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中期选举将近,其结果将对美国经济产生什么影响?这五大领域一定要关注

《巴伦周刊》展望了美国中期选举对经济的五个重大影响,总体来说,无论谁控制国会,在经历新冠疫情期间的刺激狂潮后,今后两年是一个没有惊喜的时期。

未来两周内,前往投票站的选民,将决定哪个政党控制美国未来两年的财政政策和政府开支。随着经济的疲软和金融焦虑的上升,美国中期选举变得异乎寻常地重要。

白宫的控制权将继续由民主党人拜登总统掌握。

美国国会大厦。diego_cue,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但立法者控制着国家的钱包,下一届国会将在一系列关键问题上发号施令,从是否向与俄罗斯作战的乌克兰提供更多援助,到如何引导经济度过潜在的衰退。智库Cowen Washington Research的董事总经理克里斯·克鲁格说:“(中期选举)对政策和市场的潜在重要性,再强调都不为过。”

一个分裂的政府是11月最可能出现的结果,大多数民意调查显示,共和党人将重新获得对众议院的控制。共和党人赢得参议院控制权的机会比较小,但仍然很有可能。

历史和民调结果都有利于共和党,至少在众议院。根据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的美国总统研究项目显示,自1934年以来,现任总统所在的政党,在中期选举中只有三次成功保住了众议院多数席位。而这些总统的支持率都没有拜登这么低,在过去的一年里,拜登的支持率大多徘徊在40%到45%之间。

如果民意调查证明是正确的,金融市场可能会欢迎华盛顿恢复成一个分裂的政府。因为任何重大的立法和财政支出几乎肯定会被取消。

但是,华盛顿的分裂统治也意味着政府停摆的风险增加,以及让投资者不寒而栗的那种边缘政治政策。

在2023年中期至晚期提高债务上限,并在明年通过新的联邦预算,这些都是既困难又需要妥协的政策领域。在这两个问题上的长期争斗,可能会使国内外的市场感到不安。

如果共和党单独控制众议院,就意味着会有更多的监管和听证会,以及可能在国会山对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或财政部长耶伦等官员进行更严厉的拷问。

如果共和党控制参众两院,将有能力阻止总统的任命,包括司法任命。还将使其有能力通过更多关于共和党首要任务的立法,如边境安全或减税。

拜登几乎肯定会阻止任何此类尝试成为法律,但共和党立法者可以寻求迫使总统进行否决,这对白宫在政治上来说是痛苦的。共和党人也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在2024年选举前明确提出他们的执政议程。

咨询公司Fundstrat Global的华盛顿政策策略师、摩根大通的前全球政府关系主管汤姆·布洛克说:“如果他们的议程项目不是两党同意合作的,他们就不可能通过议案,使之成为法律。但他们可以就任何议题举行听证会。”

此外,共和党人在国会两院赢得权力的幅度越大,他们对支出和拨款决定的影响就越大。共和党的控制权,预计将意味着更多的联邦资金被分配给军事支出,也可能被分配给石油和天然气等传统能源部门。

一些选举战略家和政党领导人仍然认为民主党有机会胜出,这主要是由于去年夏天最高法院推翻罗伊·韦德案的裁决使民主党选民的热情激增,正如摩根士丹利所言, “蓝色重来”。

分析师在最近的一份研究报告中称,“蓝色重来”可能是最具变革性的机会,而且也会“降低经济衰退的影响”,因为如果经济下滑,政府仍有可能推出财政援助。

对于民主党人来说,最可能的重点是恢复拜登最初的“重建更美好”议程中尚未通过成为法律的部分,特别是任何有助于降低美国家庭生活成本的条款。这份清单包括使扩大的儿童税收优惠永久化,为老年人护理划拨更多资金,以及努力提高住房的可负担性,特别是为首次购房者。

咨询公司Strategas Securities的政策研究常务董事考特尼·罗森伯格说:“如果都是共和党掌控国会,这会是一个很大的僵局。而全部由民主党掌控则有很多可以做事的地方。”

