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准备成为新一任美国众议院议长的麦卡锡,如何走上权力崛起之路

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赢得众议院的微弱多数,据分析,这将把共和党人凯文·麦卡锡推到众议院议长这个美国第三号人物的位置。《华盛顿邮报》报道了麦卡锡权力崛起之路,他如何一步步成为议长以及他的行事风格。

凯文·麦卡锡的权力崛起之路,始于奥巴马当选总统之后。

当时,他成为众议院中自诩为共和党“青年战士”(Young Guns)的三人小组中的首席战略家,他们承诺要以“常识型保守派”的身份重新夺回华盛顿。

凯文·麦卡锡。Gage Skidmore from Surprise, AZ,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CC BY-SA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这一策略帮助共和党人在2010年中期选举中,从民主党人那里夺下了惊人的63个席位,并使这位来自加州贝克斯菲尔德的人跃升为多数党党鞭。

十几年后,在领导了比预期更紧张的中期选举以夺回众议院后,麦卡锡等待着一个更高的奖项:众议院议长。

但这一次,在看着其他两位“青年战士”在党内右翼的政治攻击下离开后,麦卡锡成为幸存者和胜利者,部分原因是他为了吸引党内最保守的分子,而对自己进行了很大的改造。

从温和派向右转

57岁的麦卡锡在向前总统特朗普和他的党内右翼基本盘宣誓效忠后,才最终走上了他长期追求的职位之路。在周二赢得有争议的党内议长投票后,他将不得不再次努力安抚右翼,以赢得1月份的众议院投票。

对他的盟友来说,麦卡锡可能成为议长的历程,证明了他在党内受到来自右翼的挑战时,有能力驾驭政治险滩,同时把特朗普留晾在一边。

前国会议员埃里克·坎托说:“我认为没有人像凯文那样有这种理解力和敏锐性”。埃里克是“青年战士”中的一员,在2014年的初选中输给了一名更保守的挑战者。这“说明他有能力平衡、驾驭所有的力量。”

其他人则看到了一些不那么好的东西,一个变色龙一样的政治家愿意迅速放弃他最初对特朗普2021年1月6日行动的谴责,以提高自己的地位,并避免坎托尔和前议长保罗·瑞安的命运,后者是在右派的压力下离职的第三位青年战士。

因此,过去两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麦卡锡都在寻求统一他的核心小组,即使这意味着要拥护特朗普的选举谎言,并支持将他曾经忠诚的副手、怀俄明州的莉兹·切尼议员赶下台,因为她投票弹劾特朗普。而切尼则成为麦卡锡最激烈的批评者之一。

切尼上个月在NBC的《与媒体见面》节目中说:“坦率地说,自2020年大选之后的每一个时刻,当少数党领袖麦卡锡有机会做正确的事情或做有利于自己政治目的的事情时,他总是选择为自己的政治目的服务。”

麦卡锡作为议长的议程

如果麦卡锡在1月份以众议院的微弱多数当选为议长,他将面临比之前团结一个日益分裂的少数党更艰巨的任务。

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表现不佳,许多人指责特朗普和他亲自挑选的候选人,这些分歧可能只会加深。人们期待他在处理特朗普不可预测的影响、动荡的共和党铁杆支持者和更保守的党团成员的同时,能够有所作为。

中右翼智库尼斯卡宁中心副主席杰夫·卡巴塞尔说,“他很可能会像保罗·瑞安之前那样获得荣耀,但我不确定他的治理会更长久或更快乐。我觉得共和党人正处于他们自己制造的陷阱中。我是作为一个注册的共和党人这么说的。他们对选民的承诺过高,这引发了一种不可持续的期望的循环,从而导致了挫折感和激进主义。”

