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世界说 | COP27达成突破性协议,但能打破巴基斯坦“死亡螺旋”吗?

2022-11-21 07:30:15

“从蒙受损害到形成损失与损害资金,这是134个国家的30年历程,”11月20日,巴基斯坦气候变化联邦部长莎莉·雷赫曼在社交媒体上写道,“我们欢迎今天所公布的、经过多个夜晚锤炼出来的声明和联合文本,这是重申气候正义的核心原则的关键第一步。”

她的讨论串发出时,远在埃及沙姆沙伊赫的COP27气候大会,刚刚在经历了长达50余个小时的延期之后,艰难地公布了与会国同意建立气候变化损失与损害基金(Damage and Loss Fund)的决定。雷赫曼表示,这一声明“向全球为自己的生存而奋斗的气候脆弱国家提供了希望”。

作为G77轮值主席国的巴基斯坦,在2022年已成了气候变化损失与损害的代表案例:“圣经级别”大洪水与叠加而来的能源、财政、政治“完美风暴”,导致在洪水已逐渐退去的现在,巴基斯坦仍在多重灾后影响中挣扎。也在COP27会期期间,巴基斯坦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债务展期谈判再度延期,将巴国主权债务违约的可能性再次急剧推高,而几个月前在举国抗议中下台的前总理伊姆兰·汗,正为这个国家的政治前景带来新的变数。

本财年内,巴基斯坦仍需要大约230亿美元资金来满足最低限度财政要求,就洪水造成的灾后影响而言,巴基斯坦所提出的国际援助要求又仅有22%获得了注资,而刚刚通过COP27的损失与损害基金将如何运作,仍存在诸多无法确定之处。

洪水退去以后

今年夏天,巴基斯坦在长达八周的连续季风雨中遭遇了一场惊动世界的洪水:自6月中旬开始,巴基斯坦的降水开始出现异常,此后两个多月,大雨始终没有停,部分地区降水量达到了往年同期平均水平的600%-900%。巴国气候变化部长雷赫曼在8月底对外表示,国家已有超过三分之一国土沉入水下,她在当时表示,这是一场“圣经级别的”洪水,已经超出任何城市和国家原有的灾害预防和应对能力。洪水直到10月才逐渐退去,而在受灾尤为严重的南部省份,直到现在仍有大片地区位于1-2英尺深的水下。

● 在洪水中行驶的巴基斯坦救援船 / 网络

长达四个月的洪涝灾害,在巴基斯坦全国至少造成了1700余人死亡,数千万人流离失所,直到COP27召开的11月中旬,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仍发布消息称,巴基斯坦还有至少一千万儿童亟需紧急救援。超过100万头牲畜直接死于洪灾,近300万间房屋被毁,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预估已达到150亿美元,还有152亿美元的损失发生在基础设施生产部门、食用牲畜、水资源灌溉、商业、工业和金融部门。眼下巴基斯坦有780万人面临粮食不安全,900万人落入贫困线下,农业、工业和服务业遭受的极端损失估计相当于2022财年GDP的4.8%左右。

除了经济损失,灾害还造成了更多危机。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称,从6月1日到9月27日,巴基斯坦报告了超过25000例登革热病例,其中大约75%发生在9月,普遍认为,这种明显异常的流行病爆发与灾害过后大量人口无法获得清洁饮用水有关。10月,登革热疫情持续爆发,包括脑型疟疾和霍乱在内的其他水生疾病也有报告病例。截至11月,巴基斯坦已有多地出现不同程度医疗挤兑,新冠后本就极为脆弱的医疗系统正在面临新一轮严峻考验。

而这场仿佛圣经场景的大洪水,不过是接踵而来的气候灾害中最新的一起:过去整整一年里,巴基斯坦一直在各种异常天气中挣扎,3月就有地区气温超过往年平均水平5-8°C;4月起,持续的高温炙烤农田,造成大面积旱灾,山火时有爆发,北部的多山地区则发生多起冰川湖溃决;6月,季风雨造成印度河泛滥,也是同一场季风雨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成了所有人的噩梦。

而甚至还在这场空前灾难发生之前,巴基斯坦就已深陷多重经济和社会生活困境。今年6月14日,为了节省外汇、降低债务压力,巴基斯坦规划和发展部长阿赫桑·伊克巴尔曾公开呼吁民众“每天少喝一两杯茶”。

他不会意识到,雨,正是在那一天开始下的。

债台仍然高筑

巴基斯坦新财政部长伊萨克·达尔,如今称得上是全球政界处境最为艰难的官员之一:为推动与IMF的债务展期谈判而在今年9月获任上台的他,从一开始就面临着难以解决的死局。

摆在达尔面前的选择实在有限:为了缩减债务规模,IMF的项目计划要求巴基斯坦放弃燃油补贴并增加税收。两个月以前,他的前任米夫塔·伊斯迈尔正是由于在这个问题上让了步而遭遇国内群起而攻之,尖锐批评者中甚至包括与他同在执政党内的其他官员。另一方面,由于无法推动谈判而面临违约风险,今年4月刚刚上台的谢里夫政府在国内经济当中也近乎无事可做。