国会众议院。Office of Mike Rogers, United States Congress,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尽管与分裂的政府相比,目前控制参众两院的模式下财政支出的潜力更大,但民主党人仍将被迫通过被称为“调和”的预算操纵手段来通过任何新的立法。这种方式意味着,除其他事项外,必须得到全额资助。

以下是下届国会将成为焦点的五个政策领域,无论谁控制了议长的木槌。每个领域的新动态将对经济、金融市场和投资组合产生重大影响。

财政支出

未来两年的财政支出前景,或缺乏财政支出的情况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选举结果。这意味着,即使明年经济因美联储积极加息而陷入衰退,美国人也可能发现国会不愿意提供财政救济。

自2020年3月以来,政府释放的前所未有的支出浪潮,帮助美国走出了新冠疫情引起的经济衰退。但它也帮助点燃了中央银行今天正在与之斗争的通货膨胀。

政治战略家说,如果共和党获得国会两院的控制权,立法者几乎没有机会通过任何刺激性支出或其他财政救济。部分原因也是之前的支出狂潮。

传统上,立法者会通过扩大失业援助等措施,以减轻重大经济衰退的影响。随着这些条款的取消,美联储将只能靠自己,通过改变货币政策来引导国家度过经济危机。

穆迪分析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说:“这将取决于美联储如何引导经济渡过我们面前的难关。”

鉴于民主党立法者提出的大多数立法都是刺激性的,即使是由政府全额支付,也会进一步助长通货膨胀。因此,如果民主党狂胜,将给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带来其他挑战。Renaissance Macro的政策主管史蒂文·帕弗里克说,同时应对财政刺激可能“使美联储对抗通胀的工作更加困难”。

债务上限

两党的立法者将需要在下一届国会中就提高国家的借贷上限达成协议,这是一个每次投票都会引起激烈辩论的决定。

如果政府要支付国会以前已经批准的开支,那么明年夏末左右就是提高所谓债务上限的最后期限,这是必要的。如果不这样做,将对全球市场产生灾难性的后果,因为这将迫使美国财政部让其债务违约。

Bureau of Engraving and Printing,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一些共和党议员已经开始在媒体上讨论,他们将要求民主党人做出哪些让步,以换取他们对提高债务上限的投票。共和党的早期想法包括强迫削减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障支出,拜登已强硬地拒绝了这一点。

如果不做出妥协,拖欠债务的后果将是严重的。

穆迪在去年秋天的一份报告估计,如果不提高上限,股票价格可能下降近三分之一,使约15万亿美元的家庭财富化为乌有。摩根大通的前全球政府关系主管布洛克说:“我最担心的问题是债务上限。”

美国10年期债务收益率。图源:巴伦

在这个问题上,特别重要的是要注意共和党人可能重新控制众议院的幅度。布洛克说,共和党的微弱多数将使这个党最保守的一派,即自由党团,发挥更大的作用。在以前的债务上限争夺战中,保守的共和党人在达成提高上限这个议题上,坚持的时间最长。

布洛克说:“市场真的希望自由党团在这些谈判中拥有发言权吗?可能不会,谈判桌上有很多危险失控的议题,你不会希望专门捣乱的人上桌。”  

然而,包括自由党团成员在内的共和党人认为,提高债务上限应该迫使人们就政府的开支和债务的多少进行对话,或许是进行清算。他们可能希望在同意提高借贷上限之前,迫使民主党达成一项大幅削减财政支出的协议。

国会左右两派的一些战略家和立法者都担心,2011年奥巴马总统和新晋的国会众议院多数派之间的债务上限对峙一幕可能会重演。当时,双方花了很长时间才达成决议,以至于信用机构标准普尔降低了美国的信用评级。

