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这家神秘的马恩岛公司,帮助俄罗斯寡头掩盖财富,甚至投资了京东

华尔街日报通过查阅文件,发现了一家位于爱尔兰海中小岛的神秘公司,帮助俄罗斯寡头和政府官员及亲属,将数亿美元转移出俄罗斯,使其财富“洗白”的套路。这些钱用来参与风投,买飞机豪宅,入股美国科技巨头和创业新贵,甚至京东的投资中也有其身影。

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Kremlin.ru, CC BY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硅谷一家今年2月上市的激光初创公司有一位出人意料的投资者:一位俄罗斯亿万富翁。

通过一系列离岸公司和一家风险基金,这笔交易让寡头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Alisher Usmanov)将更多的巨额财富转移到西方。此基金在IPO时所持股份的估值为1.75亿美元。

几天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美国制裁乌斯马诺夫,以此向俄罗斯总统普京施压。

根据包括电子邮件、投资产品、公开和未公开的公司记录、股东登记册和美国证交会(SEC)文件在内的文件显示,对Quanergy Systems 的投资是通过一个由空壳公司和中间人组成的网络进行的,多年来,普京的盟友和其他人利用这些中间人将数亿美元转移出俄罗斯。

此前有关此网络的规模没有报道过。俄罗斯议会议员安德烈·斯科赫(Andrei Skoch)、普京的前克格勃助手谢尔盖·切梅佐夫(Sergei Chemezov)、普京的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以及克里姆林宫支持的VTB银行都在使用它,VTB经常参与政府重大交易,切梅佐夫的公司向俄罗斯军方出售武器。

所有这些公司现在都被美国和欧盟列入了黑名单,以及许多其他寡头和公司。

这个网络错综复杂,使得西方更难追踪资产和实施制裁。制裁是结束俄罗斯对乌克兰侵略的一个关键经济武器。而众多的部分股权也使得打击企业在法律上更加复杂。

这种多层次的投资帮助掩盖了乌斯马诺夫与一架价值逾3.5亿美元的空客A340喷气式飞机之间的联系。在欧盟禁止俄罗斯飞机飞行,这位寡头的名字被列入欧盟制裁名单几小时后,这架飞机从慕尼黑飞往乌兹别克斯坦。

这架飞机名义上的所有者是一家离岸公司。德国交通部门的一名发言人说:“当时我们还不清楚飞机是否属于乌斯马诺夫,”如果当时知情,“欧洲领空就会对这架飞机关闭,飞机就无法起飞。”

位于马恩岛的一家公司,是俄罗斯资金网络的核心。马恩岛是爱尔兰海中一个自治岛屿,被称为桥水公司(Bridgewaters)。

马恩岛。Contains modified Copernicus Sentinel data 2018, CC BY-SA 3.0 IGO via Wikimedia Commons

此公司帮助客户构建了一个企业帝国,其中包括投资Meta平台、推特和爱彼迎等美国科技公司;据华尔街日报看到的文件显示,其还投资了一家据称向俄罗斯政府出售监控设备的公司,并在欧洲各地拥有房地产。

为了追踪这些俄罗斯资产,华尔街日报查阅了数千份公司文件,其中许多文件是近年来离岸服务公司重大财务文件泄露事件中公开的,包括巴拿马文件(Panama Papers)、潘多拉文件(Pandora Papers)和天堂文件(Paradise Papers)。

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和《南德意志报》与华尔街日报分享了这些文件。这些文件于2016年开始公布,使得媒体上出现了数百篇有关国际逃税和洗钱计划的文章。

华尔街日报还利用来自约20个国家的公司文件和记录,将这个网络涉及的公司追溯到俄罗斯。

经过审查的文件没有显示,在制裁实施后资产通过桥水公司的网络转移出了俄罗斯。它们揭示了与俄罗斯有关联的公司,如何能够在全球打击的情况下继续投资西方公司。

去年10月提交给SEC的文件显示,今年2月上市的激光初创公司Quanergy约16%的股份,由总部位于旧金山的一家名为Rising Tide V LLC的风险投资基金持有,此基金得到乌斯马诺夫投资的桥水基金的支持。Quanergy在提交给美国证交会的文件中说,乌斯马诺夫持有Rising Tide V的大量股份。

层层掩饰

桥水公司说,公司的行为是合法的。去年11月上任的新董事总经理马克·维尔(Mark Veale)说,公司最近进行了全面改革,并在过去一年里断绝了几个客户关系。他以客户机密为由,拒绝透露具体是哪些公司,也拒绝透露有关客户或交易的任何细节。

