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合并复盘:这些幕后推手,如何完成了一项加密货币界的里程碑式任务?

2022-09-22 19:07:42

《财富》杂志报道,在加密货币领域乃至金融领域都引起关注的以太坊合并已经完成,这一里程碑式行动背后,是一群开发者和以太坊社区成员长达数年的热情和努力。

上周,当加密货币世界焦急地等待着酝酿多年的以太坊合并时,一群为这个项目奉献了一生的开发者、研究人员和社区成员感到压力山大。

但是,当倒计时牌过了美国东部时间9月15日凌晨2:30后,这群人并没有因为兴奋而动摇。他们和更大的加密货币社区一起,随着估计的合并时间越来越近,也在发送推文。

开发者Dapplion。来源:Dapplion推特账号

那些聚集在柏林以太坊基金会办公室的人,正围着他们的电脑进行Zoom通话,讨论进展,分享故事,最后一起庆祝。当时正好赶上著名的黑客马拉松EthBerlin,在那里,来自世界各地的以太坊人聚集在一起,庆祝他们为之奉献的项目。

然而,即使有这么多的支持,怀疑者仍然存在。一些人提到了合并在过去是如何被推迟了这么多次,以及在这样一个活跃的网络上,如此规模的升级是如何从未做过的。

令他们惊讶的是,美国东部时间凌晨3点左右,以太坊的权益证明链开始最终完成,围观者实时见证了加密货币历史上的一个历史性时刻。

而就在这时,艺术家乔纳森·曼以真正的以太坊方式,继续他长期以来的传统,在社区Zooms上演唱以太坊主题的歌曲,这也是他在多次合并前测试电话过程中采用的习惯。他最新的一首献给合并的歌曲包括这样的歌词:“碳足迹全部消失,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唱合并之歌”。

随着成功的合并和保证完成了,开发者和观察者都在欢呼。

对外人来说,这种场面可能显得毫无道理,认为合并只不过是一些无聊的软件升级。但是对于负责的团队来说,这不仅仅是一个技术壮举。

这一事件除了是以太坊和更大的加密货币领域的一个极其重要的里程碑之外,实现它的道路是一个24/7的工作,无数的测试,研讨会,会议,黑客马拉松,以及开发人员的旅行。他们已经成为加密货币社区的人物,这几十名开发者和研究人员,跨越年龄和文化,设法联系和合作,一周接一周地建立以太坊并为合并做准备。以下是他们如何做到的。

“对我来说是个重要时刻”

合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自从以太坊诞生以来,创建者维塔利克·布特林与开发人员和研究人员一起,计划将网络转向权益证明(POS)。

著名的以太坊软件公司ConsenSys的首席研究员米哈伊尔·卡利宁告诉《财富》,他每天要花10个小时来研究这个问题,但他从来没有觉得这是在工作。

哈伊尔·卡利宁。来源:卡利宁个人推特

35岁的卡利宁是一个以太坊OG(业界元老):他在2015年开始从事以太坊生态系统的工作,那是在以太坊主网或主要公共链启动前一个月,他最终被称为合并背后的“策划者”。

事实上,其他开发者说,没有他,合并就不会发生。

2020年11月,卡利宁发表了“可执行信标链”的提案,一个月后,以太坊的权益证明链信标链(The Beacon Chain)做出来了。

Prysmatic实验室的创始人、旧金山的以太坊开发者特伦斯·曹(Terence Tsao音译)说:“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时刻,看到我孜孜不倦地在做的东西,其他人将使用”。

自2018年以来,34岁的特伦斯与团队一起工作,见证了合并的最初阶段。在被称为合并或Eth2之前,它主要被称为“Shasper”。这是“Casper”(当时以太坊的权益证明版本的名称)和“Sharding”(分片,一种以太坊扩展解决方案)的组合。

从那时起,开发人员和研究人员已经多次研究和测试了合并过程,这些时间成为团队成员最喜欢的回忆。其中,开发人员和研究人员回忆起2021年10月在希腊举行的Amphora研讨会。

以太坊基金会软件开发人员马里厄斯·范德维登说:“看到那些你先在网上互动了这么久的人亲临现场,真的很有趣,也很兴奋”。他在德国工作,自2020年以来一直领导着流行的Go以太坊(Geth,Go 语言开发以太坊的客户端)客户端的工作。

