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彭博:运费大幅下降,支持了美联储对通胀反应过度可能更危险的观点

彭博专栏作者托马斯 · 布莱克认为,随着运费的大幅下降,我们应该可以看到价格上涨被抑制。

海运价格在去年飙升之后直线下降,图为从上海到洛杉矶的集装箱运费。数据来源:Bloomberg,Drewry Shipping Consultants

与一年前相比,企业在这一季的电话会议中提到运费的次数要低得多,而且当他们讨论相关问题时,明显有一种轻松感。这是通货膨胀缓解的一个好迹象。

很容易看出原因。

根据德鲁里航运咨询公司(Drewry Shipping Consultants)的数据,在上海至洛杉矶的基准航线上,海运集装箱价格,已经从几乎整整一年前的12,424美元暴跌至4,252美元。

根据金融投资顾问机构KeyBanc Capital Markets的数据,到目前为止,第三季度不包括燃油附加费的现货卡车运输费,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0%。运输公司增加附加费以弥补燃料成本的增加,这意味着托运人的运费账单,会随着柴油价格的降低而下降。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每周数据,美国公路柴油价格从6月27日的创纪录的5.78美元,已经降至9月19日的4.96美元/加仑。

运输成本的急剧下降,应该成为通胀会放缓的有力论据。随着美联储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最大的加息,消费者需求放缓,货运成本很可能会进一步下降。货运市场的这种相对疲软,支持了一种观点:认为美联储对通货膨胀反应过度比反应不足更危险。

在需求方面,美国月度进口额在3月份达到创纪录的3,510亿美元,7月份下滑到3,300亿美元。 虽然进口额仍远高于大流行前的水平,但前所未有的疫情刺激效应正在消失,消费者变得更加谨慎,关于经济衰退的猜测被更频繁地讨论。

自2021年以来,美国人大量进口商品,给供应链带来压力。图为美国美国进口。数据来源:Bloomberg

联邦快递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在9月15日表示,他认为全球经济衰退即将到来,市场在第二天下挫。

运输成本的上升,始于2020年3月美国为减缓疫情蔓延而初步关闭经济,之后基础企业重新开张。运输费开始从增加变成了飙升,这既是价格上涨的症状,也是价格上涨的一个重要因素。

通货膨胀率在2021年4月开始明显升温,在第二波史无前例的政府救助款开始流入人们的口袋后仅几个月。

去年这个时候,零售商美鹰傲飞公司(American Eagle Outfitters Inc.)警告说,供应链高度混乱,“我们整个行业的运输成本上升”,所以各公司都在推动提价,以抵消前所未有的货运成本激增。

现在,围绕运费的讨论调子已经不同了。

美鹰傲飞公司首席运营官迈克尔·雷姆佩尔在9月7日的会议上说:“航运延误和瓶颈正在缓解,运输时间缩短,货运成本虽然仍高于大流行前的历史水平,但已从去年的高点大幅回落”。

去年,迪克体育用品公司(Dick's Sporting Goods Inc.)通过提价和取消促销活动来抵消运输成本的上升。当时,需求激增,燃料成本上升,公司正在努力说服工人回到仓储和卡车运输等关键岗位,他们中的许多人仍然现金充裕。

迪克公司首席财务官纳夫迪普·古普塔在9月7日的分析师会议上发言时说,这种压力已经完全缓解。古普塔说:“因此,当我们看向通货膨胀时,我们谈到的两件事,燃料和运费在过去的90天里已经下降了……因此,如果这种趋势保持下去,商品本身的成本可能会承受相反的压力。”

这对美联储来说是个好消息,自3月以来,美联储已将其目标利率提高了200个基点,达到2.5%。较高的资本成本已经在冷却消费者对汽车和房屋的购买,这也缓解了运输需求。

美国卡车运输协会的卡车载重吨位指数显示出喜忧参半的结果,在7月份下降1.5%之后,8月份比前一个月增长了2.8%,这只是在过去12个月中第二次下降。在8月和7月,用来衡量波动较小的合同运费的这个指数,仍比一年前上升。

根据KeyBanc的数据,干货卡车运输的现货价格,从一年前的2.47美元降至1.61美元/英里。

供应链正在愈合,而这并不仅仅是需求下降的问题。政府刺激的冲击正在消退,人们正在返回工作岗位。住宅建设的回落,将促使一些建筑工人转而从事仓库和运输工作。

从历史上看,海运的价格还有待进一步下降。在大流行之前,将一个集装箱从上海运到洛杉矶的成本徘徊在1500美元,只有目前价格的三分之一,即使在最近相关价格急剧下降之后。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对外国商品需求的冷却速度,以及这些月度进口量比大流行前的水平高出多少。今年前七个月的美国进口量比2019年同期高出28%。

卡车运输成本不会出现类似于海运的下降,部分原因是卡车运输费率此前没有大幅上涨。此外,卡车运输公司在去年需求激增时,无法买到他们想要的所有新卡车,因为芯片短缺遏制了车辆生产。这使得货运能力的增长受到限制,这将为周期性卡车运输业务罕见的软着陆提供缓冲。

尽管如此,美联储在这一个时点上,会更担心通货膨胀深深扎根于公司和消费者的心理,并在整个服务经济中蔓延,更难以根除。因为工资在上升,如果消费者看好自己的工资增长和物价上涨,公司就会更容易提高价格。

当然,如果联邦政府能控制开支,减轻一些需求的压力,会有更大的帮助。

至少,运输市场正在如预期那样运作,说明美联储的行动已经产生了预期的效果。进口的连续下降正在帮助降低运输价格,使供应链更加流畅,基本上解除了通货膨胀的早期原因。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