税收政策

税收政策对选举的影响大多是黑白分明的。

分析家们说,如果共和党人赢得了对两院的控制权,预计未来两年不会增税。然而,如果民主党人保留了全部权力,他们可能会考虑修改税法,以增加政府收入来抵消任何新的支出。

民主党人的建议,可能包括修改个人所得税税率,特别是对较富裕的家庭征收资本收益税,或全球公司税制度,也就是沿着耶伦支持的15%全球最低公司税的思路。

但是,民主党人需要在他们目前控制的50个参议院席位之外,再增加至少一个席位,才能使任何这些修改税法有现实机会。

如果共和党人接管了国会两院,他们将能够通过立法,其中的重点可能包括减税。在美国家庭感受到物价上涨的压力之时,这可能是降低生活成本的努力的一部分。

但这可能没有什么机会成为法律,因为拜登将能够否决这一努力,而共和党人不会拥有足够的席位来推翻他。但这种“传递信息法案”可以帮助共和党人向白宫施压,并试图在2024年总统竞选前将民主党人置于税收议题的不利地位。  

Cory Doctorow from Beautiful Downtown Burbank, USA, CC BY-SA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但这里,也有两党妥协的空间。一个例子是,在一个分裂的国会中,有可能同时通过扩大儿童税收抵免,这是民主党的首要任务,将为有孩子的家庭提供资金。还有研发税收抵免,这是共和党的首要任务,将激励公司在研发方面进行更多投资,允许它们抵消这些费用。

农业

明年,随着各党派立法者共同协商下一个农业法案,农业政策将被讨论。虽然农业法案通常每五年以两党合作的方式通过一次,但分裂的国会将允许各党在庞大的立法中打上自己的烙印。

贷款公司AgAmerica合作伙伴关系高级主管科特·科温顿说,争论的焦点将是是否扩大这个法案的预算,或者如果总额保持在2018年国会通过的同一水平,那么应该在哪里进行削减?目前,大部分资金用于补充营养援助计划,以前被称为食品券,科温顿估计考虑到通货膨胀,仅这一部分的资金就需要增加14%。

瑞银分析师说,共和党立法者可能希望缩小食品营养计划的规模,而民主党人则希望把重点放在减缓气候变化的措施、环境保护计划和支持小企业身上。

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

民主党和共和党可能愿意在一些安全和外交政策问题上做出妥协。一种可能性是旨在加强美国工业政策,和对抗中国和俄罗斯影响的立法。

今年早些时候,两党已经携手通过了《芯片和科学法案》,这项措施旨在增加半导体等项目的国内生产,提高美国供应链的弹性。

富国银行分析师在最近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这表明立法者可以团结起来,在这个举措的基础上进一步立法,包括更高端的芯片产品。立法者还可以寻找激励“近岸外包”的方法,以进一步加强供应链。

其他外交政策问题可能更具争议性。共和党人已经开始表示,不愿意批准对乌克兰的进一步军事援助,这可能使任何额外的措施难以通过。帕弗里克说,在共和党的控制下,优先事项可能会转移到运送军事装备而不是提供资金。

瑞银分析师说,更广泛地说,共和党人可能会利用从中期选举中获得的任何筹码,来推动更多的军费开支。这可能会增加国家国防预算的规模,并使这个部门成为中期选举的潜在赢家。

总的来说,中期选举的结果可能会决定,美国家庭在下一次衰退中是否能获得财政上的缓解、企业和较富裕家庭的税负是否会增加,以及政府是否同意削减支出。

而且,除了国会需要采取行动的领域外,未来两年的持续僵局,将使两党有充足的时间在2024年总统竞选前寻找改善自己在选民中地位的办法。中期选举一结束,这场竞选就将拉开序幕。

对共和党人来说,这可能意味着在两年内通过那些没有机会成为法律的法案,譬如减税或移民法案。对民主党人来说,这可能是推动财政救济工作,以改善家庭经济状况。

但就目前而言,如果民意调查证明是正确的,那么在多年的扩张性财政和货币政策之后,国会将无力推进任何过于极端的政策,这种缓和对经济领域来说是受欢迎的。

布洛克说:“投资者不喜欢惊喜,而在一个分裂的政府中,很少会有惊喜。”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3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