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facebook扎克伯格翻转对华态度,积极推动特朗普禁止Tiktok,担忧失去市场份额

美国《华尔街日报》在8月23日报道,一段时间以来,脸书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致力于激发特朗普政府对TikTok的担忧。这个社交媒体大亨强调来自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威胁。与此同时,他努力抵御美国对脸书的反垄断调查和监管。

当脸书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去年秋天在华盛顿特区发表关于言论自由的演讲时,他还有另一个议程:对来自中国科技公司的威胁发出警告,更具体地说,是对流行的视频分享应用TikTok的威胁发出警告。

Photo by Alex Haney on Unsplash 

在他的演讲中夹杂着一句话,指向脸书的正在崛起的竞争对手:扎克伯格先生告诉乔治城的学生们,TikTok并不认同脸书对言论自由的承诺,代表着对美国价值观和技术优势的威胁。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是扎克伯格先生在10月旅行期间与美国官员和立法者会面时,以及几周前单独访问华盛顿时,在幕后敲定的信息。

其中一些人说,10月底在白宫的一次私人晚宴上,扎克伯格向特朗普提出,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崛起威胁到了美国的商业,处理这件事应该比监管脸书更重要。

据知情人士透露,扎克伯格先生在与几位参议员的会面中专门讨论了TikTok。10月下旬,9月与扎克伯格会面的参议员汤姆-科顿,以及参议员查克-舒默写信给美国情报官员,要求对TikTok进行调查。

特朗普政府很快就开始对该公司进行国家安全审查,到了春天,特朗普开始威胁要完全禁止该应用。本月,他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要求TikTok的中国所有者字节跳动剥离其美国业务。

很少有科技公司能像脸书一样从TikTok的困境中获益,而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在遏制这款热门应用及其中国所有者中扮演了一个积极角色。

除了扎克伯格的个人宣传和关于中国竞争的公开声明外,脸书还成立了一个名为“美国边缘”的宣传组织,开始播放广告,赞美美国科技公司对美国经济实力、国家安全和文化影响力的贡献。而根据响应政治中心的数据,今年上半年,脸书整体在游说方面的花费比任何一家公司都多。相比之下,该中心的数据显示,2018年,它在公司中排名第八。

无法确定扎克伯格的言论在政府处理TikTok的过程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参议员科顿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他的办公室不对参议员的会议发表评论。

当被问及晚餐时,白宫发言人表示,政府/致力于保护美国人民免受所有与网络相关的关键基础设施、公共健康和安全以及我们的经济和国家安全的威胁。”

脸书发言人安迪-斯通表示,扎克伯格不记得在晚宴上讨论过TikTok。

他说,这位首席执行官在华盛顿对中国应用的评论,是为了通过强调脸书对美国科技先发优势的重要性,来钝化美国政府对脸书反垄断的监管。

他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说,“我们对中国的看法一直很明确:我们必须竞争。随着中国公司和影响力的增长,全球互联网会基于他们的价值观,而不是我们的价值观,这是一个风险。”

在本月的一次员工会议上,扎克伯格称针对TikTok的行政命令是不受欢迎的,因为这种举动对全球的危害可能超过脸书的任何短期收益。

TikTok已经获得了超过1亿的美国用户,并成为脸书在社交媒体上的主导地位的最大威胁,因为这款应用融合了舞蹈视频和“古惑仔”的特点,使其在全球年轻人中引起轰动。根据研究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在2020年第一季度,TikTok成为单季度下载量最高的应用。相比之下,截至6月底,脸书在美国和加拿大的月度用户数为2.56亿。

行内人士说,“过去两年,TikTok在西方主要市场从几乎一无是处变成了相当重要的东西。”

虽然脸书曾经收购了像TikTok一样被其视为潜在威胁的初创公司,但来自反垄断美国当局的审查,使得这些交易对大型科技公司来说更加充满了风险,因此他们可能会寻求其他防御措施来代替。

脸书的社交媒体Instagram部门本月推出了自己的视频分享功能,名为Reels,并试图通过向一些用户支付费用来挖走TikTok的创作者。

TikTok的命运悬而未决。随着特朗普政府最后期限的临近,微软公司表示正在谈判收购TikTok的美国业务,据信至少还有两个集团在参与,涉及Twitter公司和甲骨文公司。TikTok有可能最终被其中一家公司收购,从而使买家立即成为脸书在美国的强大对手。

据知情人士透露,脸书的主张已经激怒了TikTok内部的人。上个月,首席执行官凯文-梅耶尔公开指责脸书试图不公平地压制竞争。

他在一篇博客文章中说,“在TikTok,我们欢迎竞争,但让我们把精力集中在为消费者服务的公平公开竞争上,而不是由我们的竞争对手,也就是脸书,伪装成爱国主义的恶意攻击,旨在终结我们在美国的存在。”

扎克伯格关于TikTok的论调显示了他对中国立场的逆转。

2010年,他说他正计划学习普通话,这些年他多次前往中国,广受关注,因为脸书在探索重新进入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的可能性。自2009年以来,脸书在中国一直被禁止。

这些举动让扎克伯格在中国很多人中很受欢迎,但那里的舆论却因为他最近的言论而对他产生了反感,包括在7月国会关于竞争的听证会上,他说 “中国政府从美国公司那里窃取技术是有据可查的”。

扎克伯格早前看到了TikTok的前景。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当其在美国的前身应用Musical.ly于2017年开始在美国青少年中流行时,脸书曾考虑收购它。但是后来字节跳动收购了Musical.ly,随后将其改名为TikTok。

在10月乔治城的演讲中,扎克伯格将TikTok描述为与美国价值观相悖,“在TikTok上,这个在全球迅速发展的中国应用,提及抗议活动都会被审查,甚至在美国也是如此,这是我们想要的互联网吗?”

几天后,扎克伯格在与特朗普、总统女婿贾里德-库什纳和脸书董事会成员彼得-蒂尔的白宫晚宴上重申了他对中国的担忧,据知情人士透露,他一直是特朗普的支持者。

据知情人士透露,扎克伯格的团队还接触了对中国持强硬态度的国会议员。他问他们,为什么应该允许TikTok在美国运营,而包括他自己的公司在内的许多美国公司都不能在中国运营。

11月,参议员乔希-霍利也曾在9月与扎克伯格会面,他在一次听证会上表示,TikTok威胁到了美国儿童的隐私,“对于脸书来说,担心的是失去社交媒体的市场份额,对于我们其他人来说,担心的是有些不同。”

霍利参议员的发言人凯利-福特表示,参议员对TikTok的担忧早于与扎克伯格的会面,“脸书最近一直在对中国的科技发出警报,以此作为提升自身声誉的公关策略。”

脸书拒绝对福特女士的言论发表评论。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