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克斯·琼斯在桑迪胡克诽谤案审判中作证,试图降低赔偿

2022-09-22 15:04:50

据美联社报道,阴谋论者亚历克斯·琼斯周四(9月22日)在康涅狄格州的诽谤罪审判中出庭作证,他试图限制自己因宣扬2012年桑迪胡克学校大屠杀是一场骗局的谎言,而必须支付的赔偿金。

琼斯在审判前接受记者采访。图源:Infowars

在枪击事件中丧生的20名儿童和6名教育工作者中的十几名家庭成员,也在沃特伯里高等法院现场旁听了他的证词。沃特伯里高等法院距离枪击案发生地纽敦约32公里。

原告律师克里斯托弗·马泰展示了琼斯在他创办的极右翼网站Infowars网络节目中的一段视频,琼斯在视频中称大规模枪击事件“像三美元的钞票一样假”,并称受害者的父母是“危机演员”。

马泰在播放视频前问琼斯:“琼斯先生,如果有人谎称一群失去亲人的家庭是演员,并伪造了他们亲人的死亡,这将是一个可怕的说法,对吗?”

琼斯回答说:“在一定的语境中,可能是这样的,是的。”

琼斯去年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被认定对原告的损害负有责任,作为对法官所说的他多次不向律师提供文件的惩罚。由六人组成的陪审团现在正在决定,琼斯和Infowars的母公司自由言论系统公司,应该为对这些家庭的诽谤和故意造成的精神伤害支付多少钱。

在作证过程中,受害者家庭成员常常情绪激动,他们描述了在社交媒体上遭受的死亡威胁、当面骚扰和辱骂评论。一些人为了避免网暴而搬家。

琼斯这个星期一直在康涅狄格州为他的出庭做准备。他周三在法院外举行新闻发布会,像他在他的Infowars节目中所做的那样,抨击诉讼程序是“对正义的嘲弄”,并称法官是“暴君”。他周四在前往法院的路上也发表了类似的评论。

他说:“这不是真正的审判,这是一个作秀的审判,一个不折不扣的袋鼠法庭(让人认为不公平的法庭审判或裁决)。”

原告律师首先问琼斯,他是否认为芭芭拉·贝利斯法官是个暴君,以及他是否称很多人为暴君。

他说:“只有当他们的表现像个暴君的时候。”

琼斯还被问及他的Infowars网站上一个将审判称为“袋鼠法庭”的页面和页面上的广告。他说,这个页面是他的员工创建的,但他称这是一份“好的报道”。他还被问及每日利润报告。琼斯说,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但否认他将审判视为一个营销机会。

在他的节目中,他称这次审判是对言论自由的攻击。周四,当被问及他认为这次审判有多重要时,他回答说:“我认为这是历史性的。”

琼斯还说,观众对他的信任对他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击败全球主义者才是,”他说。

贝利斯在庭审开始时讨论了琼斯在证词中无法提及的话题,包括言论自由权;桑迪胡克小学的遇难者家属与枪支制造商雷明顿达成的7300万美元的和解协议,后者制造了用于杀害桑迪胡克小学受害者的“大毒蛇”步枪;琼斯的节目中讨论桑迪胡克事件的比例;以及他是否从这些节目或德克萨斯州的类似案件中获利。

当律师们就琼斯回答的范围展开争论时,陪审团不得不多次被赶出法庭。

在午餐休息期间,琼斯再次向记者抱怨说,他无法证明自己是“无辜的”,但他说,他确实对有关桑迪胡克事件的播出内容感到遗憾。

琼斯在他的家乡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两起类似诉讼中,也被判负有责任。在其中一起案件中,陪审团上个月命令琼斯向其中一名被杀儿童的父母支付近5000万美元的赔偿金。德克萨斯州的第三次审判预计将于今年年底开始。

当琼斯上个月面对德克萨斯州陪审团并宣誓作证时,他缓和了措辞。他说,他意识到说桑迪胡克小学大屠杀是一场骗局是不负责任的,这次校园枪击事件是“100%真实的”。

琼斯的律师诺曼·帕蒂斯认为,任何损害赔偿都应该是有限的,并指责受害者的亲属夸大了谎言对他们造成的伤害。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