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X内爆可能还没把加密货币送上绝路,但它应该消亡吗?

FTX的垮台震惊了整个经济领域,科技媒体《VOX》分析了加密货币的命运。加密货币一路走来吉人天相,但有人怀疑FTX可能是它残存的最后一点好运。现在可能是需要思考它应不应该消亡的问题了。

现在要写加密货币的讣告是很容易的。

这个技术生态系统从来没有成功地证明其存在的逻辑,或实现其推动者多年来承诺的大规模采用。而最近的加密货币寒冬,正在变成加密货币冰河时代。一家又一家公司似乎陷入困境,或者至少面临着对其稳定性的质疑。

加密货币已经进入寒冬。edwinchuen, CC BY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这个领域几个月的动荡最终导致加密货币交易所FTX的惊人内爆,及其创始人萨姆·班克曼-弗里德令人难以置信的倒台。他的商业运作已被揭露为是一场灾难,班克曼-弗里德是一个极不严肃的人和潜在的欺诈者。

根据网站Web3 is Going Just Great的统计,蓄意的加密货币骗财和诈骗已经导致投资者损失近120亿美元。这个数字还不包括班克曼-弗里德似乎已经损失的80亿美元,更不用说最近其他有名的崩盘事件了。(信息披露:今年8月,班克曼-弗里德的慈善家庭基金会“建设更强大的未来”向《VOX》的“完美未来”提供了一笔用于2023年报告项目的资金。此项目现在处于暂停状态)。

对于那些一直关注这个行业的人来说,这有点像从世界范围内的催眠中醒来的感觉。元宇宙的那些事,基本上是与没有腿的卡通在开Zoom会议,从来就没啥前途。把像素化的朋克和长相怪异的猴子的图像作为价值数百万美元的非同质化代币的想法也没有前途。

数以千计的加密货币和无中生有的代币已被发现不过是魔豆而已。一个又一个项目分崩离析,往往把客户的钱也带走了,然后发现这就是众多彻头彻尾的加密货币骗局。

加密货币不仅仅是一个看着价值曲线上升和下降的金融空间,它也是一个曲线“噗”的一声消失的地方。

菲利普·舒梅克说:“在信任加密货币方面,我们又回到了黑暗时代”。他是身份验证公司Identity.com的执行董事,这家公司致力于Web3领域。他是科技行业的资深人士,曾经是苹果应用商店的负责人。同时,他认为,这并不完全是新情况。“对于加密货币,我们知道会有这种大起大落,它是一种超级不稳定的资产,我们知道这一点。”

这可能是这个行业的丧钟?或者在许多人看来,这应该是这个行业的丧钟,会是这样吗?

多年来,加密货币经历了一系列的繁荣和萧条周期,以及一些有名的崩盘。2014年,位于东京的加密货币交易所Mt. Gox在损失了数十万比特币后破产了。

2017年,美国当局在洗钱指控中关闭了交易所BTC-E。

2019年,加拿大加密货币交易所Quadriga倒闭了。加拿大当局后来确定这是一个由创始人策划的庞氏骗局,那名创始人在交易所垮台前神秘死亡。

这个领域充斥着骗局和计划,以及所谓的卷钱跑路和拉高出货。

监管机构、政策制定者和批评者不断虚张声势表示,必须对加密货币采取一些措施,但具体是什么措施呢?这充其量也是模糊的。直到最近,这些立法者和政策制定者中有很多人都在听班克曼-弗里德说了什么。

加密货币可能是一条有九条命的猫,它福大命大,吉人天相,只是不清楚它的好运还能持续多久。

雅各布·西尔弗曼说,“有很多人告诉你,‘嘿,加密货币市场每隔几年就会崩盘’。我认为最终必须让这种逻辑,或者说这种模式,顺其自然发展”。他是一名记者,目前正在与加密货币评论家和演员本·麦肯齐一起编写一本关于加密货币和欺诈的书。

“萨姆应该是一个安全的赌注。”问题是,在加密货币领域,可能没有这回事。

FTX的崩盘是很糟很糟

最近几个月,FTX和其他主要加密货币公司的崩盘,对客户、对投资者、对行业本身,都是很糟糕的事情。

风险资本家在投资于下一个加密货币项目之前,可能会三思而后行。散户投资者对这个领域的兴趣正在放缓。最近几年,随着价格的攀升,为了赚钱,一些以前对此领域持怀疑态度的机构投资者在某种程度上也对其敞开了大门。

桥水基金的瑞·达利欧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从警告比特币可能会被取缔,到认为它可能是一个类似黄金的替代品。现在,机构可能会对他们想要涉足这一领域的程度变得犹豫不决。

