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政府支持者在世界杯上与抗议者对峙,前足球运动员因批评当局被捕

据美联社报道,周五伊朗队在世界杯上的第二场比赛中,紧张局势加剧,支持伊朗政府的球迷骚扰了抗议者,体育场安保人员没收了旗帜、T恤和其他表示支持抗议运动的物品。

Standardwhale,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在艾哈迈德·本·阿里球场与威尔士的比赛中,一些球迷在携带革命前波斯国旗时被球场保安阻止。举着这类旗帜的人被亲政府的伊朗球迷从手中抢走旗帜,亲政府球迷还对身穿印有席卷全国的抗议运动口号“女人、生命、自由”T恤的球迷大喊辱骂。

与与英格兰队的第一场比赛不同,伊朗队球员在赛前跟着他们的国歌一起唱国歌,体育场内的一些球迷哭泣、吹口哨和发出嘘声。

伊朗国家队已受到严密审查,他们对几周来席卷伊朗的全国性抗议活动的任何言论或表态都受到了密切关注。

在体育场外,球迷们高喊“妇女、生命、自由”,其他人则高喊“伊斯兰共和国!”

一小群男子包围了三名不同的女性,她们在体育场外接受外国媒体关于抗议活动的采访,他们愤怒地高呼“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并扰乱了采访。当伊朗政府支持者用波斯语向女性粉丝喊话,并用手机拍下她们的特写镜头时,许多人似乎感到震惊。

一位名叫玛丽亚姆(Maryam)的35岁女性与其他伊朗球迷一样,因担心政府报复而拒绝透露自己的姓氏,当吹着喇叭、叫喊的男子将她包围并近距离拍摄她的脸时,她开始哭泣,她的脸上画着“妇女、生命、自由”的字样。

住在伦敦但原籍德黑兰的玛丽亚姆说:“我们想提高人们对(加富里)被捕和女权运动的认识。很简单,我来这里不是为了与任何人战斗,但人们一直在攻击我,称我为恐怖分子。我在这里要说的是,如果人们在街上被杀,足球就没有意义了。”

玛丽亚姆和她的朋友戴着印有直言不讳的伊朗前足球运动员维利亚·加富里(Voria Ghafori)名字的帽子。加福里曾批评伊朗当局,并于周四在伊朗被捕,罪名是散布针对政府的宣传。

加富尔是库尔德人,是伊朗2018年世界杯足球队的明星成员,但令人惊讶的是,他没有入选参加今年卡塔尔世界杯。

Pirehelokan,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40岁的伊朗球迷穆斯塔法(Mustafa)拒绝透露自己的姓氏,他说:“很明显,这周的比赛变得非常政治化。你可以看到来自同一个国家的人互相仇恨。我认为,维利亚的被捕也对伊朗社会产生了很大影响。”

伊朗愤怒的抗议者一直在发泄对社会和政治的压迫、及国家规定的女性头巾的愤怒。9月16日,22岁的马赫莎·阿米尼(Mahsa Amini)被伊朗道德警察拘留期间死亡,引发了示威游行,示威游行迅速演变为要求伊斯兰共和国下台的呼声。据伊朗人权活动监测组织称,自抗议活动爆发以来,至少有419人死亡。

这场动荡给伊朗队在世界杯的开赛表现蒙上了阴影。周一与英格兰队的首场战中,反政府的球迷在看台上挥舞着标语和呼喊,引发了抗议活动。在这场比赛中,伊朗以6比2输掉了比赛,在国歌响起时,伊朗球员保持沉默,没有庆祝他们的两个进球。周五,当伊朗队2-0战胜威尔士、在比赛中进球时,队员随着国歌高歌并疯狂庆祝。

来自美国的阿耶·沙姆斯(Ayeh Shams)与兄弟一起观看了比赛,称保安人员没收了她的旗帜,因为上面有“妇女”一词。

沙姆斯说:“我们是第一代美国人,父母出生在伊朗。我们在这里只是为了享受比赛,为反对伊斯兰政权的伊朗人民提供平台。”

体育场的保安泽因拉布达·阿尔瓦(Zeinlabda Arwa)证实,当局已接到命令没收除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国旗以外的任何东西。

她说:“无论你指的是伊朗、卡塔尔还是其他国家,你都只能带着正常的国旗入内。”

一群愤怒的伊朗政府支持者对身披波斯国旗、住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的16岁伊朗人伊莱亚斯·杜尔(Elyas Doerr)大喊大叫,直到他把它取下来放进包里。杜尔说:“他们不喜欢这种政治声明。”他还补充说,其他伊朗球迷找到他,表示感谢这一举动。

在周五的比赛之前,伊朗人在德黑兰的屋顶上高呼反政府口号。周四,在伊拉克西部的库尔德城镇和中部城市伊斯法罕也爆发了零星抗议活动。

伊朗国家电视台周五将主要新闻报道的重点放在了伊朗人的足球实力上,祝愿国家队在对阵威尔士的比赛中取得好成绩,并播放了伊朗队历史上的进球剪辑。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3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