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溪天然气管道泄漏或为史上最严重泄漏,将造成“前所未有的”气候灾难

据BNN报道,北溪天然气管道破裂导致波罗的海出现700米宽的冒泡海域,这可能会引发一场气候灾难。

这是连接俄罗斯和德国的管道发生的三个主要天然气泄漏中最明显的一个。科学家们正在争分夺秒地研究究竟有多少甲烷已经逃逸到大气中。甲烷是最强效温室气体,人们担心,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情况最严重的一次泄漏事件。

华盛顿邮报的相关新闻视频截图

三条管道几乎同时发生破裂的原因尚未得到证实,但德国和美国官员表示,管道看起来像是被蓄意破坏。

虽然北溪1号管道停止了运气工作,北溪2号甚至从未启动,但它们都存有加压天然气,其中绝大部分是甲烷。

气候非营利组织清洁空气工作组(Clean Air Task Force)的高级科学家大卫·麦凯布(David McCabe)说:“在20年内,一吨甲烷对气候的影响是二氧化碳的80倍以上,发生大规模和高强度破坏性排放事件的可能性非常令人担忧。虽然有许多不确定因素,但如果这些管道被破坏,泄漏对气候的影响将是灾难性的,甚至可能是空前的。”

估计逃逸到大气中的甲烷的精确数量是一项极具挑战性的任务。许多被称作是“超级排放事件”的甲烷的大规模连续排放事件,是由陆地管道或化石燃料生产场地上空的卫星图像捕获到的。但考虑到水面反射的光线,在水面上捕捉准确数据要困难得多。

另外,还有一些关键信息无法确认,例如当时管道里有多少气体,它被保持在什么温度和压力下,以及管道破裂的规模有多大。即使气体逃逸,有些也可能已经消散在水中,但这也取决于微生物的密度以及泄漏点深度。为了获得准确的读数,飞机可能必须从空中进行测量。

尽管如此,在社交媒体上科学家们很快就对可能逃逸的甲烷数量做出了粗略计算。美国环保协会(EDF)的能源战略主任安德鲁·巴克斯特(Andrew Baxter)估计,大约有11.5万吨甲烷逃逸,它们相当于大约960万吨的二氧化碳。从实际情况来看,它们与200万辆汽油车一年的排放量、或两个半火力发电站带来的气候影响相当。

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的欧盟部门认为这个数字甚至更高,可能高达3000万公吨的二氧化碳当量。如果这些估计接近准确,这将是有史以来最大的甲烷泄漏之一。美国最大的已知甲烷泄漏发生在2015年,当时洛杉矶阿里索峡谷的储气设施发生泄漏,在几个月内估计排出了9.71万公吨甲烷。相比之下,北溪的泄漏可能发生在几个小时内。

卫星排放监测公司GHGSat Inc.表示,北溪管道的破损可能导致每小时500公吨的甲烷泄漏,比阿里索峡谷泄漏峰值时多10倍。

Pjotr Mahhonin,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其他科学家说,尽管北溪公司的泄漏对气候来说是一场灾难,但与全球天然气基础设施的日常排放相比,它们仍然相形见绌,英国利兹大学气候物理学教授皮尔斯·福斯特(Piers Forster)称,全球约有十分之一的化石燃料供应泄漏到大气中。

爱丁堡气候变化研究所执行主任戴夫·雷伊(Dave Reay)说:“这些气体泄漏对气候最直接的影响是,额外增加了更多温室气体甲烷。话虽如此,但与全世界每天因水力压裂法、采煤和采油等事情排放的大量所谓‘逃逸性甲烷’相比,这只是海洋中的一个小气泡。”

德国环境部在回应评论请求时说,虽然甲烷泄漏对气候有害,但不会对海洋环境构成重大威胁,并强调了以前在北海钻井而排放气体的案例,他们正在与丹麦和瑞典的专家交流信息。

北溪天然气管道泄漏事件是在公众越来越意识气候的影响时发生的。在苏格兰格拉斯哥举行的2021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超过100个国家承诺大幅减少排放。欧盟也正在进行立法,提高公司减少天然气燃烧的义务,进行定期检查以阻止泄漏,并提高与进口有关的泄漏的透明度。

在欧洲议会周二晚上举行的启动“甲烷周”的活动中,立法者、科学家和环保人士讨论了如何衡量泄漏的规模,但有一点是一致的:这可能是一场环境灾难。绿党集团甲烷法规的联合首席谈判代表尤塔·保卢斯(Jutta Paulus)将矛头牢牢指向了俄罗斯,就在连接挪威和波兰的波罗的海管道开通的同一周。

保卢斯在活动上说:“我不认为这是个巧合,因为这发生在波罗的海管道开通的那一天。俄罗斯总统普京则正在告诉我们,‘当你对我们实施更多制裁时,请确保你知道你在做什么。’我们必须利用所有的可能性来利用能效,增加可再生能源。”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