一家大型对冲基金的一位高级副总裁表示:“你不想成为最后一个进入的人,但全速进入显然有危险,所以我们一直走得很慢”。他要求匿名,以便坦率地谈论这种情况。

相比传统金融市场,加密货币投资的波动是惊人的。Web Summit, CC BY 2.0 , via Wikimedia Commons

“五年前,我们丝毫不感兴趣,而现在,我们正在涉足。这是否会使机构参与者更加害怕?知道你的一个主要对手方对自己的业务毫无头绪,这件事不可能让任何人舒服。对此我都词穷了,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另一家知名对冲基金的交易员说,他还没有和传统金融界任何认为加密货币会“死掉”的人谈过,不过他补充说,“显然,期望值已经缩减了不少。”

他承认,最近几个月,他看着班克曼-弗里德,想知道他和其他人是如何把一个本该是如此疯狂的商业案例搞成功的。

“有一些时候,我坐在这里,我想,‘我是不是真的是一个他妈的白痴?我不明白,这些家伙怎么会赚这么多钱?’而现在我想,‘不,不,实际上,你完全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

说白了,这里发生的事情是,大量的假钱被编造出来,大量的真钱被弄丢了。

驻英国的著名加密货币博客和评论家大卫·杰拉德说,“这就像你有超市的会员积分,你把它们算作钱,而只有当你把你自己编造的会员积分算作你的资产,你才有偿付能力。他们的负债是真实的,但他们的资产是想象的。”

FTX倒闭所带来的影响已经向整个加密货币行业的蔓延,其他公司也陷入了紧缩。有传言说更多的破产即将到来,而美国交易所Coinbase的市值也大幅下降。

Hxro实验室的营销和沟通主管凯特琳·库克说,“这显然是一片超级、超级大的乌云。另一个不幸的事情是,它不仅影响了FTX,还发生了转移,影响了这个领域的许多不同的基金和初创公司,这些公司在建立这个整个行业方面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Hxro是一个建立加密货币衍生品基础设施的网络。“这不是一个被遏制住了的爆炸,它非常明显地传播开了。”

正在开发一个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交易所的Crocodile Labs的创始人道格·科尔基特说,有很多与FTX有联系的项目,现在只能完全关闭了。他说,“直到上周,他们还有多年的运营经验。现在都被清零了。”

而且这不仅仅是一个财务问题,也是一个士气问题。

许多加密货币的信徒和建设者,那些致力于这一事业并与HODL文化缠绕在一起的人(HODL指币圈文化中长期持有不卖出的俚语),他们会将坚持下去,竭尽全力。但不是每个人都会如此。

科尔基特说,“我从来没有和这个领域的这么多人交谈过,而且是在这个领域全职工作多年的人,他们说,‘我想我已经完了,我不能再做了’。人们损失了大量的钱,他们的项目被毁。即使你没有,你也有朋友在这个空间里,他们刚刚被清零。现在弥漫在这个社区里的是一种非常、非常悲观的情绪。”

每个人都憎恨班克曼-弗里德

不言而喻,班克曼-弗里德目前有很多敌人。

近年来,他通过举办瞩目的会议、与大名人合作、与监管机构打交道、进行轰轰烈烈的投资,并向政治和慈善事业注入大量捐款,为将自己和他的公司置于加密货币的中心做出了重大努力。

他吸引了很多媒体的关注和报道,他是上过顶尖大学的高级律师的儿子,是一个衣冠不整的奇才,他似乎已经把这整个混乱的系统搞明白了。

曾经的金童班克曼-弗里德现在是千夫所指。Cointelegraph, CC BY 3.0 , via Wikimedia Commons

以加密货币为重点的政策智囊团Coin Center的通讯主任尼拉吉·阿格拉沃尔在一条短信中表示,他觉得关于班克曼-弗里德没有“什么别的可说的”。"

他说:“一个人可以造成这么大的破坏,这很糟糕。”

在那些一直致力于在政策和监管方面使加密货币合法化的人中,这带来了一种挫折感,即班克曼-弗里德在经历了相当快的上升之后,占据了所有有形和无形的空间。

Coin Center的执行董事杰瑞·布里托在推特上说,“你可以‘沟通’十年,然后一个人走过来,毁掉你所做的所有好事,这有点令人丧气。”

还有一种感觉是,班克曼-弗里德试图将监管机构和政策制定者推向有利于他的公司的方向,业内许多人,包括最终帮助“策划”FTX倒闭的币安创始人赵长鹏,都对他这种行为表示异议。

业内一些人说,这证明了像FTX这样的中心化交易所是行不通的。他们说,去中心化金融(DeFi)才是出路。DeFi也试图复制很多金融系统,但没有向FTX这样的中介机构,主要依靠智能合约。

