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特鲁多就年初实施《紧急状态法》作证,称“没有人比我更担心事态发展”

据CTV报道,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周五(11月25日)就联邦政府年初决定援引《紧急状态法》,来制止“自由车队”抗议活动的联邦调查作证。他表示,“自由车队”抗议很明显是一种“不同的”示威活动,随着事态发展,要求他介入的压力越来越大。

特鲁多作证视频截图。图源:CTV

当加拿大和美国的边境封锁开始陷入混乱时,国际社会对加拿大施加了压力。调查委员会委员珊托娜·乔杜里问特鲁多,他是否认为美国总统拜登也像他一样担心抗议活动的影响。特鲁多说:“没有”。

特鲁多对委员会表示:“我认为他非常担心,但我认为没有人比我更担心。”

特鲁多于周五开始在公共秩序紧急委员会作证,他讲述了抗议和引用《紧急状态法》的时间表,并作证说,随着准备工作的进行,他“已经有一点担心,这可能是与加拿大人习惯看到的情况不同的事件”。

他作证说,他认为在计划抗议的人群中看到的愤怒,让他想起了2021年联邦选举期间看到的愤怒。在抗议者涌入首都后不久,他听取了当地议员和时任渥太华市长吉姆·沃森的意见,他们要求联邦政府进行干预,因为到第一个周末结束时,警方控制局面的能力“已基本不存在”。

特鲁多说:“我敢说,渥太华的公民已经习惯了政治活动,和在国会门前对一系列问题的抗议。但自由车队抗议出现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扰乱了他们的周末,这不是通常的政治抗议。从因戴口罩而受到恐吓和骚扰的人,到扰乱附近流浪者收容所令人担忧的事件,种种迹象表明,抗议者已经到了无视他人的程度。不幸的是,我们在竞选期间已经看到了这样的例子。”

在长达数周的公开听证会过程中,特鲁多是最后一位出庭作证的证人。此次听证会是由2月14日他出于对加拿大经济和国家安全的担忧,决定动用从未使用过的联邦权力引发的。

在过去六周的调查过程中,委员会了解到此事对渥太华居民和市议会的影响、渥太华警察局的无能为力、安大略省省警和皇家骑警之间的指挥链和信息共享的困难。

听证会还清晰地描绘了安大略政府明显缺乏参与、车队组织者的权力斗争和草根社交媒体的源头,以及出于经济和外交原因,将边境封锁置于优先地位的沮丧情绪。

在最后两周调查期间,保罗·鲁洛专员听到了无数有关联邦官僚作风的叙述,对几十年前起草的《紧急状态法》在宣布国家公共秩序紧急状态时规定的不同解释,以及内阁高级部长在提出解决方案时所扮演的角色。

然而,联邦政府拒绝放弃律师-委托人特权,因为此特权涉及内阁收到的关于抗议活动是否达到《战略与国家安全法案》规定的“对加拿大安全构成威胁”的法律建议,以及政府有时被高度删减的文件。这对调查结果造成了限制。

在与省长和反对派领导人进行高层磋商后,联邦政府实施了一系列措施,以支持面临持续示威的各省、各市和警察部队。行动于2月23日被撤销。

调查程序是由特鲁多实施此法案引发的,委员会必须在明年2月20日之前向议会提交报告。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3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