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传统蓝州纽约,为什么在中期选举中可能翻红?

2022-11-03 15:43:20

《经济学人》杂志分析了一个脱离传统选举情况的事实:纽约州的几个国会选区对民主党来说,有着很胶着的竞争局面,可能会在今年中期选举中由共和党拿下。

纽约州第17国会选区位于哈德逊河谷,主要是位于纽约市北部的郊区,是美国中期选举中竞争最激烈的地区之一。

自2013年-2023年的纽约州国会(众议院)选区划分,纽约州总共27个议席名额。可以看到第17选区位于纽约市北郊,全纽约州的南部位置。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the Interior,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自2023年生效的纽约州国会(众议院)选区划分。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the Interior,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译注:今年中期选举将按照2023年选区地图进行。纽约州总共26个议席名额,相比之前少了1个,在决定此次议席名额划分的2020年人口普查中,如果其他州人口不变,纽约州再多89个居民,就能保住这个现已失去的席位。

外界认为共和党将拿下众议院,要做到这一点,他们只需要获得5个席位。其中一个席位可能就是来自纽约州第17选区。

目前第117届国会众议院政党议席分布。议会多数党为民主党(220),少数党为共和党(212),空缺3席,共和党最少只需要夺下5席,即可成为多数党(217:215)。AlSmith28,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库克政治报告》(Cook Political Report)是一份无党派通讯,最近将其对第17选区的政治竞争评估从“民主党更可能获胜”调整为了“胶着“。目前将在第17选区竞选的议员是肖恩·帕特里克·马洛尼(Sean Patrick Maloney),他恰好是民主党国会竞选委员会的负责人,这一机构负责为关键席位筹集资金和开展竞选活动。

肖恩·帕特里克·马洛尼(1966年7月30日-)是美国政治人物。自2013年开始,他是纽约州第18选举区选出的美国众议院民主党议员。马洛尼出生在加拿大魁北克。他是第一位纽约州选出的已经出柜的同性恋国会议员,他自2021年以来担任民主国会竞选委员会主席。U.S. Congress,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译注:在2020年人口普查、选区重新划分后,马洛尼将其选区从第18选区改为第17选区。

民主党国会竞选委员会(Democratic Congressional Campaign Committee,DCCC,有时被称为“D triple-C”或“D-trip”)是美国众议院的民主党国会委员会。DCCC招募候选人,筹集资金,并在一些地区组织竞选,这些地区有望产生政治上显著的或接近的选举结果。根据现时的民主党团规则,主席是由众议院党魁任命的党团成员。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在众议院民主党人中排名第六,仅次于议长、多数党领袖、多数党鞭、众议院助理民主党领袖和民主党党团主席。DCCC,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他可能面临的失败,将是纽约州红潮的一部分。尽管民主党人在纽约州的注册人数超过了共和党人的两倍,但纽约州目前的26个国会议席中有9个是胶着的状态。一位顶级民主党竞选策略师说:“有这么多席位(胶着)真的令人震惊。”

纽约州的民主党人其实为自己的国会候选人制造了很多麻烦和混乱。为了给纽约州增加更多的民主党议员席位,他们重新绘制了选区地图。但其使用的程序和方法,后来被纽约州最高法院裁定为违宪。

随后,一名法院任命的官员被派去负责重新划分选区的工作。最终确定的新边界意味着对许多民主党人来说,选举获胜将不再是肯定的。例如,马洛尼就不再居住在他成功当选了十年之久的选区。他决定不在重新划分的第18选区竞选,而是在邻近的第17选区竞争,这一选区更蓝,但他自己在那里不那么出名。

到目前为止,这场选举竞争并不容易。共和党人已经花费了数百万美元,试图将这位负责维持众议院民主党的家伙拉下马。

其他地区,包括哈德逊河谷和长岛的一些纽约市郊区,可能会变成最深的“红宝石色”,正如一位竞选策略师所说。将竞选中的信息传递集中在了全国层面问题上的民主党人,可能失算了。纽约州共和党发言人杰西卡·普罗德(Jessica Proud)说,“民主党认为自己只要大喊堕胎,大喊特朗普和1月6日骚乱,就会获胜。”

民主党确实如此,这表明他们与人们餐桌上讨论的内容脱节了,比如超市购物和汽油燃料的成本,以及对犯罪率的担忧。另一个影响民主党人获胜机会的问题是:在某些不引起人注意的角落里,甚至是在民主党选民中,人们对总统乔·拜登缺乏爱戴。

此外,纽约州大部分地区并不像纽约市的布鲁克林那样倾向左翼。许多民主党人,尤其是纽约州北部的民主党人,都相当保守。在过去三个竞选周期中,包括纽约市斯塔滕岛在内的选区从共和党转为民主党,然后又翻转回来。

第17选区从2016年支持特朗普到2020年大举支持拜登总统,也摇摆不定。马洛尼说,这次中期选举是他见过的最胶着的一次。他在谈到全国各地的39场前线竞选时说:“我们在跑上坡路,但我们做得很好。”

一位高级民主党竞选策略师更加悲观,特别是对纽约可能出现的红潮。他说:“看起来很糟糕,我不能掩饰这一点。”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3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