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肉第一股”别样肉客正陷入亏损增加的困境,公司正更专注于核心业务以走出泥潭

2022-11-26 15:46:40

Beyond Meat(别样肉客)在2019年的IPO引人注目,但三年多过去,公司却面临着困局。《华尔街日报》阐释了公司陷入当下局面的原因:通胀让植物基肉类替代品的销量出现整体下滑,Beyond Meat的产品自然不能幸免于难。此外,公司创始人布朗希望快速推动公司增长,常常让公司陷入大量的浪费和混乱之中。现在,布朗正带领公司稳定业务,更加专注于核心产品。

上个月,Beyond Meat公司搬进了位于洛杉矶地区的30万平方英尺的新总部,当时它裁掉了大约五分之一的员工,这是今年的第二轮裁员。

公司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伊桑·布朗在一天后的全体会议上向员工保证,这家将更专注于其核心产品的植物基肉类食品公司将蓬勃发展。他将Beyond Meat与星巴克和手机的发明者马丁·库帕作类比,说人们曾经也认为他们会失败。

在一封关于公司裁员的电子邮件中,布朗写道:“这条道路很少是笔直且平坦的。”

伊桑·布朗。John Russo,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根据Dealogic的数据,2019年5月,Beyond Meat进行了首次公开募股(IPO),这是20多年来,由一家大公司进行的最成功的IPO之一。这次IPO吸引了艺人史努比狗狗(Snoop Dogg)和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并与大型餐馆和超市连锁店签订了协议,推动其估值在当年晚些时候超过100亿美元。

从那时起,Beyond Meat一直在亏损和积累债务。公司解雇了一系列高管,包括其首席运营官,他在9月被指控咬伤他人的鼻子后被捕。美国杂货店的植物基肉类替代品的销量正在下降,而Beyond Meat的同行业竞争对手正在占领市场份额。在过去12个月里,公司股价下跌了83%。

布朗是公司的掌舵人,他放弃了替代能源行业的职业,于2009年在马里兰州的一个商业厨房里创办了Beyond Meat。现年51岁的他被认为帮助扩大了肉类替代品的市场,他的植物基香肠和汉堡在外观、烹饪和味道上都像真正的肉类产品。

但一些现任和前任员工说,布朗很难坚持优先事项和管理公司的增长,他经常以让团队感到困惑和沮丧的方式作出调整。

根据公司的内部文件和电子邮件以及现任和前任员工的说法,布朗为新产品的推出时间设定了一个仓促的时间表,导致错过了最后期限,让客户失望,浪费了包装和原料。当摆在商店货架上的素食香肠中间部分塌陷下去的时候,新产品推出的效果适得其反。

Beyond Meat的香肠中间部分是塌陷的。Photo by u/punitsoldier19 published on Reddit

Beyond Meat董事会主席塞斯·戈德曼说,在充满激情的创始人和试图构建一个大型企业的现实之间可能存在紧张关系。他说,随着Beyond Meat在大约十年内成长为一个超过4亿美元的企业,它不得不从头开始建立技术、供应链和其他要素。

戈德曼说:“不可避免地存在着混乱的因素。”不过,他补充说,他支持布朗。

Beyond Meat发言人希拉·扎凯说,公司根据三年的战略愿景和年度计划运作,优先考虑与客户和合作伙伴的项目。她说,这些计划支持Beyond Meat快速创新,公司借鉴了技术公司所使用的模式。

扎凯说,在过去的一年里,公司已经在18个国家的餐馆测试或推出了9种产品,并开始在美国商店提供6种新产品。

她说:“我们创新的速度和强度并不适合所有人。然而,它确实产生了非凡的成果,我们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将为世界带来巨大的影响,并为我们的投资者带来丰厚的回报。”

一些现任和前任公司高管和员工,包括首席创新官达留什·阿贾米和运营高级副总裁乔纳森·尼尔森说,布朗是一位思想开放的领导者,为公司制定了明确的计划。公司的全球战略主管加勒特·摩根说,布朗将战略愿景与实用思维结合起来。