他说:“如果我们过去有任何错误,我也不能回去纠正任何事情。”但他说,现在公司一切照章办事。

他说:“我们没有参与逃避制裁,在没有所有适当文件的情况下,公司不会与任何可能受到制裁的人打交道。”

维尔说,桥水公司“在不同时期”都有大量的俄罗斯客户,要与目前受到制裁的人解除关系并不容易。

他说:“这并不是你停止和他们打交道那么简单。在同一个所有权集团中,一部分人可能会被抓,另一部分可能不会,可能会对某些活动有限制,而对其他活动没有限制。”

乌斯马诺夫的发言人说,他是一个白手起家的人,从未试图隐藏自己的资产,也与克里姆林宫没有关系。他说:“我们坚决否认乌斯马诺夫利用空壳公司和中间人网络,将卢布转移出俄罗斯的说法。这种事从来没有发生过。”

公开记录和文件显示,桥水公司的交易是在跨国律师事务所和瑞士信贷集团等精英金融机构的帮助下,在全球避税天堂通过层层复杂的合伙企业、有限责任公司、贷款和控股公司进行管理的。

瑞信一位发言人说,他不能就潜在客户关系置评,并说此银行正在对用于非法活动的账户采取行动。

美国财政部悬赏数百万美元,希望获得有关受制裁俄罗斯人财富的信息,包括网络中的人,以及自入侵乌克兰以来被列入黑名单的许多人。美国司法部成立了一个“捕获盗贼”(KleptoCapture)特别小组,扣押相关豪宅、私人飞机、游艇和其他资产。

被扣押的游艇Luna。Mussklprozz,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财政部表示,它“当然在追踪”桥水公司,但没有提供进一步细节。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国务院的制裁执行机构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并不知道乌斯马诺夫在Quanergy的股份。

Quanergy和Rising Tide V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寡头们的巨额财富源于苏联的解体,国有资产流入了与叶利钦以及后来的继任者普京关系密切的人手中。

许多俄罗斯寡头通过马恩岛的公司进行投资,原因是马恩岛税率低、官僚体制有限,以及过去允许公司所有者保持隐私的政策。尽管马恩岛的国防和外交政策都依赖英国,但它自己制定法律。

英国议员和金融透明度专家说,马恩岛的金融体系就像英属维尔京群岛或开曼群岛的金融体系一样,是一个离岸天堂,吸引着那些寻求隐藏财富和避税的人,为腐败提供便利,并帮助隐藏不义之财。

马恩岛政府的一名代表说,该国的制裁措施与英国类似,政府已经开始追踪公司所有者,并将相关信息提供给执法部门。其表示,已经冻结了约200万英镑的俄罗斯资产,并注销了49艘船只和22架飞机的注册,其中包括与乌斯马诺夫有关的空客飞机。

来自俄气的资金

桥水公司成立于1996年,是马恩岛众多从事国际业务的公司之一。其与美国对冲基金公司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没有关联。多年来,此公司一直担任企业服务提供商,提供信托业务,进行尽职调查、注册公司、提供常驻当地的董事、管理信托基金,并帮助构建国际投资战略。

华尔街日报对公司管理的300多家公司和信托基金的分析发现,近年来,其大部分业务似乎来自与克里姆林宫及其下属关系密切的人。桥水公司创建或管理的一些与俄罗斯有关联的公司,已与其不再有关联。

华尔街日报看到的文件显示,与俄罗斯的关系至少可以追溯到2000年代中期。

在早期的一笔交易中,马恩岛的一位银行家描述了乌斯马诺夫及其合作伙伴,如何用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俄气)的投资,为他们的金属业务提供资金。乌斯马诺夫当时是俄气投资部门的首席执行官。俄气是俄罗斯国有控股的能源巨头,目前正受到制裁。

“我上周去桥水公司与俄罗斯人签约,”这名银行家在文件中包含的2007年1月的一条信息中写道。他指的是为两位合伙人其中一家公司开设银行账户的计划。

这位银行家对融资计划的理解草图显示,从俄气及其投资部门画出的线条,指向了两人的钢铁和矿业集团Metalloinvest,以及一个分散在世界各地的控股、分销和贸易公司网络。购买铁矿石的款项,将进入瑞士信贷的账户,账户上的名字是桥水公司管理的一家公司。

这名曾在一家爱尔兰银行的子公司工作的银行家写道:“请注意,钱最终来自俄气投资控股公司。”

