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中国领导人想用国家资本搞“股市大爆炸”,但可能事与愿违

经济学人梳理了近年来国内上市中国企业的资本架构,发现其中普遍有“国家队”入股。中国想要在外资撤走的情况下靠国家资本推动相关行业发展,但是它们上市后并没有获得市场的同样青睐。加美财经编译,不代表支持文中观点或者确认其中事实。

科创板官网截图。

在平行宇宙中,云从科技可能已经在香港或纽约筹集了数亿美元。这家公司是世界领先的面部识别公司之一,其技术可以在毫秒内以惊人的准确性识别人脸。

但现代地缘政治把其推到了另一个方向。美国因涉嫌侵犯人权而制裁此公司,因为其与中国军方有众所周知的联系。因此,云从科技没有在纽约的纳斯达克上市,而是选择了上海的科创板,此交易所于2019年成立,旨在吸引中国正在崛起的科技公司。公司股价自5月份上市以来上涨了五分之一。

云从科技的上市是数百家公司的缩影,这些公司将上海的科创板和深圳的创业板(另一个以科技为重点的市场)推上了今年全球首次公开发行的中心。

这些企业在中国的交易所筹集了630亿美元,而在纽约和香港市场,这一数字分别为210亿美元和60亿美元。绝大多数资金是由半导体制造商、人工智能和商业软件初创公司、机器人公司和其他开发高端技术的公司筹集的。

去年,在中国领导人的授意下,北京证券交易所成立,一大批小型电信公司纷纷涌入。

中国是今年IPO交易金额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要市场。图源:经济学人。下同。

乍一看,这表明习近平将蓬勃发展的科技产业与蓬勃发展的资本市场相匹配的计划,正在走向完美,构成了使中国成为下一代科技领导者的行动一部分。然而,再仔细看,情况就不那么明朗了。

国家资本,或者党所说的“引导资本”,正在涌入股票市场。

我们对今年前三季度中国市场规模最大的38家IPO进行了分析,发现这些IPO的总融资额达2420亿元,约占融资总额的50%,而在其中,国家实体占了资金额的22%。对去年类似IPO样本的分析显示,国有资本所占比例低于14%。

云从科技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包括上海市政府、一家武器制造商和地方政府基金在内的国家投资者,斥资逾5亿元,收购了公司近三分之一的股份。

尽管中国的资本市场越来越受到党的指导,但这种繁荣也有其他原因。一些观察人士认为,创新企业的激增只是为了满足流动资本市场的需求。港交所行政总裁尼古拉斯·阿古津(Nicolas Aguzin),将科技公司的IPO热潮称为“金融大爆炸”。

中国官方媒体也强调了与美国的紧张关系。除云从科技外,还有几家中国科技公司受到美国制裁。今年,纽约市场几乎对中国公司关闭了大门(尽管有一些迹象表明情况开始好转)。

与此同时,中国的监管体制已变得友好一些了。不久前,新上市公司还需要进行繁重的审查,导致了大量的积压,有时影响到数千家公司,并阻止了私募股权投资者退出投资。而一个在科创板和创业板交易所试行的新系统,将于今年晚些时候推广到其他交易所,更符合国际标准,设定了上市要求,但放弃了繁琐的检查。

市场流动性和稳定性也有所改善。过去5年,改革鼓励了投资的专业化,中国交易所波动性较大的散户交易已有所减少。所有这些都符合习近平公开概述的愿景,即金融市场不受干预,更像美国的金融市场那样运作。

然而,国家资金的涌入也不容忽视。尽管部分资金来自保险公司和养老基金,但大部分资金来自政府支持的基金,其任务是在公共和私人市场进行投资,通常旨在支持某些行业,如半导体或工业机器人制造商。

各行业企业在IPO中募集资金统计,单位10亿元。

正如智库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的Ngor Luong所指出的那样,这笔钱向其他投资者发出了哪些公司值得投资的信号,这意味着具有额外的加分。

利用国家资金引导私人投资,是一种从私人市场蔓延到公共市场的做法。2015年至2021年间,政府支持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筹集了超过7万亿元。在早期阶段接受国家资本的公司,在后期对私人投资者更有吸引力,因为这表明该公司符合官方的创新愿景。

这些公司还通常受益于其他形式的政府帮助,包括税收减免、更便宜的租金和更少的繁文缛节。同样,在IPO中争取到政府支持的投资者,现在可以决定交易的成败。一位从事中国上市业务的银行家表示,这意味着政策制定者在引导私人资本流向他们希望优先考虑的行业方面,越来越成功。

那些被政策制定者认定为重要科技领域的公司,现在可能在整个生命周期中都获得国家资本。以设计中央处理器的北京半导体公司龙芯中科为例。公司的大部分股份,由其创始人胡伟武持有。但这家公司是2008年在中国科学院和北京市政府的资助下成立的。

近年来,包括一家半导体投资方在内的国家资金一直在补贴龙芯,尽管龙芯是民营企业,向龙芯投资了2000亿元人民币。当公司今年上市时,国有投资者蜂拥而至,购买了至少10%的股票。

这类投资不仅仅是为了促进受青睐的产业。北京师范大学的潘峰华指出,一段时间以来,官员们一直在传递国有资本在市场中重要性的信息。去年,监管机构开始谈论“资本无序扩张”,据说这导致了经济失衡。

一家国有报纸最近的一篇社论认为,自由市场资本带来了许多弊端。这些问题包括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环境问题、金融风险和垄断。社论指出,在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资本必须由党指导。

上海的一位投资经理说,因为太多的公司接受了国家的投资,投资者现在必须要么按照党的计划投资,要么退出。前者可能是一个没有吸引力的提议。甚至在政府开始发挥更大作用之前,中国市场的表现就不佳。

除了几次快速的暴涨和暴跌,中国主要股指在过去10年几乎没有增值。

在2019年至2021年期间上市的公司中,约27%的公司股价低于IPO价格。在最近上市的公司中,随着国有资本涌入市场,破发比例升至44%。而在习近平的智慧结晶北京证券交易所,破发比例涨至令人沮丧的60%。

上海和深圳或许已成为科技公司IPO的重要目的地,但它们是在全球资本极少叁与的情况下做到了这一点。由于对中国严格的防疫规定和低迷的房地产市场的担忧,外国投资者一直在成群结队地撤出中国。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的数据,仅在10月份,就有76亿美元的国际资本净流出中国股市。纽约和香港市场的繁荣通常会从全球范围内的大量投资者那里吸引聪明的资本。相比之下,习的大爆炸理论显得令人痛苦且狭隘。他相信政府可以填补外国金融家所扮演的角色。

退一步说,这真的是一次大胆的尝试。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