尽管为了领导谈判而上台,但达尔在10月甚至没能与IMF成功举行谈判,11月,本就陷入僵局的谈判再次传出延期消息,这再一次推高了外界对于巴基斯坦可能陷入主权债务违约的担忧:为了偿还今年到期的外债、最小限度内避免主权债务违约,巴基斯坦在这个财年(今年7月至明年6月)需要总额320亿美元的援助资金。

谢里夫政府不敢答应IMF条件的原因显而易见:在巴基斯坦,燃油早在今年春天就已成为奢侈品,今年4月开始,因为能源危机而引发的电力短缺席卷整个巴基斯坦,6月初,为了省电,巴基斯坦宣布将其公共部门原有的六天工作制削减到五天,大量城市推出限电令,但即使如此,仍有一部分农村地区陷入了长达每日超过15小时的断电。

● 今年6月限电中的巴基斯坦城市 / 网络

在如此情况下撤销燃油补贴,意味着国内能源价格将发生更加令人无法承受的涨价浪潮,与此同时,飙升的物价也使得加税变得不可能:IMF要求巴基斯坦至少将目前处于个位数的税收收入与GDP的百分比提高到11%,但截至这个10月,巴基斯坦通胀水平已经达到了26.6%。

这不是今年第一个陷入违约风险的南亚国家,但将巴基斯坦卷入如今的死亡螺旋的关键因素当中,只有极少数发生在巴基斯坦国内:尽管各方注意到了巴基斯坦经济管理效率相对低下、滥用财政补贴等问题,仍然必须承认造成今日局面的绝大多数问题并非巴基斯坦政府所能解决。自去年年底俄罗斯与欧洲关系不断紧张、天然气等能源开始成为博弈砝码时起,国际能源价格就随着欧洲不断增加的焦虑情绪而一再攀升,今年2月俄乌战争爆发以后,粮食也加入到了涨价行列。此后八个月至今,问题步步恶化,在这两个领域都严重依赖进口的巴基斯坦外汇一再告急,在国际市场上的议价权也日益衰弱。

就在这样危机四伏的经济局面下,一再降临的极端天气进一步打击了经济与社会生活,将巴基斯坦推进了字面意义上的水深火热之中。

这个11月,巴基斯坦本币卢比在10月的短暂回升之后,再次出现对美元持续贬值,如果短期内仍然无法找到打破这一“死亡螺旋”的契机,新的动荡无疑已经开始酝酿。

前总理“回归”

也在埃及沙姆沙伊赫的COP27谈判激烈进行之际,前美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马里哈·洛迪在一篇署名文章中警告,巴基斯坦今天的局势已经“无以为继”,爆发内乱的可能性正在急剧推高,“战线已经被清晰划定”。

过去几个月,使用各种手段谋求“回归”的前总理伊姆兰·汗,和如今执政的总理谢里夫及其内阁之间的对抗正在不断升级。11月3日,伊姆兰·汗在一次街头集会中腿部遭枪击,支持者将之指为“政治谋杀”。作为枪击后的首次关键公开亮相,伊姆兰·汗已经宣布,他将在11月26日前往首都,与支持者会合并举行大规模抗议活动,要求举行新的选举。

●今年7月伊姆兰·汗的一次支持者集会,主题为反对通胀和油价飙升 / 网络

伊姆兰·汗的这一亮相日期无疑经过精心挑选:11月底,巴基斯坦军方将任命新的陆军参谋长,这是军方的最高职务,而在国家政治风雨飘摇的眼下,军方的权力交接正变得格外敏感。已有媒体获得的消息称,伊姆兰·汗正在“积极接触军方”,试图干预新的参谋长人选安排,在公开渠道,巴基斯坦政府则对这位前总理组织的抗议集会持鲜明反对态度:外交部长比拉瓦尔·布托·扎尔达里指责,伊姆兰·汗是在利用他的抗议游行来“破坏”武装部队权力过渡,从而影响军队的宪法中立地位。

即将离任的陆军参谋长卡马尔·贾韦德·巴杰瓦被视为坚守军队中立政治立场的代表人物,直到近日,他仍在公开发言和公众活动中反复强调应当尊重文官政治,这在军方一直在政治光谱中占据举足轻重地位的巴基斯坦并不容易。

而长期无法解决的现实困境,正在导致巴基斯坦公众对现任政府的不满情绪不断发酵,在近乎没有任何资源能够调动的情况下,今年4月仓促上台的谢里夫政府所处的被动地位显而易见。

唯一的问题是,半年前,伊姆兰·汗也正是因为无法解决这些现实问题而在举国抗议中下台的。

直到COP27会议声明发出之际,围绕着成为会议主要成果的损失与损害基金,仍有诸多细节有待敲定:目前的协议文本留下了很多关于何时定稿和开始运作的问题,它将如何、以及从何处募集资金仍不明朗。文本中规定,将成立一个过渡委员会帮助确定这些细节,但同样地,它没有设定具体的截止日期。

而多重危机中的巴基斯坦,正在“死亡螺旋”中继续滑落下去。

作者 / 李何

责编 / 张希蓓

(声明:本文为《世界说》授权转载内容,版权归《世界说》所有,未经授权和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形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3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