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美国中期选举倒计时两天,共和党对大胜保持乐观,民主党为潜在败选做准备

据纽约时报报道,动荡的中期竞选活动在周日(11月6日)进入最后一个周末。受到创纪录通胀的打击,对个人安全的担忧,以及对美国民主的根本稳定性的担忧,导致选民显示出明显的迹象,准备拒绝民主党控制华盛顿,而接受两党分裂的政府。

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为中期选举站台。图源:路透视频截图

当候选人在全国各地冲刺,向选民们做最后的陈述时,共和党人有信心赢得众议院的控制权,甚至有可能赢得参议院。即使是在传统的蓝色选区,民主党人也为可能的损失做好了准备。

周日,拜登将在纽约杨克斯的一个选区为纽约州州长凯西·霍楚拉票,2020年他在这里赢得了80%的选票。这表明,在他声称获得了实施全面国内议程的授权两年后,他的政党面临着巨大挑战。

前总统特朗普计划在迈阿密向支持者发表讲话,这是共和党人对选举乐观的又一个迹象,认为其可能在20年来首次拿下佛罗里达州人口最多的城市县。

他们的出现将标志着一场特别竞选中一个非同寻常的高潮,这是在疫情、罗案、国会骚乱之后,这个严重分裂的国家因不断增长的政治暴力和有关上次选举的谎言而被动摇之际,首次举行的选举。

尽管大多数选民将经济列为他们最关心的问题,但近四分之三的美国人认为民主正处于危险之中,大多数人认为反对党是主要威胁。如果共和党人在众议院的竞争中大胜,他们的控制权可能会让党内右翼势力更加强大,给那些兜售阴谋论和谎言的议员们更大的机会,比如乔治亚州众议员玛乔丽·泰勒·格林和佛罗里达州众议员马特·盖兹。

民主党人面临的一个核心问题是,这样一个独特的时刻是否能压倒猛烈的历史逆风。自1934年以来,几乎每一位总统都在他的第一次中期选举中失去了国会席位。而且,通常情况下,选民会因为糟糕的经济状况而惩罚执政党,这种情况通常以共和党的胜利告终。

在内华达州农村地区进行了数天的竞选活动后,挑战参议员凯瑟琳·科尔特斯·马斯托的共和党人亚当·拉克索尔特本周末在拉斯维加斯及其周边地区召集了支持者,预测将出现“又深又广的红色浪潮”。拉克索尔特指出,拜登今年没有在内华达州竞选,并将此州15%的通货膨胀率归咎于拜登。

周六,他在州内最大的县克拉克县对支持者说:“他会说你们反民主,因为你们用民主制度给我们带来变革。但这种改变正在到来。”

在周二选举前两天,中期选举的最后图景显示,选民将财政担忧置于对生存的担忧之上。从自由派的东北部郊区到西部各州,共和党的战略家、议员和官员们现在都表示,他们可以在美国的大部分地区取得胜利,扩大在南部和铁锈地带州的优势。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这些州一直是共和党的沃土。

还有一些早期迹象表明,推动民主党在2018年和2020年大选中获胜的联盟的关键部分,即温和的郊区白人女性和拉丁裔选民,正在转向共和党候选人。

在众议院,共和党需要反转5个席位才能控制众议院,其在民主党的堡垒中争夺选区胜利,包括罗德岛州、纽约城郊、俄勒冈州和加利福尼亚州。共和党战略家吹嘘他们在纽约州、新墨西哥州和俄勒冈州等蓝色州的州长竞选中,惊人地与民主党势均力敌。

与此同时,参议院的胜负仍难料,乔治亚、内华达和宾夕法尼亚这三个州的候选人竞争几乎旗鼓相当,另外至少四个州的竞争也很激烈。共和党只需要多一个席位就能赢得控制权。

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共和党参议院竞选部门负责人里克·斯科特接受采访时说:“共和党这边的每个人都应该保持乐观,”他预计,他的政党将超过控制参议院所需的51个席位。“如果你看看现在的民调,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我们将超过52席。”

几个月来,在关键的竞选中,民主党候选人的支持率超过了拜登的低支持率,这得益于有缺陷的共和党对手,后者在特朗普的推动下获得了初选的胜利。随着人们对经济的看法恶化,以及共和党团体发起秋季广告闪电战,指责对手在打击犯罪问题上软弱无力,民主党人的支持率继续高于拜登的支持率变得更加困难。

宾夕法尼亚州民主党副州长约翰·费特曼在费城郊区对一群支持者说:“这是一场竞争激烈的比赛——毫无疑问,这是一场争球( jump ball,篮球比赛中,双方各一名队员要试图争抢从空中落下的球以尝试获得球权 )。”他正在竞选宾夕法尼亚州参议员,对手是电视名人穆罕默德·奥兹医生。

拜登和奥巴马在宾州为费特曼(右)站台。图源:路透视频截图

在北卡罗莱纳州的约翰斯顿县,共和党众议员特德·巴德数月来一直处于激烈的参议院竞选中,他召集了游说者,因为他觉得,过去几周,全国的讨论已经转向了共和党的方向。

巴德说:“我们在谈论三件事,因为我们的政策是正确的:通货膨胀,犯罪和教育,这些才是人们真正在谈论的事情。”

在50英里以北的洛基山,他的民主党对手、前州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切里·比斯利正在恳求以黑人为主的听众让每一个选民都去投票。

