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说 | 世界杯上的伊朗国足:用魔法打败魔法

2022-11-22 09:08:27

直到11月21日与英格兰队的世界杯小组赛全体队员拒唱国歌声援本国反头巾运动示威者前,伊朗国家男子足球队最近两个月来一直都是伊朗体制内媒体和亲政府人士的掌上明珠。

这背后的原因很简单。

自从9月16日库尔德女孩马萨因为头巾佩戴问题在拘留所受伤死亡引发全国性抗议以来,伊朗体制内文艺和体育界大腕们纷纷发声,并以行动支持示威者。阿里多斯提等多名伊朗女影星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自己摘掉头巾的照片;最受民众爱戴的球星阿里-戴伊在家乡城市阿尔达比勒一名女中学生帕纳西因拒绝唱歌颂赞哈梅内伊被军警打死后,鼓励各界民众团结一致反对压迫:“正是在马萨遇难后的沉默导致了帕纳西的死亡”;身在海外的前拜仁球星、伊朗国足队长卡里米则无惧威胁一直谴责伊朗政府,导致自己在伊朗价值1亿美元的房产被充公。

而在一波波伊朗名人声援示威者的浪潮中,备战世界杯的伊朗国足成为了一朵奇葩的浪花。除了头号球星阿兹蒙在十月中旬表达了对女性着装自由的支持,国足队员和教练组对马萨事件一直保持集体沉默,也不对政府行为发表看法。而阿兹蒙也在发声后也迅速淡出国家队热身赛的首发名单,教练组给出的原因是“伤病”。

● 离开伊朗前,国足队员对总统莱西毕恭毕敬 / 网络

对于伊朗政府来说,两个月来的示威虽然没有从根本上威胁到体制生存——毕竟强力机关的忠诚度几乎没有丝毫动摇——但却让当局在国内外舆论中处处被动挨打、颜面尽失。这时,“听话不搞事”又即将代表伊朗参加国际顶级赛事的伊朗男足,成了送上门来的、扭转不利舆论环境的救命稻草,也自然获得了伊朗政府和官方媒体的高规格待遇。

没有硝烟的战争

在国足出征前,伊朗总统莱西亲自将国足队员邀请到官邸会面。在接见仪式上,国足队员们在莱西面前个个手捂胸口、毕恭毕敬,莱西则面带微笑不停地鼓掌。而后在国足队员和教练组登机前夕,政府专门安排三名两伊战争中的烈士母亲,手里高举古兰经,让国足队员们从经书下走过。

这是两伊战争中母亲送儿子上前线的场景,也体现出伊朗政府对世界杯比赛的态度:球场即战场。毕竟伊朗在小组赛中的对手英国(英格兰、威尔士)和美国都是曾在伊朗历史上扮演过不光彩角色的国家,前者在19世纪以来将伊朗作为与沙俄的博弈场殖民掠夺伊朗南部石油资源,后者在20世纪中期为了阻止伊朗石油国有化推翻了民选的摩萨台政府,打断了伊朗政治现代化进程。

烈士母亲们嘱咐国足队员们“打光最后一颗子弹”,并告诫“伊朗是一个大家庭,家里困难和短处不要向外人诉说”,暗示队员们不要在世界杯期间谈论伊朗国内抗议。

而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也不仅仅局限在赛场内和球员间。

世界杯开赛前,伊朗国内外出现了声援抗议者取消伊朗国家队参加世界杯资格的声音。尽管按照惯例,一国体育代表队因为内政问题被排除在国际比赛之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伊朗官方媒体还是给予高度关注和报道,待到伊朗国足得以正式参赛时,伊朗官媒又以“粉碎西方和反革命者的阴谋”为名大加庆祝,仿佛挫败了一场政变。

● 伊朗媒体海报将出征的国足队员比作两伊战争期间出征的将士 / SOVAR

针对英格兰队员可能在奏国歌时下跪,德黑兰市政国际事务助理、亚洲市长论坛秘书长哈米德-里萨在比赛前一天给民众打预防针,称英格兰队在美国黑人弗洛伊德遭警察暴力事件身亡后就一直下跪,其抗议目标是美国的种族歧视,民众不应该做其他联想。而前往卡塔尔采访报道世界杯的伊朗体制内媒体人也战力满满。针对英国媒体质疑为何伊朗从教练到队员没人谈论国内的抗议活动,伊朗记者反唇相讥:“为啥贵国教练组和队员不去质疑女王葬礼的奢靡开销?”

