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已经无情地粉碎了有组织犯罪集团,但却带来了另一个意想不到的后果

《经济学人》报道,FBI在这几十年成功了摧毁了美国的大型有组织帮派犯罪集团,但这种成功也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后果,那就是散落在街头的随机无组织犯罪在增加。

位于芝加哥西南区的Archer和Kedzie街交界处,远不是这个城市最漂亮的十字路口。

然而,它确实有宽阔的街道,这使得它成为一个完美的汽车聚会场所。10月23日的凌晨,一队赛车和被称为“撞槌”(rammers)的巨大改装卡车占领了这个路口进行表演,这种活动在年轻的墨西哥裔美国人中特别流行。

芝加哥的街头犯罪和枪击是个严重的社会问题。Debra Sweet, CC BY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一位活动参与者拍摄的手机视频显示,一辆跑车高速转着圈,就像在地上画出了一个甜甜圈,轮胎发出刺耳的声音,而围观者则举起手机记录。

然后镜头突然一转,枪声响起,接着是尖叫声。五人被枪击,三人死亡。

搞明白那晚发生的事情是很棘手的。警方只说,三名受害者都是男孩和年轻人,年龄在15至21岁之间,都隶属于帮派。然而,根据一位将各种细节拼凑在一起的社区活动家的说法,这是由两个参加活动的街头帮派之间的纠纷所引爆的。

一个是二六(Two Six),这是一个拉丁裔街头帮派,以芝加哥墨西哥社区中心“小村”(Little Village)的第26街命名。另一个是“全能的拉丁国王民族”(Almighty Latin King Nation,下称“拉丁国王”)的“帮派分支”,拉丁国王在20世纪50年代初是一个拉丁裔自助组织,后来变成了一个全国性(乃至国际性)有组织犯罪集团。

这位活动家说,“他们对上了眼,有点像‘看什么看!’”,很快,他们就互相射击了。现在,人们担心事态会升级。

她说:“感谢上帝,现在不是夏天。”

在芝加哥的报纸上,枪击事件被报道为在这个城市诸多暴力社区中发生的另一起悲剧事件。今年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超过600人被谋杀,事实上比去年的数字略有下降。

然而,这个社区的人们说,这种突然的、自发的暴力是新的。其中一个原因是,现在的青年帮派比过去的组织性要差很多。现在的大多数帮派不是紧密结合、等级森严的组织,而是用“小团体”来形容比较好(学术界通常也是如此称呼他们)。

他们一般只有十几个年轻人,联合起来保护自己。拥有专属领地、政治关系和广泛商业利益的大型黑手党几乎不复存在。特别是“拉丁国王”,这是一个仍然在进行如此转型的帮派的例子。  

即使在几年前,拉丁国王仍有一种企业结构,与美籍意大利黑手党的结构并不一样。他们成员必须是“拉丁”血统(通常但不完全是波多黎各人或墨西哥人)。要想加入,他们必须经历一个暴力的入会仪式,在这个仪式上,他们同意在一定时间内被殴打。

成员们被要求遵守秘密“宣言”中规定的某些规则,这些“宣言”显然是在20世纪50年代或60年代的某个时候在监狱里写的,例如,不吸食烈性毒品,即使他们出售这些毒品也不可以,并对家庭成员要给予适当的尊重。违反者将受到“惩罚”,比如更多的仪式性的殴打。

每年三月,在被称为“国王周”的庆祝活动中,成员们会禁食,进行社区工作,并为被杀或被监禁的同事的家人捐款。法庭文件描述了一个具有严格等级制度的组织,最高层是“Corona”,即老板,还有一系列“Incas”,即负责管理各组的队长,以及维持忠诚的执行者。   

在其鼎盛时期,这个组织在美国各地都有分部,特别是在有大量拉丁裔社区的大城市。此组织大量参与毒品贸易,但也通过敲诈勒索和保护非法企业,如那些参与销售假社会保险号码的企业,来赚钱。这方面的犯罪仍在继续。

但如今,这个团伙的纵向一体化程度较低。帮派成员仍然从领导人那里购买毒品、枪支和弹药,也许会交出一些利润作为“会费”,以换取可以打着“拉丁国王”的旗号进行活动。但他们不受制于那么多的指挥结构。领导人离街道更远,也越来越多地向非成员出售他们的商品。帮派的那些规则和仪式,如国王周的庆祝活动,正在消失。

这种犯罪的非组织化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美国最成功的法律之一,《反勒索及受贿组织法》,这个法律于1970年通过,旨在打击美国意大利黑手党,即La Cosa Nostra。在过去的五十年里,这个法律被用来对付等级森严的犯罪集团的领导人。

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它削弱了黑手党,其数百名成员被监禁。但此后,它被更广泛地使用。拉丁国王是受到严重打击的团体之一。2012年,在一次针对其他30名成员的广泛调查后,奥古斯丁·赞布拉诺,这个总部设在芝加哥的全国性的拉丁国王帮派的“老板”被监禁了60年,联邦调查局(FBI)说他当时仅在伊利诺伊州就负责1万名成员。

FBI的约瑟夫·吉莱斯皮说:“这些天,美国人在新闻中没有看到跨国的有组织犯罪的暴力,但他们实际上受到了更多的威胁”。

因为仍然有人在实施破坏性的犯罪,例如进口芬太尼,去年有7.1万人死于芬太尼,或者进行大型欺诈活动。但吉莱斯皮说,这背后的团伙更加专业化,成员更少,而且地域组织化程度远低于过去。实际上,他们没有大量的长期工作人员,而是在需要时再临时雇佣服务。他感叹道,“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当他们公开的打着帮派旗号作案时,这对我们来说更容易对付。”

在美国,这就意味着犯罪的中间层已经被掏空了。在毒品贸易等犯罪集团的顶端,是远离暴力的进口商、中间商和洗钱者。底层是数以千计的小型街头帮派,他们可能从事大量的毒品零售和其他犯罪活动,但他们只是松散地附属于大型组织。

马里兰大学的犯罪学家彼得·鲁特开玩笑说,这反映了合法经济的变化。他说,“企业集团是20世纪的宠儿”。如今,行事恶劣的犯罪分子更加专业化,将低技能、高风险的工作外包出去。“零工经济在犯罪世界中非常流行”。

然而,在美国最贫穷的社区,正如10月份的枪击事件所体现的那样,打击有组织犯罪的绝对有效性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后果:不受指挥的自由帮派成员事实上可能被证明更容易乱开枪。

例如,在几十年之前,在芝加哥的暴力地区,一个年轻人只要表现出尊重的迹象,譬如肩上披一件“派对套头衫”,就可以在敌对帮派的地盘上行走而不受干扰(表明无威胁),现在这种做法已经行不通了。

一位前成员说:“你甚至已经开始让拉丁国王杀死其他拉丁国王,这根本说不通了。”

这位成员说,当政府监禁黑帮领导层时,“他们把所有的这些战士变成了孤儿,战士们就用暴力来回应。”

所以,现在有计划的谋杀已经很少了,但是像10月份那样的自发枪击事件却很常见。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