在蓝天下,她在高地教会的音乐台外对欢呼的人群:“有人为我们而战,所以我们有义务为下一代而战。”

在众议院,问题是明年共和党的多数席位规模会有多大。一些策略师已将他们对共和党将获得席位数的估计,从少数增加到25个以上,这远远超过了控制众议院的门槛。

民主党面临的一些挑战是结构性的:据一些人估计,仅通过选区重划,共和党就可以获得三个席位,而一波民主党人的退休潮意味着,在竞争激烈的选区,有十几个席位缺乏现任议员来捍卫。

再加上倾向于共和党或被认为是摇摆不定的席位数量,如果犹豫不决的选民决定支持共和党,这些就是其压倒性胜利的基础。

民主党众议院竞选部门负责人肖恩·帕特里克·马洛尼说:“这是一个艰难的周期,这并不奇怪,”他有失去纽约州哈德逊河谷选区席位的危险,拜登以10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了此选区。“我们非常清楚我们面对的是什么。”

在州长竞选中,以特朗普为榜样的共和党候选人的前景显然喜忧参半,这反映出共和党在应对他持续的影响力方面遇到了困难。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似乎准备连任,而亚利桑那州的共和党提名人卡莉·莱克则面临着一场艰难的战斗。

宾夕法尼亚州极右翼候选人道格·马斯特里亚诺预计会输,但佐治亚州州长布莱恩·坎普和俄亥俄州州长迈克·德温似乎已经巩固了他们的地位,两人都与特朗普发生过冲突。

在某种程度上,国会选举的重要性不如一些州级别选举,因为拜登仍将留在白宫阻止共和党的立法。在威斯康辛州和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即将在州立法机构取得突破,这将使其几乎完全控制这两个州的政府。

只要共和党在北卡罗来纳州的参众两院获得几个席位,民主党人罗伊·库珀州长将面临共和党获得绝对多数的前景,他的否决权将无法阻止州内堕胎禁令等政策。如果共和党人在周二改选的两个州最高法院席位中只换掉一个,共和党控制的最高法院可能会批准更多不公正划分的州立法地图,从而在可预见的未来锁定共和党的控制权。

库珀说:“是的,我们对此感到担忧,因为共和党人要划分自己的选区,我们知道这是一个非常紫色的州(红蓝夹杂),两党支持率五五开,但我们的情况是,由于地图不公平,共和党可能成为绝对多数。”

后特朗普时代的混乱事件,以及对选举机制本身的质疑,给2022年中期选举的结果注入了大量的不确定性。

民主党策略师一直对提前投票充满热情,称这一投票率与两年前民主党横扫众议院时相当,甚至高于当时的投票率。政治数据分析公司TargetSmart的首席执行官汤姆·博尼耶表示,目前已经有3000多万张选票投出,超过了2018年的总数,民主党在全国范围内的优势是11个百分点,甚至比2018年还要好。

Photo by Joshua Sukoff on Unsplash 

但共和党候选人追随特朗普的脚步,谴责邮寄投票,并鼓励选民在选举日投票。因此,民主党的初步票数可能会在周二被共和党的票数压倒。

与此同时,共和党人指出,在最后一周,民调逐渐向共和党倾斜。但一些民调是由倾向于共和党的公司进行的,这可能会影响这些调查的结果。在经历了几个周期的民调低估了特朗普选民之后,目前尚不清楚民调机构是否正确地把握了选民的情况。

华盛顿州民主党参议员帕蒂·默里说:“我从来没有把赌注押在任何民调上,因为我认为,尤其是在这个时候,人们不愿意分享他们的立场。”她在自己所在的蓝色州面临着一场艰难的连任战。

拉美裔选民可能在周二的选举中发挥关键作用,尽管两党仍不确定形势发生了多大变化。在有可能决定参议院控制权的两个州内华达州和亚利桑那州,他们约占选民的20%。在加利福尼亚州、科罗拉多州、佛罗里达州和新墨西哥州等十几个竞争激烈的众议院选举中,拉丁裔在注册选民中也占了20%以上。

“目前的数据本身就是一幅不确定的图景,”卡洛斯·奥迪奥说。他经营着一家倾向于民主党的研究公司Equis,主要关注拉丁裔选民。“我们没有看到民主党的支持率进一步下降,但此党过去一直胜出幅度很高。”

几个月来,中期竞选在两党之间来回摇摆。今年夏天推翻罗伊诉韦德案的判决,再加上在一些政策上的胜利和天然气价格的下跌,让民主党看到了他们可以无视历史、保持控制权的希望。

但随着最高法院判决的冲击逐渐消退,以及共和党人在立场上方面搅浑水,堕胎问题的影响力在摇摆选民中逐渐减弱。虽然它仍能吸引年轻女性和民主党的基础选民,但许多民主党人承认,它并不是民主党希望的万能药方。

尽管如此,随着竞选活动进入最后几天,堕胎权利倡导者认为,这个问题可能避免了民主党更大的失败。民主党人花了4亿多美元在宣传此问题的广告上,是宣传其他议题的两倍多。

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堕胎权利组织的亚历克西斯·麦吉尔·约翰逊说:“考虑到我们的现状,堕胎确实让这些竞选变得有竞争力。”此组织在中期选举中投入了创纪录的5000万美元。“你就是不能不谈这事。这是发生过的最大的一件事。”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3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