区块链金融建模平台Gauntlet Networks的创始人兼CEO塔伦·奇特拉说,“在DeFi中,你可以看到每一笔贷款。你签订了一个合同,当你的钱消失了,这意味着你承担了无责任感行为的风险。而在中心化的金融领域,他们只是让人们用客户的钱继续承担那些无责任感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DeFi领域的许多人担心班克曼-弗里德支持的立法可能会在美国完全扼杀DeFi,让FTX等中心化交易所获得巨大优势。

但认为DeFi是这一问题的解决方案的说法,至少目前,还有点让人难以接受。

首先,DeFi仍然是一个新生的领域,普通用户很难驾驭。它也经常受到骗局的影响。而且,无论如何,大多数普通人在看加密货币空间时,都不会真正理解其中的差别。

科尔基特说:“从一个角度来看,特别是建立去中心化的协议来竞争,或希望提供能替代像FTX这样的中心化交易所的替代品,我们希望有一部分人能够转移过来,至少意识到跟那里的区别。但现实是,对于90%以上的人来说,FTX已经玷污了整个空间。”

班克曼-弗里德发了奇怪的推文,与记者进行了糟糕的采访,这些并没有真正帮到他自己。在与VOX的凯尔西·派普的短信交流中,他显得对情况的重要性及其后果视而不见。揭开这个天才少年的商业运作和资产负债表的帷幕,才可以看到一个完整的、彻底的混乱。

这位对冲基金副总裁说:“我一直认为他是一个头脑清醒的交易员,但所从事的业务是我认为有点低劣的生意。如果连一半的报道是可以相信的,而且破产申请是准确的,那就是一个他妈的狗屎秀。我不能相信他们有那么愚蠢。”

加密货币人士会说,班克曼-弗里德是个异类,他们现在正试图与他保持距离。但不清楚他和FTX到底是多大的一个异类。同样,在加密货币领域,这类内爆事件并不完全罕见。

西尔弗曼说:“加密货币是为了培养像萨姆这样的人,或提拔像萨姆这样的人而设立的。”

如果你退一步说,很多金融和创业公司文化也同样如此,一些人能伪装成名人,直到他们成功,然后,最终被发现造假。(如:伯尼·麦道夫,美国历史上最大的诈骗案制造者;伊丽莎白·霍姆斯,一滴血就能验癌的硅谷造假女天才)。

也许问题不在于加密货币是否会死,而在于它是否应该死

在接受此次采访的人中,无论他们站在密货币辩论的哪一方,基本上没有人说他们认为这是这个行业的终结,尽管他们的理由各不相同。

加密货币会就此终结吗?Dikar13, CC BY-SA 4.0 , via Wikimedia Commons

美国大学华盛顿法学院的法学教授、金融稳定监管专家希拉里·艾伦不是加密货币的粉丝,说她只是没有看到获得政府允许的努力会停止,因为尽管损失惨重,但想想还有很多钱仍然面临风险。

她说,“加密货币行业仍然有人在游说立法,允许加密货币进入政府的安全网,让它继续发展。拥有大量加密货币头寸的人的言论完全是太过偏激的,因为如果你没有人能接盘,加密货币就没有价值。他们是维持这种言论的既得利益者。这里有大量的沉没成本。”

人权基金会的首席战略官亚历克斯·格拉德斯坦,是一个主要出于人道主义和跨境原因的比特币倡导者,他认为加密货币仍然是“周期性的”,一个牛市周期将重新出现。

他说:“这对加密货币行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挫折,我希望人们能吸取正确的教训”。(这里有一个教训:不要把你的钱留在加密货币交易所,真的,即使那些加密货币交易所更容易使用,并承诺他们是非常光明正大的)。

协议实验室(Protocol Labs)的生态系统负责人乔纳森·维克多说,他认为这一时刻是“重置”,是“那些做事性情急躁的人导致加密货币的某个时代的结束。”但他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可以继续尝试并在这个领域创造一些有用的东西。

他说,“它肯定会产生干扰,而且在短期内会影响到我们对它周围事物的普遍看法,但最终所有这些东西的衡量标准是:我们是否建造了有价值的东西?”

这可能是真的,这只是另一次加密货币的萧条,在若干年后,我们会看到另一次繁荣。

《财富》杂志报道说,一些风险投资公司已经在寻找在这个领域进行投资的下一个地方了。它可能看起来会有所不同,因为它总是如此。如果我们想一起玩,我们都必须了解情况,可能会有新的参与者、技术和缩略语。在这个繁荣的周期之后,让我们面对现实吧,可能会出现另一场萧条。

但是,也许会发生的事情和应该发生的事情之间是有区别的。加密货币对地球来说不是很好,它的波动性和投机性很大,而且它让很多人花了很多钱,带来了非常真实的痛苦。

这不是说它没有上升空间,也不是在否定有一天它的潜力会有实现的可能性。但你不得不怀疑,这些东西到底有多大的价值和能维持多长时间。

加密货币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一个寻找问题的解决方案,但在寻找问题的过程中,它自己也造成了很多问题。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