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联合创始人合并后专访:加密货币基础层要避免任何政府监管,应用则不同

一周多前,以太坊完成了里程碑式的合并。《连线》杂志专访了这个区块链项目的联合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林。他认为,最近的大升级,为更多的技术变革和更大的应用以太坊铺平了道路。

9月14日晚,直到第二天凌晨,布特林和几十名加密货币开发者,挤在柏林的一个办公室,打开了合并的开关。

这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开关。布特林,这位28岁的以太坊联合创始人,从十几岁起就一直活跃在加密货币领域,很久以前就设想了一个基本上可以自我运行的系统。

John Phillips, CC BY 2.0 , via Wikimedia Commons

合并的过程是这样的:加密货币研究和开发者社区就变化的目标达成一致,程序员打出一个命令并标上时间戳,客户端的开发者下载这些代码位,然后在预定的时间,系统将自己表现出变化。

在这种情况下,就是合并了。

这改变了以太坊区块链上交易的验证方式,拖延已久的升级被誉为加密货币领域的一个重要时刻。

但对普通人来说,合并并没有使目前整体的加密货币应用程序,以及它们所建立的区块链技术变得容易。布特林似乎很清楚这一点。在合并之前,他将自己早期关于加密货币的一些文章整理成一本书,名为《权益证明:以太坊的形成和区块链的哲学》。

鉴于加密货币技术变化之快,这本书已经让人感觉有点过时了,其中夹杂着一些可能已经不存在的加密货币和DAO(去中心化组织)。书以2022年1月的一篇文章作为结尾,那就是加密货币市场崩溃之前。

但这本集子可以作为一种加密货币的旧约,是一种历史记录和第一手资料,记录了人们对去中心化网络的思想转变,激发了一系列崇高的诺言。

《连线》杂志的全球编辑总监吉迪恩·利奇菲尔德,和资深作家劳伦·古德通过Zoom与布特林进行了交谈,讨论了最近爆发的加密货币泡沫,去中心化技术是否能够支持社会规模的决策,以及合并之后可能出现的下一个伟大创新。对话内容经过了编辑。

利奇菲尔德:我想应该祝贺合并成功,你觉得它进展如何?

布特林:我肯定很高兴,也肯定松了一口气。这是过去八年里,整个以太坊社区在一直在努力实现的过渡。一路走来,无论是来自比特币社区,还是对加密货币持怀疑态度的人,有很多人都怀疑合并,怀疑这种转向权益证明的做法是否会发生。我们非常高兴最终证明他们都错了。

利奇菲尔德:简单地说,权益证明的优点是,它使用的能源更少,进入门槛更低,所以集中化的风险更小。它对攻击更安全。但是,你认为,用通俗的话来说,权益证明所带来的最大机会是什么?

布特林:我认为有几个。其中之一是从经济资源角度,生态系统不再需要在工作量证明上去投入。各种各样的项目都会比以前有更多的资源。

另一个是转为权益证明,给以太坊带来的更大的合法性。很多机构参与者,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他们对以太坊持怀疑态度,或不想使用以太坊的最大原因是工作量证明和环境方面。在合并之后,以太坊不再是一个工作证明网络,这使得那些有这些担忧的人现在更愿意使用它。可能会有很多一直默默无闻的人,现在会进来开始使用以太坊。

第三,权益证明是一个机会,可以在很多方面重新设计协议。除了权益证明或他们使用区块链的实际能力之外,人们对区块链最大的问题,可能是其可扩展性。因为区块链的可扩展性不强,所以发送交易是昂贵的。其原因是这种架构,网络中的每个节点都必须亲自验证每一笔交易。我们想通过技术来解决这个问题,并将以太坊变成一个系统,以一种仍然是去中心化的方式处理交易,但效率要高得多。

劳伦·古德:你算是回答了我的下一个问题,即合并后我们可以期待的下一个最大创新是什么?你能举出一个具体的例子,说明开发者如何建造他们以前无法建造的东西,或者如何有效地建造?