摩根说,计划会发生变化,Beyond Meat会努力做到灵活应变,但公司即使在应对不断变化的市场条件和其他动态时,也会遵循一致的优先事项。

布朗表示,在通胀和消费者对许多人认为的高度加工产品对健康的益处存在不确定的情况下,Beyond Meat和其他肉类替代品公司正面临着挑战,要与价格较低的真正的肉类产品展开竞争。

在布朗创办公司时,他授权密苏里大学的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工艺,将来自植物的蛋白质组合成类似于动物肌肉的分子结构。Beyond Meat的肉饼是通过从黄豌豆和其他来源中提取蛋白质,并将其与菜籽油、马铃薯淀粉和甜菜汁色素等成分混合在一起,生产出碎牛肉一样的汉堡。

Beyond Meat的汉堡针对的是食肉的消费者,而非素食主义者,并于2016年首次在全食超市的肉食柜中亮相。这种汉堡模仿出了肉饼的烤制效果,在传统杂货店中找到了立足点,并与竞争对手Impossible Foods的产品一起,帮助革新了美国的素食汉堡业务。

随着公司年销售额的飙升,投资者纷纷向Beyond Meat注资,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公司的销售额增长了五倍多,达到8800万美元。

2016年离职的Beyond Meat研发副总裁蒂姆·盖斯林格说,对公司快速增长的兴奋伴随着不断变化的优先事项,因为公司寻求并赢得了快餐连锁店等客户,高管们称之为“鲸鱼”。

盖斯林格说,布朗希望尽可能快地取得进展,以后再考虑细节问题,这是创业公司创始人的一个共同特点。

盖斯林格说道,这种热情使布朗成为植物蛋白行业最好的公共倡导者之一。不过,在离开公司之前,他建议公司引进更多有经验的领导人来管理其不断增长的业务。

盖斯林格表示:“对伊桑进行反击是非常困难的。他不想听到相反的事情。”

盖斯特林格还赞扬了布朗试图颠覆全球肉类行业的做法。

戈德曼说,在董事会的支持下,Beyond Meat努力创造新产品,并在对这一行业的兴趣日益浓厚的环境下迅速提高其制造能力。戈德曼是Honest Tea(已被可口可乐公司收购)的联合创始人,多年来一直为布朗提供咨询。

Photo by Open Grid Scheduler / Grid Engine on Flickr

2019年至2021年,Beyond Meat的销售额增长了56%,达到4.65亿美元。但其成本和债务的增长速度要快得多。

在此期间,与研究和开发有关的费用增加了两倍多,资本支出增加了五倍多。2021年1月,这家曾经在加州埃尔塞贡多占据了3000平方英尺实验室空间的公司,签署了一份为期12年、价值超过1.5亿美元的租约,以建造一个约为现有空间100倍大的园区。

根据宣布这一项目的新闻稿,这座园区将包括室内生态墙、一个健身中心和“未来的研究孵化器”。上个月在总部内,天花板上仍然挂着塑料防水布,实验室的椅子上还挂着售价标签。

根据公司的一份文件,从2016年底到2021年底,Beyond Meat的全职员工和合同工名册大约膨胀了10倍。随着公司在荷兰和中国的设施投入使用,其制造能力在2021年增加了大约30%。

在2019年和2021年之间,Beyond Meat的损失从1200万美元增至1.82亿美元,而其债务攀升到11亿美元。在截至10月1日的九个月里,公司的亏损为2.99亿美元,其债务负担没有变化。

据现任和前任员工称,在布朗推动增长的同时,负责开发新产品的团队和负责解决如何大量生产这些产品的团队之间出现了鸿沟。

员工们说,在公司的研究实验室里手工制作的小批量创新产品,往往会刺激布朗和其他高层管理人员在公司知道如何在工厂里大规模生产创新食品之前,就向客户做出承诺。Beyond Meat有时会购买价值数百万美元但并不需要的设备。

