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美国中期选举中,共和党预想中的“红色浪潮”为什么没有出现?

纽约时报分析了今年的中期选举中,共和党此前宣扬的“红色浪潮”并未实际出现的原因。虽然在选举前通胀和经济问题严峻,拜登支持率低迷,但事实证明选民也不愿意因此就回到特朗普提倡的那种分裂的、以不满为驱动的政治。而且,这一结果也证明了民主党塑造叙事的成功,将中期选举从对总统的公投,扭转为在民主规范和极端右翼之间的选择。

截至美东周三下午3时的参议院选举解果。图源:纽约时报

所有的条件都具备了掀起一波红色浪潮的条件,但最终共和党人似乎只激起了红色的涟漪。

美国通货膨胀率达到40年来的最高水平,总统不受欢迎——在这场对民主党来说基本条件似乎很糟糕的竞选活动结束时,共和党人最好的结果就是在今天过完时,仍在四处争夺控制众议院所需的席位,这是他们可以称之为胜利的最低要求。

所有迹象都表明,共和党最多只能以几十年来对抗第一届总统所在的政党表现最弱的一次竞选结果告终,这与1994年共和党在比尔·克林顿在任的竞选中多赢54个众议院席位、2010年在奥巴马在任的竞选中多赢63个众议院席位形成鲜明对比。

因此,美国在结束这次中期选举时,基本上和它进入中期选举时一样:一个严重分裂的国家,两党势均力敌,对拜登感到不满,以至于接受了分裂的政府,但不愿完全转向特朗普倡导的那种分裂的、以不满为驱动的政治。

这个国家的两极分化起到了抑制作用,一方的激情抵消了另一方的激情。

自从国会大厦遭遇袭击,推翻了人们对权力和平移交的设想,一场让社会不安的流行病,以及最高法院取消了宪法中确立已久的堕胎权利的裁决以来,这是对美国政治环境的首次全国性考验,选民们制造了一个僵局,而对民主党人来说,这个结果相当于一场胜利。

选民们轻描淡写地指责了拜登。然而,他们对特朗普在整个共和党传播的“彻底摧毁”策略也表现出了有限的兴趣。

民主党人把这次选举没有说成是对拜登政绩的一次公投,而是对美国民主状况的一次评判,是驳斥2020年大选被窃取谎言的一次机会。

但是,从初选的最初阶段到竞选的最后时刻,特朗普和他的政党始终坚定不移地坚持错误的前提,毫不留情地宣传他们毫无根据的断言,并暗示他们将拒绝落败的选举结果。

200多名否认总统选举结果的人,将在明年1月就任国家和州一级的职位,这反映出这种谎言在共和党的根深蒂固程度。在疫情期间成为共和党权力中心的佛罗里达州获得了很大的支持,迈阿密-戴德和棕榈滩等传统上支持民主党的县翻红。

然而,在2018年和2020年之后,选民们第三次展现了他们对特朗普时代政治的有害压力的容忍极限,这种压力有时似乎会接受甚至煽动暴力,挑战民主的一个核心原则:选民投票,政客接受结果。

一些从特朗普的支持中获益最多的人物,比如宾夕法尼亚州参议院共和党候选人穆罕默德·奥兹、宾夕法尼亚州州长共和党候选人道格·马斯特里亚诺和新罕布什尔州参议院共和党候选人唐·博尔杜克都被击败了。还有一些人,比如俄亥俄州的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J·D·万斯赢得了选举。

密歇根州西部众议院选区的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索尔滕击败了由特朗普盟友招募的共和党人约翰·吉布斯,吉布斯用以在初选中打击众议员彼得·梅杰,后者在投票弹劾特朗普后成为了前总统的攻击目标。

在新罕布什尔州,温和派民主党候选人克里斯·帕帕斯击败了极右翼共和党挑战者卡洛琳·莱维特。民主党人威利·尼克尔在北卡罗来纳州罗利郊区的意外胜利中,击败了共和党人博·海因斯,后者被党内一些支持特朗普的人视为冉冉升起的新星。