布特林:扩大规模确实是一个大问题。以太坊有我们所说的两层扩展模型,我们的计划是将其升级一下,使链上的数据量可以处理得更大。然后在此之上,依托这些独立的协议,将这些数据作为元素,在以太坊内部搭建一种类似于迷你以太坊的东西。这些在一起将能够处理更大数量的交易。今天以太坊每秒可以处理20个交易,还做不到5000到10万个交易。

在以太坊生态系统中,需要进行大量的工作来建立这些第二层协议。而合并让它变得更加容易。向可扩展性的过渡,可能是以太坊生态系统在合并后正在做的下一件大事。在我看来,这同样令人兴奋。它可能是同样大影响的改变游戏者。

MikeBogosian,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利奇菲尔德:你认为在合并之后,今年的加密货币崩溃对以太坊有什么影响?

布特林:嗯,这是个好问题。我想我已经在几个场合公开说过,在某种程度上我期待着熊市的到来。围绕加密货币发生的不幸的事情之一,特别是在2020年和2021年的泡沫中,是在真正成熟之前,它就已经变得非常大,得到了太多关注,大到自己无法处理这种规模的关注。

如果你看一下以太坊消耗了多少能量的图表,我认为一半以上,也许超过三分之二,是在过去两年内消耗的。如果合并早两年发生,情况会更好,如果再推迟五年,而且发生在另一个真正大的加密货币泡沫之后,情况可能会更糟。

从可扩展性的角度来看也是如此。去年,以太坊的交易费高达每笔5美元,甚至20美元。如果再有一个大的价格泡沫,我们很容易看到费用会上升到每笔100到200美元。在这种环境中,谈论加密货币的一些承诺显然就变得很荒谬了,譬如赋予第三世界的人以权力,为无银行服务的人提供银行服务,支持被现有机构边缘化的人等等。

我一直很想在下一次使用率大增,和对生态系统的关注发生之前,妥善解决可扩展性问题。价格下降一段时间的一个好处是,我们将得到一个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机会。权益证明并不能减少交易费用,但它是我们全力以赴做到这一点之前,必须要努力解决的大事。

劳伦·古德:书的最后一篇文章,写于2022年1月,是关于NFT(非同质化代币)的。从那时起,市场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你对你正在探索的一些想法有多大信心,比如“出席证明协议”?就其价值而言,活动票务似乎是NFTs的一个更有效的用途。但是,NFT加密艺术的市场刚刚崩溃了。

布特林:我对NFTs的看法和一年前一样,即我认为能够持续发展的NFTs是能够发挥作用的NFTs。在开始阶段,有可交易的艺术和猫咪图片,很多东西确实已经缩水了。要使NFT具有持久的价值,除了能够说你持有它之外,还需要有一些持有它的好处。

到目前为止,最成功的NFT使用案例是ENS域名(以太坊域名服务),这是如此成功和普遍,以至于人们甚至不认为它是NFT。我相信去年你在推特上看到很多人挂出dot-ETH的名字。我仍然有Vitalik.ETH(Vitalik是他的名,维塔利克)。这些名字是在一个特定地址钱包里的NFT。

如果你有那个NFT,那么如果我想给某人发送以太币,或者通过一些以太坊应用程序与他们互动,那么我就可以把他们的dot·ETH名字输入。这样做真的很方便,与互联网上的域名或用户名在任何一种聊天应用程序中的功能相同,只是在这个大的去中心化的以太坊生态系统中。

另一个有趣的用途是整个NFT游戏空间。像Axie Infinity这样的游戏在去年确实很成功,但后来Axie Infinity被黑了,没有真正能够恢复。在我看来,其原因是设计这些第一代NFT游戏的人的态度是,金融化方面本身就足以使游戏有趣。

但这显然是不够的,即使没有货币化方面,一个成功的NFT或通过玩游戏来赚钱的游戏,本身需要有乐趣。谁能先弄清楚如何使区块链游戏成为一个有趣的游戏,这些项目就会获胜。

利奇菲尔德:你写了很多关于治理的文章,我对区块链对政府和社会的潜在用途感兴趣。使用像以太坊这样的去中心化系统来运行社会问题决策,而不一定是与加密货币有关的问题,有什么潜力?