《华盛顿邮报》无法联系到麦卡锡和瑞安来置评。

麦卡锡的名声长期以来一直是战略家而非政策专家,他在上周接受CNN采访时说,他的愿景是确保边境安全,调查拜登政府的各种行为,并提出抑制通货膨胀和发展经济的政策。

麦卡锡说:“我要求总统做的第一件事,是不要把一半的国民称为白痴,或者因为他们有不同的意见而对他们说三道四。我认为领导力很重要,而且我认为它可能从总统开始,而且它也将从议长开始。”

Kevin McCarthy,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麦卡锡的政治崛起

现年57岁的麦卡锡在加州中央山谷长大,他的曾祖父在那里经营一个养牛场。当地出版物《Cal Matters》报道说,他的父亲投票支持民主党,但“当罗纳德·里根竞选总统时,他倾向于共和党。”

麦卡锡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在从政,他曾写道,他在州彩票中赢得5000美元后,经营一家三明治店。(但《华盛顿邮报》的事实核查员报告说,他在一家酸奶店经营熟食柜台)。

麦卡锡曾说,在市里对他在外面挂的那种牌子发出传票后,他认为这是骚扰,并开始塑造保守的政治观点。

麦卡锡在政治上的起点是担任加州青年共和党人的主席,并在共和党众议员比尔·托马斯手下担任幕僚,后者有温和派和最有头脑的国会议员之一的美誉。

麦卡锡于2002年当选为州议会议员,并在2006年赢得选举,填补了即将退休的托马斯的席位。他在共和党众议院领导层中迅速崛起,在其第二个任期内担任首席副少数党鞭。

麦卡锡的优势在于建立关系,但与其他最近几位众议院议长不同,他很少花时间在实质性的委员会角色上。

利用“青年战士”这个小组,麦卡锡在招募共和党人竞选众议员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在三人合写的一本书中,麦卡锡以两党合作的口吻写道,他如何“学会了在可能的情况下与跨党派接触和合作的重要性,同时仍然为我所相信的原则而奋斗。”

同时,这本书批评了两党的领导层,认为这个三人小组最适合领导下一代的美国共和党。

随着共和党赢得众议院多数席位,约翰·博纳成为议长,坎托担任多数党领袖,麦卡锡担任多数党党鞭。

当坎托在2014年初选中失利时,麦卡锡接替了他。他从朋友的失败中吸取了关于政治破坏性力量的教训,这使他比他的一些同事更容易接受特朗普的崛起。

2015年,当博纳在众议院自由党团的右翼压力下下台时,麦卡锡被排在升任议长的行列。

但他的竞选失败了。根据麦卡锡的说法,其中一个因素是他接受福克斯新闻的一次采访。他直截了当地告诉福克斯,众议院对2012年班加西袭击事件的调查,是破坏希拉里·克林顿的一种手段,当时她是国务卿,正准备在2016年竞选总统。

注:班加西袭击事件指2012年9月11日晚间,美国驻利比亚班加西领事馆遭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武装份子袭击,并造成美国驻利比亚大使约翰·史蒂文斯及美国外交事务情报管理官尚恩·史密斯等人身亡。

麦卡锡说:“她的民调数据正在下降,因为班加西事件的调查。”

麦卡锡为毫不掩饰说出一些人认为是调查背后的明显动机而道歉,并放弃竞选议长。当时正在竞选共和党总统提名的特朗普将麦卡锡的失败归功于他,他说:“他们为此给了我很大的功劳,因为你真的需要一个非常、非常强硬和非常聪明的人。”

瑞安反而当选为议长,但在与特朗普的关系不稳后,没有在2018年寻求连任。

共和党人在这一年失去了对众议院的控制权,麦卡锡成为少数派领袖,使他有机会为他的政党和他自己发起另一次东山再起的行动。

看着他的一些共和党同事屈服于右翼的对手和特朗普的攻击,麦卡锡进一步偏离了他最初作为一个相对温和、务实的共和党人的立场。

他不仅拥护特朗普,还支持佐治亚州众议员马乔里·泰勒·格林,后者表示支持“匿名者Q”,这是一套虚假的说法,成为一种极端主义意识形态,使许多追随者变得激进。

否认2020年选举结果和1月6日骚乱

在特朗普输掉2020年大选后,麦卡锡成为共和党除特朗普本人之外最知名的选举否认者。

他在2020年11月5日,即选举日两天后在福克斯新闻上说:“特朗普总统赢得了这次选举,所以每一个在听的人,不要安静,不要对此保持沉默。”他随后在推特上发布了他的采访视频,写道:“共和党人不会被沉默。”

