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从常春藤大学生到叛乱者,极右组织“誓言守护者”创始人将就国会大厦暴乱事件接受审判

彭博社报道,周二,一起与1月6日美国国会大厦暴乱有关的案件将开始进行陪审团选任。“誓言守护者”创始人斯图尔特·罗兹是案件焦点。他当天并未进入国会大厦,但和其他四人却将面临最严重的共谋暴乱罪的指控。

斯图尔特·罗兹从未在1月6日与其他抗议者一起进入国会大厦,但他是2021年冲击国会大厦事件中,面临最严重指控的一群人之一,起诉罪名是:共谋暴乱罪。

检察官和辩护律师一致认为,罗兹确实没有打破窗户、攻击国会警察和从国会会议厅偷窃财产。但据政府称,这位耶鲁大学法学院的毕业生,也是极端主义组织“誓言守护者”的创始人,在暴乱发生之前曾呼吁进行“大规模的血腥革命”。

斯图尔特·罗兹。Gage Skidmore from Surprise, AZ,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CC BY-SA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美国政府将寻求把罗兹作为一场阴谋的领导者,这场阴谋旨在阻止乔·拜登合法当选总统。检察官指控罗兹领导了一场阴谋,这个阴谋从呼吁“誓言守护者”拒绝选举结果开始,煽动“内战”的想法,并以极右团体成员闯入国会大厦并从事损害财产的行为而告终。陪审团的选任将于周二开始,预计审判将持续五周之久。

被告说,不存在这样的阴谋。他们计划辩称,他们在华盛顿是为授权活动提供安保,他们的行动是为前总统特朗普援引法律、召集武装部队做准备。

870人被逮捕

司法部对国会大厦暴乱事件的调查,被认为是其历史上最全面的调查。目前已经逮捕了870多人,最近又通过发出几十份传票延伸到特朗普的核心圈子中。

到目前为止,只有少数人被指控犯有共谋暴乱罪,这个罪名实际上是指针对美国政府的阴谋,最高可判处20年监禁。除罗兹外,只有其他8名“誓言守护者”以及另一个极右团体“骄傲男孩”的成员面临着有关这项指控的起诉。

这一审判对控辩双方都非常重要。被告如果被定罪,可能会面临在监狱中度过余生;而被告如果被无罪释放,都将是政府在追查1月6日事件的责任进程中所遭遇的挫折。

威廉与玛丽法学院宪法教授蒂莫西·齐克说:“对政府来说,主要的利害关系是追究有关方面对国会大厦暴乱事件的责任,并可能阻止未来的暴乱”。 

这次审判将是一个针对很少被使用的指控罪名的测试案例。检察官计划使用电子通信和视频来说服陪审团,告知他们被告企图通过其言行来阻止总统权力的合法转移,包括协调人员旅行、将枪支运到华盛顿郊区和进入国会大厦。

任务脱轨

罗兹试图推迟审判,并将自己与其他被告分开。在一份文件中,他的一名律师声称,“誓言守护者”成员进入国会大厦“不在任务安排的范围内”。

闯入国会大厦的“誓言守护者”成员。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Justice,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在谈到进入国会大厦的其他被告时,罗兹的律师詹姆斯·布莱特说:“说实话,他们的问题与斯图尔特不同”。他指出,罗兹从未做过任何违法的事情。“他从未进入大楼,他从未上过楼梯,他从未打过任何人,他从未告诉任何人去、去、去”。

美国地区法官阿米特·梅塔拒绝了罗兹的分案要求,认为对他不利的证据和其他人一样多。

最近几周,罗兹试图推迟针对他的审判。他试图解雇他的律师,用一位名叫埃德·塔普利的路易斯安那州律师取代他们,理由是“沟通完全或几乎完全中断”。法官裁定他可以聘请塔普利,但也必须保留他的其他律师。

一周后,罗兹要求再次推迟审判,理由是他没有时间查阅文件,而且需要一个中立的第三方参与此案。法官并不买账,称这一请求“令人费解”。

根据罗兹的律师提交的文件,他的律师希望在审判中辩称,他的声明旨在让特朗普援引《反叛乱法》,保护白宫免遭预期的左翼暴力侵害,并授权对某些州的投票违规行为进行调查。

根据这个文件,罗兹从未主张要冲击国会大厦,因为他在1月6日的“重点”是“国会大厦外的四个被允许的集会和活动”。

由托马斯·杰斐逊签署成为法律的《反叛乱法》,赋予总统在某些情况下调用武装部队的权力。政府预计将辩称,“誓言守护者”成员将这个法律作为“法律掩护”,无论是否有特朗普的帮助,他们都会采取行动。

在审判中,被告还可能辩称,他们依赖“誓言守护者”法律顾问凯莉·索雷尔的建议,即他们准备援引《反叛乱法》是合法的。根据一份辩方文件,可能在审判中作证的索雷尔还建议,他们可以合法地删除有关这些行动的通信。在周四的听证会上,法官梅塔称这是“异常的建议”。   

虽然政府没有以共谋暴乱罪起诉索雷尔,但对她参与国会大厦暴动事件提出了其他指控。

预计检察官将传唤40多名证人,其中包括6名已经认罪的“誓言守护者”成员,其中3人承认犯有共谋暴乱罪。罗兹已寻求提供相关通信,试图表明这些证人是在压力下认罪的。

在斯坦福大学教授刑法的大卫·斯科兰斯基说,政府对罗兹和“誓言守护者”成员的起诉,得益于大量的电子通信和录像。  

斯科兰斯基说:“另一方面,美国历史上,以前从未发生过被告似乎是被美国总统怂恿的共谋暴乱罪案件。这个案件的一个未知数是,陪审团将如何看待这些被告?这些被告将他们自己描述为、并可能认为自己是在保卫美国的人”。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