布特林:我认为区块链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技术基础设施,用于运行很多这些非常基础的结构层。它们对货币来说是有益的,对像域名系统这样的东西也很好。

我认为,区块链对政府治理系统来说是有意义,至少可以把部分功能放在区块链上。当然我会提出一些警告,因为治理也是围绕系统的所有沟通,而大部分都会发生在非区块链的平台上。

Jorge Franganillo, CC BY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区块链用于投票这样的事情是一个很有趣的例子。例如,人们经常谈论区块链提供阻挡审查制度的能力。而“抵制审查”这个短语给很多人的印象是,'我想抽大麻而不必问政府',但人们忘记了投票是需要抵制审查的。如果政府可以审查你的投票能力,这意味着整个民主制度就完全没法运转了。

对于投票系统来说,重要的是要有这种真正强大的属性:如果你想投票,那么你应该就能够投票,而且你应该能够真正确定你的选票,确实被送到了能够被计票的地方。我认为区块链与其他类型的密码学相结合,譬如增加隐私等内容,可以很好地提供这些东西。

劳伦·古德:你在书中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在传统的治理中,不称职的人有办法花钱去买他们应该承担的责任,或者买到领导角色。区块链能防止这种情况吗?

布特林:是的,好问题。这也是我认为隐私技术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我一直在反复谈论“零知识证明”(是一方向另一方证明某命题的方法,过程中除“这个命题为真”之外,不泄露任何资讯。因此,可理解成“零泄密证明”),因为我真的相信隐私的重要性,不仅仅是帮助保护人们免受不良社会结构的影响,而且还因为它是一个必要因素,能使许多种类的社会结构成为可能。

投票中的腐败问题,以及人们买通权力的能力,是隐私属于非常重要的要素的案例之一。因为如果一切都很透明,那么你所做的一切,基本上都取决于其他人的激励。

利奇菲尔德:应该如何监管加密货币?

布特林:嗯。我认为这取决于加密货币的哪个方面被监管。加密货币有基础层,然后是上面的应用层。对于基础层,我们非常努力地防止它落入监管范围,特别是落入任何一个国家的监管。对于一个平台在其他所有国家的可信度来说,某个国家对它没有太多权力是至关重要的。

但是,一旦你开始进入应用层,就会有不同行业的应用。而人们用区块链做的具体事情是更有可能被监管的。要公开论证它们完全不受任何形式的监管要困难得多。

我认为在以太坊社区,我们不是意识形态理论家,不会认为如果有任何受管制的事情发生,那么这就是对价值观的背叛,整个事情失败了,我们必须从头开始等等。我认为人们一直都知道,加密货币会有不同部分的层级,有些会减少监管,有些会加强监管。

大约一个月前,Tornado Cash被制裁(一种虚拟货币混币器),这只是正在进行的监管问题的最新实例,即如何对待改善区块链隐私的努力。这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问题,因为一方面,我认为金融隐私是必要的,很多人都同意,而且用现金是人们几千年来的一种自然现象。很多人不希望出现这样的乌托邦,即无现金社会被用来更大程度的监控人们的生活。

但与此同时,人们也有真正的担忧,譬如价值10亿美元的黑客能够完全匿名使用他们的钱,以及这是否会给那些可怕的政府创造资金流。

利奇菲尔德:最后一个问题。你认为要怎样才能得出结论,以太坊或更普遍的加密货币并不能实现其改变世界的承诺? 会是什么问题阻止这一点?

布特林:我有一个相当明确的答案。如果我们解决了可扩展性和隐私问题之后,仍然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那就说明以太坊或加密货币没有实现这一点)。譬如有些人提出这样的批评:“嘿,除了资金转移之外,加密货币并没有发生大规模有趣的事情”。

但是,如果你深入了解,其原因往往与以下事实有关:即使是发送一笔交易,也要收取5美元的费用。如果发送一条推特要收5美元的费用,推特就不会发展起来,对吗?但这本身并不能证明推特没有用。

如果在我们解决了可扩展性和解决了交易费用之后,一些“零知识证明”的事情也发生了(我认为这些都会在未来几年内发生),但仍然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那么就有足够有力的理由,对这项技术变得悲观了。

这就是我对自己的标准。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