公司的首席创新官阿贾米说,公司的员工紧密合作,开发出以前从未生产过的产品。他说:“这需要大量跳出思维定式,大量的合作,你知道,来从一个步骤到另一个步骤。”

根据现任和前任员工以及公司的电子邮件,Beyond Meat去年春天推出的牛肉干,是与百事公司的合资企业所推出的一款产品,其生产之路艰难且昂贵,因为公司很难在工厂复刻实验室制作的早期版本牛肉干。最初,这种牛肉干不得不在几个州的工厂生产,提高了生产成本,挤压了利润率。

Beyond Meat在11月的收益电话会议上说,由于第三方制造能力未得到充分利用或被取消,牛肉干项目使公司最近一个季度的毛利润减少了600万美元。

现任和前任员工说,急于上市损害了公司去年上架的首款类似鸡柳的产品。

公司在生产鸡柳时遇到了困难,在产品即将上架前不久,公司转向了第三方制造商。

根据员工的说法和公司的电子邮件,当产品营养价值的细节,如蛋白质和饱和脂肪含量尚未确定时,Beyond Meat印制了多个版本的包装,并最终丢弃了未使用的包装。

由于测试不足,公司2020年推出的新版晚餐香肠受到影响。根据公司内部邮件和现任及前任员工的说法,香肠中部塌陷,这一外观让消费者望而却步,一些人不喜欢新的味道或口感,导致Beyond Meat将其从商店中下架。

据现任和前任员工称,布朗将产品推向市场并与餐饮连锁店达成交易的动力,经常胜过对短期盈利能力的关注。

根据公司文件以及现任和前任员工的说法,公司向欧洲的扩张伴随着高昂的代价,他们说,汉堡和香肠在海外的商店里已经变质,因为欧洲冰箱的温度比美国冰箱的温度高。

根据公司的一份文件,保质期太短,而且“我们在零售商那里面临着大量的核销和高额的浪费成本,对有些商品来说,成本高达总销售额的20%-35%”。

为了帮助扩大其业务,Beyond Meat在去年12月宣布,已经聘请了两位肉类行业的资深人士,即泰森食品公司的高管。这两人都于10月底离开了公司。

公司的首席运营官道格·拉姆齐在阿肯色州的一场大学橄榄球赛后咬人并威胁要杀死对方,被捕后不久就离开了公司。员工们说,他一直致力于整合公司的创新和商业化团队。

伯尼·阿德科克曾是Beyond Meat的首席供应链官,卸任后在鸡肉巨头Pilgrim's Pride公司担任领导职务。

拉姆齐和阿德科克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在布朗努力使他成立了13年的公司更专注于某些业务时,它面临着一个新的挑战:通货膨胀。

美国食品杂货店的植物基肉类替代品的销量总体上在下降,而Beyond Meat的销量下降速度更快。根据一位分析师提供的NielsenIQ数据,在截至10月8日的12周内,Beyond Meat的销量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21%。而整个植物基肉类替代品类别的销量下降了8%。

据瑞士信贷的分析师罗伯特·莫斯科说,竞争对手Impossible Foods的销售额在此期间增长了49%,因为这家公司凭借更多的商品扩大了其零售业务。Impossible Foods还将其增长归功于其产品质量和每家店的销售收益。

据前员工称,Beyond Meat在宾夕法尼亚州等地的工厂已经放缓或暂停了一些生产,布朗在11月的收益电话会议上说,公司正在努力重组其生产。

公司还表示,正在大幅削减开支,并计划在2023年下半年实现“正现金流”。

根据公司的一封内部邮件,在最近的裁员之后,Beyond Meat表示,在失去负责这些职能的人员之后,将至少停止两到三周向买家和网红发送样品。

Beyond Meat正在敦促员工,在出差时选择经济型酒店,并将在总部提供更多自己的产品作为零食,包括牛肉干。

在11月的收益电话会议上,布朗概述了稳定Beyond Meat业务的计划,包括专注于其核心产品,如植物基香肠和汉堡。

布朗说,这是“增长至上”模式的一个转折点。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3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