伊朗外交部门也没闲着,通过施压卡塔尔,迫使世界杯主办方禁止“伊朗国际”、“Manoto”等伊朗境外反政府波斯语媒体入境报道世界杯,并将BBC波斯语频道排除在波斯语转播权之外。而伊朗警察也来到卡塔尔协助当地安保人员在伊朗队比赛场馆外检查伊朗球迷的物品,将写有“女人、生活、自由”等示威口号的标语板以及前朝(巴列维王朝)的狮子太阳旗没收。

这些举动旨在向国内外伊朗示威者传递一个信息:在重利轻义的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面前,伊朗街头抗议者的声音既不会被传递也不会获得实质性的国际支持,抗议者应该尽快放弃幻想与政府和解。在伊朗国内,政府以鼓励民众看国家队比赛为由让大学生、中学生提早放假回家回宿舍,似乎也是借机减少校园内示威者聚集的可能性。

在伊朗队与英格兰队的比赛之际,伊朗政府已经自信利用世界杯转移了民众焦点、重新掌控了舆论主动。而后发生的事所有人都知道了。伊朗国家队队员不仅没唱国歌,而且在比赛中态度消极,所有球员双腿如灌了铅一般,跑动乏力,防守漏洞百出,让不以技术见长的三狮军团打出了行云流水的进攻,自己则收获了参加世界杯决赛阶段以来最惨失利。

● 伊朗政府海报呼吁全国团结支持伊朗国家队 / 网络

赛后,一直力挺伊朗政府的葡萄牙籍国足主帅奎罗斯气急败坏,警告队员“不支持国家队就别来比赛”。之前一直聒噪爆冷击败英格兰的伊朗网络官媒塔斯尼姆通讯社一片死寂,只报道了比分而未对比赛做任何评论,更没有提及国歌事件。不过,22日伊朗市面上绝大多数报纸还是看好伊朗国足能够出现,认为比赛失败也带来了希望,只是领袖哈梅内伊下属的《世界报》批评球员不唱国歌“有辱尊严”,“伊朗两球,英格兰、以色列、沙特以及国内外卖国者六球”。

其实,伊朗国足在赛前已经出现了“叛变”的迹象。赛前最后一场新闻发布会上,伊朗国足队长萨法伊在发言时将穆斯林讲话前惯常说的“以真主之名”改成了“以彩虹色的真主之名”,以悼念前几日在街头被军警击杀的9岁男童齐杨-皮尔法拉克。怎奈伊朗官方媒体或许是过于期待利用世界杯冲淡国内政治危机,这一现象被有意无意的忽视了。

国足践行塔基亚原则?

伊朗国足自从对国内头巾抗议浪潮保持沉默以来,就一直被国内外抗议者以及各界人士诟病,尤其在总统莱西面前毕恭毕敬的画面出现后,民众对国足的愤怒达到了极点。有人甚至拿出当年卡里米故意斜卧在训练场草坪上不理会前来慰问的伊朗官员的照片与伊朗本届国足成员在莱西面前的视频作比较,认为本届国家队已经失去了风骨,不配代表伊朗参加世界杯,身边很多伊朗朋友也纷纷下毒誓,诅咒国家队三战皆败赶快滚回家。

●伊朗抗议者漫画抨击参加世界杯的国家队背叛了伊朗女性 / 网络

不过,从伊朗国足在昨天的举止来看,他们似乎利用了什叶派穆斯林的“塔基亚”原则,即在必要时刻可以隐瞒自己的信念和想法,以便度过危机后更好地践行信念。国足出征前在伊朗官员和体制面前的谦卑态度,或许是为了掩饰自己支持示威者的态度,以便能够前往世界杯这个更大的国际舞台上表达对民众的支持,否则如果当时就发声支持示威者的话,恐怕连出国参加世界杯的机会都没了。按这个逻辑,伊朗国足队员们可谓是用什叶派宗教的原则挑战了什叶派宗教政府的权威,用魔法打败了魔法。

因而,部分国足反对者的态度发生些许改变,一些人表示国足队员没有官宦子弟,全都是来自手工艺人、工人、农民等普通家庭,是有资格代表伊朗民众参加比赛的。不过大多数人依然不买账,认为伊朗国足队员们“又想要真主又想要蜜枣”,在得到政府的好处后又故作姿态博取民众支持。他们认为如果国足真要表达对抗议民众的支持,就应该立刻弃赛卷铺盖回家。

所以,昨晚伊朗国足2-6惨败后,一些之前的铁杆球迷们不仅没有愤怒,反而上街放烟花庆祝,一些女性更是摘掉头巾载歌载舞。一位教中文的伊朗姑娘在INS上说:“我第一次希望伊朗队在世界杯比赛中输球,因为真正的伊朗国家队不在卡塔尔,而在伊朗,在伊朗的街头,在我们的中间。”

作者 / 小流士

责编 / 张希蓓

(声明:本文为《世界说》授权转载内容,版权归《世界说》所有,未经授权和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形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3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