宾夕法尼亚州民主党人约翰·费特曼因其蓝领民粹主义而赢得了一批追随者,他这样的候选人能够凭借自己的政治品牌,克服拜登支持率下降的严重影响。

“我们守住了防线,”费特曼在参议员竞选中获胜后说,他在此州大部分地区的表现都超过了领先的拜登。“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会把这些红色的县变成蓝色,但我们做了我们需要做的。”

即使是在竞选倒数的日子里,共和党人也表示,他们可以扩大支持者的范围,从罗德岛到太平洋西北部的深蓝地带都有他们的地盘。周二晚上,他们在传统上属于民主党的选区至少取得了一场重大胜利,击败了众议院民主党竞选部门负责人、纽约州众议员肖恩·帕特里克·马洛尼。

共和党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的丹•康斯坦在大选日前夕表示:“在蓝色州,治理出现了一些问题。疫情管理不善,奇怪的警务政策,学校被封锁太久,经济萎靡不振。”

然而,民主党人避免了严重的失败,至少部分原因是将竞选从对不受欢迎的总统进行全民公决,转变为在民主规范和极端右翼之间的选择。

2020年民主党总统初选中提出的围绕经济和种族不平等问题进行结构性改革的全面信息消失了。很少有候选人提出大胆的政策承诺。

相反,民主党人宣扬的是由于他们微弱的多数优势而产生的更渐进的进展:改善高速公路、启动半导体制造业、制定枪支安全法、为暴露在有毒烧伤坑中的退伍军人提供援助,以及为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受助人限制部分处方药和胰岛素的价格。

Photo by Michael Judkins

他们试图在解决选民在日常生活中切身感受到的问题方面,形成一种取得进展的感觉,这些问题包括犯罪、物价上涨和学生债务负担等。

民主党及其盟友在支持堕胎权利的广告上花费了超过4.5亿美元。民主党承诺将努力将堕胎权编入法律,这一权利体现在现已被推翻的罗诉韦德案判决中。要实现这一目标不仅需要保持对国会的控制,还需要赢得必要的支持,以绕过参议院多数立法需要60票才能通过的规定。

但除此之外,他们只提供了有限的计划,而罗案被推翻的转变影响了生活在禁止或严格限制堕胎的州的2200多万女性。

最终,民主党的策略主要是与占多数的共和党形成对比,他们认为共和党在堕胎权、保护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障以及向企业和最富有的美国人征税等问题上脱离了主流。

事实证明,堕胎起到了民主党人所认为的推动作用,帮助推动了一些支持这个问题的民主党候选人赢得选票,包括弗吉尼亚州众议员阿比盖尔·斯潘伯格、密歇根州州长格雷琴·惠特默、赢得宾夕法尼亚州州长竞选的乔希·夏皮罗,以及华盛顿州参议员帕蒂·默里。

密歇根州、肯塔基州、加利福尼亚州和佛蒙特州的选民正在通过投票措施维护或扩大堕胎权。

在威斯康辛州和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人未能在州议会中获得绝对多数席位,无法让其推翻州长的否决,通过堕胎禁令等党派优先事项。

投票后民调显示,总体而言,选民最关心的是经济和通货膨胀问题,他们倾向于让共和党解决经济的不确定性。但堕胎也是一个强有力的推动因素,27%的选民表示,堕胎是影响他们投票的最重要问题。

60%表示对罗案的推翻感到不满或愤怒的选民,压倒性地支持民主党。那些表示不满但不愤怒的选民在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分歧更大。

拜登仍有可能面临共和党领导的众议院急于展开调查甚至弹劾程序的种种磨难。但他避免民主党内的批评将变得更加容易,此党数月来一直在悄悄质疑拜登的政治实力和是否适合连任。

对特朗普来说,选举结果可能会对2024年的格局重新洗牌。他已经明确表示,他计划下周宣布第三次参加总统竞选。但他在中期选举中好坏参半的记录,与他在党内的主要竞争对手、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形成了鲜明对比。后者不仅在连任竞选中获得了两位数的胜利,远远超过了共和党的表现,还拿下了民主党在南佛罗里达州的大本营。

德桑蒂斯在周二晚上的胜利集会上对欢呼的人群说:“自由将留在这里。”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3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