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环保主义者设立的清洁能源基金在上涨206%后崩盘,未来会怎样?

《福布斯》杂志报道了景顺股票指数的拥有者罗伯特·怀尔德,这个前卫的环保投资者多年来一直押注于环保的长线投资,而且大部分都赢了。但这并不是一个很稳定的投资。

62岁的罗伯特·怀尔德是个作家、讲师、有机园丁、热心的环保人士。他是个嬉皮士吗?不,这位生态学家是一位金融家,对如何将环保主义变成一门生意有着敏锐的眼光。

怀尔德是决定景顺WilderHill这个清洁能源投资组合的股票指数的所有者。这个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持有价值9.3亿美元的82家公司的股票,这些公司押注于摆脱碳排放的转型领域。

前卫的储能企业Energy Vault是景顺WilderHill的投资对象。来源:Energy Vault公司官网。

这些公司生产诸如充电站、风车叶片和可再生能源电网的部件。对这些公司来说,“投机性”是一种轻描淡写的说法,它们中的大多数都处于亏损状态。譬如Energy Vault这个公司,是否能够通过举起巨大的块状物,来更高效地储存能源?对此有人持怀疑态度。

投资者们很难在投资公司中找到比这更疯狂的案例了。在2020年,这个基金上涨了206%。从那时起,它已经蒸发了客户的一半资金。目前来看,这个投资组合上的公司即使不是便宜货,至少也是在打折中。如果国会最近批准的用于碳减排的3940亿美元中的一些资金能能有一点流向它们,它们大概会起死回生。

20世纪90年代,怀尔德是一名博士,在马萨诸塞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的州立大学讲授环境科学。这里面没有足够让人兴奋的地方。他说:“做教授是第二棒的事情。最棒的事情是成为一名企业家”。

怀尔德放弃了他的学术生涯,耗尽了他的退休账户,带着一个绿色能源基金的建议拜访了波士顿和纽约的基金运营商。他说:“他们嘲笑我。”他曾一度靠领取失业救济金来维持生计。

最终,一家ETF供应商(现在是景顺的一部分)签了约。怀尔德将为一个绿色能源指数挑选公司。基金公司将使用这个指数创建一个基金,处理涉及的会计问题和打通与华尔街的关系。(基金名字中的“Hill”指的是一个早期参与者,他已经退出了,怀尔德完全拥有WilderShares公司。)

WilderHill清洁能源ETF在2005年上市后,曾有一个良好的开端,但在2007到2009年的股市暴跌中却成为一场灾难。2020年,一股与气候相关的投资热潮又使其重获辉煌。

怀尔德说,他的脱碳基金是同类基金中的第一个。但现在它有很多竞争者,包括第一信托银行的ETF,其规模是WilderHill的两倍,回报率远远超过WilderHill。怀尔德的基金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习惯于每季度重新平衡投资组合,使所选公司的权重几乎相等。

譬如,Enovix是一家从事电池阳极生产、年收入只有500万美元的小公司,但在怀尔德的基金里与收入达56亿美元的锂生产商雅宝公司(Albemarle)获得相同的配额。

这种平等主义的选股方法有其优点。它给了微小初创企业一个给行业带来显著变化的机会。但也有一个缺点,即一个长期的赢家不断地被削减规模。  

特斯拉就是那条溜掉的大鱼。怀尔德说,自从小时候在迪斯尼乐园乘坐过电动汽车后,他就一直是电动汽车的粉丝。因此,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他在加州恩西尼塔斯的家中有一辆明亮的橙色跑车,这个地方是马斯克最早的特斯拉装配线所在地之一。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的ETF在2010年9月就投资了特斯拉汽车。

此后,特斯拉股价攀升了14200%,但同等权重规则迫使这个基金在每个向好的季度后,都要卖掉一些特斯拉的股份。他的基金在过去十年的平均年回报率为12.4%,如果它一路拿着特斯拉股份,情况会更好。

景顺 WilderHill基金在形式上是一个被动管理的投资组合,因为它机械地跟踪一个指数,WilderShares监督的清洁能源指数。怀尔德宣称:“被动式投资在80%的时间里都能胜过主动式”,这句话听起来像指数基金之父、领航投资创始人约翰·博格尔说的。

但这个指数中包含了很多预判条件。譬如如果一家公司所在的业务领域已经有了很好的行业代表,如果它被指控使用强迫劳动(在中国是一个真正的风险),或者如果它与化石燃料行业的关系过于密切,那么它就可以被拿掉。

罗伯特·怀尔德。来源:景顺 WilderHill官网

这样的评估,再加上每季度的重新平衡,使清洁能源的投资组合每年有60%的周转率,这对一个指数基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数字。但这与怀尔德毫不相干。如果有可能创建一个完全静态的投机性能源股票指数,景顺都可以不再使用WilderShares这个字。

原始基金和较新发行的全球清洁能源基金的费率分别为0.62%和0.75%,每年带来750万美元的收入。怀尔德和景顺对WilderShares获得的收益有多少讳莫如深。

无论如何,交易费足以支付与怀尔德的公司合作的一小批合同研究人员(他是唯一的雇员),同时也为他提供了放纵其环保主义热情的资金。在这种投资理念具有经济意义之前,他早就购买了太阳能电池板。他收购了一个失败的牛油果园,用稻草包建了一个小房子,现在正试图用猴面包树和意大利石松取代牛油果来封存碳。

有两件事可以让维尔德的生意好起来。一件是将资本从碳转移到替代品中去的概念,这会是良好的商业价值。在这种思维方式中,石油是爆火的影片,而绿色能源是Netflix。

另一个推动力是需要赎罪。

怀尔德对他在意大利的一次旅行中乘坐喷气机烧掉的燃料而感到内疚。他安慰自己,用一天飞机不会造成这么大的伤害。他的投资包括乔比航空和Vertical Aerospace,这两家公司正在研究用电池驱动的飞机。

如果你想参与到能源的长线投资中,基金是能入伙的好地方。景顺将股票借给做空者,收取的借贷费用超过了基金的交易费。持有景顺清洁能源的年度净成本为1.1%。

但是,你应该加入进来吗?只有当你讨厌化石燃料,并且喜欢赌博的时候才可以。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3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