1月6日暴乱者闯入国会大厦后,麦卡锡投票反对认证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和亚利桑那州的胜利。但在随后的几天里,根据《这不会通过:特朗普、拜登与美国未来之战(This Will Not Pass: Trump, Biden and the Battle for America’s Future)》一书称,麦卡锡私下告诉众议院共和党人,特朗普的行为是“残暴的”,并煽动了攻击,他说“我已经受够了这个家伙”。

国会暴乱后,麦卡锡访问海湖庄园与特朗普密谈。Kevin McCarthy,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在民主党领导的众议院以特朗普煽动暴乱的罪名投票弹劾他时,麦卡锡反对这一措施,但也在众议院斥责特朗普,称“总统对周三暴徒袭击国会的事件负有责任。当他看到正在发生的事情时,他应该立即谴责这些暴徒”。麦卡锡还说拜登“赢得了选举”。

尽管如此,即使特朗普继续坚持他赢得了选举,麦卡锡还是与这位前总统进行了和解。2021年1月底,麦卡锡在特朗普位于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与他会面,帮助巩固了他在党内的基础地位。

由于麦卡锡今年寻求重新获得共和党对众议院的控制权,他再次招募了共和党候选人,并发布了一项他称之为“对美国的承诺”的计划,其中提出了广泛的目标,如确保强劲的经济和确保边境安全。

他还说,他将支持对新冠病毒疫情的起源、美国军队从阿富汗撤军,以及各种联邦政策展开调查的努力,所有这些都可能导致对拜登的批评性报道。这让人想起他关于班加西调查如何伤害希拉里的评论。

麦卡锡在最近接受CNN采访时被问及弹劾拜登是否有可能,他没有排除这种可能性,同时承诺“我们不会在这方面玩政治”。

在他的批评者看来,麦卡锡的崛起表明他愿意向党内的极右翼屈服。切尼以麦卡锡反对向乌克兰开出“空白支票”为由(可以随意支配资金),认为他的观点与共和党的外交政策价值观格格不入。

切尼在《与媒体见面》节目的采访中说:“现在凯文·麦卡锡要让自己成为党内亲普京一派的领袖,这真是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

她指的是美国共和党对俄罗斯总统普京入侵乌克兰的反对态度有所软化。“这很危险。他更清楚,但他愿意走上那条显示美国将不再支持自由的道路。我认为这一事实告诉你,他愿意为自己的政治利益牺牲一切。”

但是,与麦卡锡共事过的其他人说,他的政治技巧可以成为驾驭分裂的华盛顿的资产,只要他与他的党团成员保持同步。

坎托在被问及麦卡锡是否能够通过可由拜登签署的立法时说:“这取决于党团成员的意愿有多高,以及他们在哪些问题上愿意与总统合作。”

前共和党议长纽特·金里奇认识麦卡锡多年,并在上周的竞选活动中与他同行,他说,他可以与拜登合作,正如金里奇有时与他的克星比尔·克林顿总统合作一样。

金里奇说,他建议麦卡锡向拜登发送一份包含数十个立法提案的清单,并要求总统圈出那些能获得他签名的提案。这位前议长说,麦卡锡届时将面临不同的领导力测试项目,而他已经花了多年时间为此做准备。

金里奇说:“我给凯文的建议是,永远不要与总统以下的任何人进行谈判。”

但当谈到试图争取众议院共和党人的支持时,他说,麦卡锡可以取得成功,只要他记住他是在与这些“非常独立的人组成的集体打交道,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3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