这次旅行对轻松的以太坊社区来说非常符合品牌形象的。例如,来自以太坊客户端Lodestar,化名为Dapplion(意思是去中心化应用狮子)的以太坊核心开发人员,在旅行的大部分时间都穿着狮子的服装。

29岁的Dapplion笑着说:“我在不同的日子里都穿着那件衣服”。

但对26岁的范德维登来说,“最有趣的事情”并不是狮子的服装,是见证了40多名开发人员和研究人员住在希腊的一家五星级酒店,而且从未离开过那个地方。

范德维登回忆说:“我们坐在一个相当小的房间里编码,从早到晚都蜷缩在电脑前”。  

他们的目标是取得进展,并“解决”一些关于合并过渡的问题,而他们就是这样做的。他们当时并不知道,但这将成为以太坊通往权益证明道路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以太坊基金会的协议支持负责人蒂姆·贝克帮忙组织了这次旅行。他说:“我们成功地证明了我们使用的整体概念或架构是有效的,我认为这是关于合并的最令人振奋的时刻”。

在活动的最后一天,以太坊基金会开发工程师帕里吐什·贾扬提说:“我们想尝试让合并在testnet(或说是以太坊的测试网络上)真正发生。”他在2020年加入团队,领导了大部分合并前的测试。

28岁的贾扬提说,最终完成是“一种神奇的感觉,我肯定不会忘记这一次”。

 晚上10点后的会议

漫长的日夜不休的工作,对这群人来说并不罕见。他们对合并的奉献精神,以及对以太坊的热情,经常超过了他们对休息或睡眠的渴望。此外,世界各地的开发人员和研究人员都在不同的时区,澳大利亚、德国、印度、波兰、瑞士、英国和美国等,工作时间不固定成了惯例。

世界各地线上围观合并。来源:Hsiao-Wei Wang推特

以太坊基金会研究员汪萧巍(Hsiao-Wei Wang音译)对此深有体会。她从2017年开始与团队一起研究以太坊生态系统,以多种方式为合并做出贡献,包括她创造的病毒式传播的熊猫合并表情包。

在台湾,她通常在深夜工作,以便与她的同事联系。她告诉《财富》:“我习惯于在晚上10点以后开会”。

以太坊合并表情包。图源:Hsiao-Wei Wang 推特

但这种“巨大的协作”努力对以太坊的成功“至关重要”。

以太坊研究公司ConsenSys的知名以太坊客户Teku,其产品负责人本·埃丁顿说(他于2017年开始在那里工作),“这就是我们想要建立的那种网络——一个没有人能拥有它的网络,它能让开发者队伍具有巨大的多样性。”

以太坊社区与其他加密货币相关的社区一样,全天候在线。埃丁顿补充说:“我们倾向于住在我们工作的地方,所以很难关上门说,‘好吧,我的一天结束了’。另外,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很吸引人,所以,一天下来感觉时间不够用,它把我们的时间都占用了”。

尽管将合并付诸实施的个人动机可能有所不同,但大多数开发人员和研究人员表示,减少以太坊对环境的影响是最重要的。由于有气候动力学的背景,在埃丁顿和他18岁的女儿眼中,这种转变尤其重要。

他说:“我正在和她谈论非同质化代币,她就变得很兴奋了。比如,你是怎么做的?你在尝试做不可能的事情!这是我的未来'。而我则非常高兴说,'事实上,我现在的毕生工作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这就是我真正在做的事情'。这种对权益证明的举措是必不可少的一步”。

贾扬提说,许多从事以太坊合并工作的人认为,他们的努力在防止气候变化方面,创造了“我们每个人都能创造的最大影响”。他说,这是一种可以抵消“可能是我整个一生所需要的碳预算......想到这一点就觉得很疯狂”。

注:此前,比特币与以太坊的共识机制均为工作量证明,参与者越多计算量越大,消耗的电力越多。权益证明的能源效率比工作量证明更高,从而减少了电力支出以节约能源。这一转变预计将减少以太坊99%的碳足迹。

特伦斯·曹说:“50年、100年后,人们在看待这次合并时,会觉得‘哦,哇,这次合并实际上改变了历史’。它真的是很大一件事,但我觉得现在人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们正处于早期阶段”。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