文件显示,会面一个月后,一家名为Kanton Services 的英属维尔京群岛公司,与俄气投资部门的一家子公司达成了3.5亿美元的贷款协议。

公司文件显示,到2009年,Metalloinvest的国际贸易业务年销售额高达30亿美元。

Kanton名义上的所有者利昂·塞门年科(Leon Semenenko)表示,公司主要用于股票交易,而乌斯马诺夫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他说,Kanton从俄气投资部门获得了贷款。他说,他不记得有任何一笔钱被用于资助Metalloinvest,这样的举动超出了Kanton的正常活动范围。

乌斯马诺夫的发言人格里高利·列夫琴科(Grigory Levchenko)说,乌斯马诺夫白手起家,以公平的市场价格购买的资产,建立了自己的企业,其中包括Metalloinvest。

他说:“我们坚决拒绝任何未经证实的说法,即Metalloinvest可能是由俄气投资的资金资助的。”他说,这位寡头从未在他的企业中使用过克里姆林宫支持的贷款,或来自俄罗斯当局的任何其他支持,他对Kanton没有控制权,也与Kanton没有任何关系。

俄气投资部门没有回复记者就其任何交易置评的请求。

文件中包含的一封2011年的电子邮件显示,乌斯马诺夫在当年成为桥水公司的所有者。

根据BBC最先报道的这封邮件,一名英国会计师在讨论与乌斯马诺夫有关的业务时告诉一名律师,他的俄罗斯客户“现在在马恩岛收购了一家信托公司(名为桥水)”。

桥水董事总经理韦尔说,这个名为理查德·普罗瑟(Richard proser)的会计师弄错了。他说,当年收购公司的两名买家分别是塞浦路斯的一家企业服务公司,和瑞士银行家马赛厄斯·博利格尔(Matthias Dieter Bolliger)在马恩岛的一家公司,他们并没有按照乌斯马诺夫的指示行事。

乌斯马诺夫通过发言人否认他曾经拥有或控制过桥水公司。

当被问及暗示乌斯马诺夫收购桥水公司的那封邮件时,普罗瑟说:“我什么都不能说。我不会说是,也不会说不是。”

塞浦路斯企业服务公司Gainfield Holdings Ltd.的文件和互联网记录显示,此公司和博利格尔都与乌斯马诺夫有关。

文件显示,博利格尔此前曾与这位寡头参与一项钢铁制造商交易,他用属于这位寡头的几家公司的电子邮件地址给桥水公司写信。与此同时,华尔街日报对互联网记录的分析发现,塞浦路斯公司的网站使用了注册在乌斯马诺夫管理公司名下的几个IP地址。

Gainfield名义上的所有者乔治·塞尔吉德斯(George Sergides)表示,他没有“代表任何第三方,或接受任何第三方的指示”。

博利格尔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博利格尔的律师过去曾说,他从未代表任何其他个人控制桥水公司。

谈到博利格尔在乌斯马诺夫组织中的角色时,列夫琴科说:“一个人可以为一家公司工作,被聘用为顾问、咨询师或董事,同时还可以拥有自己的企业。”

韦尔说,博利格尔在2019年买断了塞尔吉德斯的股份。他说,博利格尔仍拥有桥水公司,但已不再控制该公司。去年11月,马恩岛金融监管机构的调查禁止博利格尔这么做。

此监管机构还对桥水公司处以罚款,原因是它未能密切关注客户构成的风险,并禁止其部分员工工作,包括合规主管和洗钱报告官。

监管机构以保密协议和监管披露规则为由,拒绝讨论桥水案件的细节。

根据马恩岛法律,桥水等公司有责任对客户进行尽职调查,并披露任何政治或法律风险。

前司法部调查员、现纽约法务会计师、曾为华尔街日报审查过桥水公司结构的大卫·兹威哈夫特(David Zweighaft)说,与乌斯马诺夫达成所有权协议,对桥水公司来说可能存在利益冲突。他说:“你这是让狐狸看守鸡舍。”

硅谷的投资

2011年,俄罗斯资金的一个目的地是风险投资公司DST全球。公司由出生于俄罗斯的以色列投资者尤利·米尔纳(Yuri Milner)共同创立,持有脸书等科技公司的股份。

大部分资金都是通过Kanton筹集的,在金属企业投资协议中,银行家提到了这家公司。这家公司继续从俄气投资部门获得贷款,2011年是DST全球基金DST Global II的支持者。

