦敦的研究公司GlobalData的分析师多丽丝·约普说:“近年来,山东如意旗下的品牌面临着来自多个方面的压力,不仅是来自公司的财务困境,而且是由于对正装的需求放缓带来的压力。传统的正装品牌如果没有做出反应,没有将其产品系列休闲化,就不可避免地落后了”。

对如意来说,债权人很快就找上门来。渣打银行于2020年12月对利邦集团提出清盘申请,这家公司是如意在香港上市的子公司,拥有包括吉凡克斯在内的多个品牌。

然后在去年,一个受托人代表债权人,包括凯雷、纽约的贝莱德和Anchorage Capital集团,没收了SMCP的大量股份,此前如意在一些可交换债券上违约。此后,受托人一直在英国、卢森堡、法国和新加坡的法庭上与如意公司对峙。

除其他事项外,它一直在寻求对持有如意在SMCP的股份的机构启动破产程序。据一位知情人士称,在第一次尝试被卢森堡商业法院驳回后,它提出了上诉,并期望在今年年底前得到裁决。

Богдан Митронов-Слоб…, CC BY 3.0 , via Wikimedia Commons

如意则在英国法院的文件中辩称,凯雷努力迫使它处于可以获得SMCP股份控制权的地位。今年5月,法官拒绝了如意集团的请求,即提供其希望对凯雷进行索赔的文件。

安克雷奇、贝莱德、凯雷、如意、SMCP和债券受托人Glas SAS的代表拒绝就法庭案件发表评论。

在如意的同一时期,许多中国集团追求快速的海外扩张,希望复制过去的成功,如双汇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收购美国猪肉生产商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公司。此后,交易的步伐已经放缓,庞大的中国消费市场的销售,不足以挽救在那些令人兴奋的日子里敲定的一些收购交易。

债权人在2020年从中国收购公司弘毅投资手中夺取了英国连锁餐厅PizzaExpress公司的控制权,并关闭了几十家分店。与此同时,苏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正试图为意大利足球俱乐部国际米兰引入新的投资者,因为这家中国家电零售商正寻求资金,支持其财务状况。

法国外贸银行的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艾西亚·埃雷罗表示,中国的收购者曾经在竞标过程中受到欢迎,因为他们会推高估值。她说,其中一些收购案最终因中国买家缺乏海外经验而受阻,而且从中期来看,中国的对外交易量将下降。

埃雷罗说:“中国收购者低估了交易后整合的困难。文化冲突超出了他们的预期”。

这家公司的代表说,如意集团现在专注于去杠杆化而不是扩张。国际基金正在介入购买其有价值的资产。

今年早些时候,麦格理集团有限公司的资产管理部门,收购了如意集团在澳大利亚棉花农田库比农场的控股权,这家公司是澳大利亚最大棉花农场的所有者。一位知情人士说,自如意的麻烦开始以来,各种收购公司也研究了对SMCP的收购,尽管有些公司因其复杂的融资结构而却步。

伦敦大学城市学院贝叶斯商学院研究跨境交易的研究员莱格诗·艾帕钮说:“中国公司希望发展得太快、太急了。他们中的一些人一开始就有相当高的杠杆率,随着他们不断增加债务,继续发展下去就变得不可持续”。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