Kanton名义上的所有者塞门年科说,Kanton有两个主要的现金来源:乌斯马诺夫和俄气投资部门。塞门年科说,后者的贷款由乌斯马诺夫持有的股票担保。他说,他无法具体说明俄气的资金有多少流入了Kanton对DST 全球的投资。他说:“钱是易于交换的,我没有区分它来自哪里。”

其他资金来自俄罗斯政府控制的VTB银行。根据马恩岛的公开记录、SEC的文件和知情人士的信息,VTB银行利用专门成立的桥水公司,通过DST Global向推特和中国零售商京东投资了约3亿美元。

VTB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其此前曾表示,DST全球的投资是其当时参与的几笔高科技交易之一。

DST全球简洁的网站页面。

俄气下属子公司2018年委托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其贷款没有被用于为对脸书的投资提供资金。

2015年,桥水公司成立了一只私人基金,持有多家科技公司的股份。文件显示,基金的最低投资额为10万美元,投资者可以进入DST Global II,其投资包括爱彼迎的股份。塞门年科说,Kanton的部分持股被纳入了这只基金。

乌斯马诺夫的发言人列夫琴科说,正是通过这个名为“全球科技投资”(GTI)的特别基金,乌斯马诺夫的钱后来投资到了激光初创公司Quanergy。

DST全球的一位代表说,公司自2011年以来就没有接收过任何俄罗斯投资者,也不知道俄气或GTI中的投资者提供的任何贷款。公司在2017年公开表示,在之前的协议达成时,美俄之间的“关系要好得多”。本月,米尔纳在推特上表示,他和家人已于今年夏天宣布放弃俄罗斯国籍。

建设项目

文件、俄罗斯法庭记录和俄罗斯媒体报道显示,桥水公司的网络在2013年被用于一笔1.3亿美元的贷款,涉及乌斯马诺夫和俄罗斯国会议员、亿万富翁斯科赫的亲属,以及前克格勃特工、俄罗斯最大军事装备生产商首席执行官切梅佐夫的亲属。这笔美元交易涉及俄罗斯的一个建设项目和英属维尔京群岛的一些公司。

2014年,切梅佐夫被财政部列入黑名单,2018年,斯科赫被列入黑名单。

根据俄罗斯法院的判决,2017年,在巴拿马文件披露了这家贷款机构的细节后,贷款被转移到另一家公司,并没有得到偿还。

桥水公司还管理着一家英属维尔京群岛投资公司,其由切梅佐夫的防务企业集团Rostec共同拥有,后者也受到了制裁。维基解密2017年公布的文件显示,这家公司持有的股份中包括一家俄罗斯电信公司,此公司向俄罗斯政府推销监控设备。

Rostec、切梅佐夫和斯科赫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桥水公司还与普京的发言人佩斯科夫有联系。文件显示,2014年,公司成立了一家公司,以他的女友、俄罗斯冰上舞蹈冠军塔蒂亚娜·纳夫卡(Tatiana Navka)的名义,持有超过100万美元的资金。这对夫妇第二年结婚了。

纳夫卡和佩斯科夫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同样受到制裁的纳夫卡过去否认与此公司有任何联系。

塔蒂亚娜·纳夫卡。Fyodor Markushevich,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调查记者的国际网络“有组织犯罪与腐败报告项目”公布的信息显示,桥水公司的几家公司在德国湖畔小镇泰根塞附近拥有豪宅,那里距离慕尼黑以南约一小时车程。据列夫琴科和当地一名政界人士说,乌斯马诺夫来这里治疗眼疾,住在这些房子里。

名叫托马斯·托马舍克(Thomas Tomaschek)的政治家说,乌斯马诺夫每年带着保镖来这个湖边小镇三到四次。托马舍克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组织了一场反战示威,他说示威的目的是针对这位寡头。

今年9月,德国媒体报道称,其中一座别墅是德国警方因涉嫌违反制裁而突击搜查的20多处住宅和办公室之一。

列夫琴科说,这位寡头没有任何一处房产,只是支付租金。他还说,乌斯马诺夫在泰根塞的同伴不是保镖,而是客人和助手,他们帮助乌斯马诺夫处理繁重的工作,包括慈善事业和他当时担任的国际击剑联合会主席的工作。

列夫琴科还说,从慕尼黑起飞的空客飞机“不属于乌斯马诺夫,也不在他的控制之下”,对乌斯马诺夫的制裁不会阻止它离开德国机场。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3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