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X姐妹公司早期员工,曾因风控和合规问题与班克曼-弗里德斗争并辞职

2022-11-30 13:36:12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山姆·班克曼-弗里德的加密货币帝国崩溃的几年前,一群员工在权力斗争中辞职,因为他们对他在风险、合规和会计方面的傲慢态度感到担忧。

Mercatus Center,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这些员工在他的交易公司Alameda Research工作,是他最早的一些同事,包括Alameda的联合创始人塔拉·麦克·奥莱(Tara Mac Aulay)。他们在2018年离开,远早于加密交易所FTX从Alameda发展出来的时间。FTX和Alameda现在都已破产。

据知情人士透露,班克曼-弗里德在加密货币资产上押下了巨额赌注,但很少注意这些赌注的风险,对员工的担忧置之不理。他们说,公司将交易资本与营运现金混合在一起,记录不善,导致盈亏不清。

“他不想感到拘束,”曾在Alameda担任软件工程师的奈亚·布斯卡尔说,她和麦克·奥雷等人一起离开了公司。“但结果是,我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钱。”

班克曼-弗里德对《华尔街日报》说,这些员工离开公司是因为个人纠纷和工作效率低下,Alameda已经解决了他们提出的会计、风险和其他问题。

班克曼-弗里德说:“现在,我专注于尽我所能为FTX客户做正确的事。”

知情人士称,这群前雇员发现的一些问题,与FTX新任首席执行官约翰·雷最近发现的问题类似。他上任是为了管理FTX的破产流程。

麦克·奥雷在11月16日的推特上写道:“我和其他一些人都辞职了,部分原因是出于对风险管理和商业道德的担忧。我的心与所有的受害者在一起,他们的信任被背叛,积蓄被损失,生计被摧毁。”

Alameda是由班克曼-弗里德和麦克·奥雷领导的团队在2017年秋天创建的,比FTX加密交易所的推出早了两年。早期,这个团队在加州伯克利的一所房子里工作,后来把公司搬到了不同的公寓和当地的一间办公室。

大多数早期员工表示,他们致力于有效的利他主义,这是一个旨在提供更有效的慈善捐款的运动。知情人士说,他们认为Alameda是通过交易加密货币赚大钱的一种方式,这些利润可以利用有效利他主义的原则用于慈善事业。

据知情人士透露,公司一开始从富有的投资者那里借了几百万美元,其中包括麦克·奥雷招募的有效利他主义追随者。到2018年初,公司规模已超过1亿美元。

但知情人士说,从一开始员工们就表示了担心。班克曼-弗里德曾在量化交易巨头Jane Street Capital工作,公司拥有广泛的风险控制。但据知情人士说,当Alameda的同事提议为风险、合规和会计建立严格的结构和体系时,班克曼-弗里德对这个想法不屑一顾。

他说,如此广泛的控制可能会抑制Alameda的活动,限制公司进行交易的速度,从而减少潜在利润。

知情人士说,Alameda建立了一个交易算法,可以进行大量自动、快速的交易,但一些人担心,此算法无法跟踪所有的交易活动。这些员工说,Alameda需要更好地跟踪交易,以便恰当地解释其收益和损失,但班克曼-弗里德拒绝了这个想法。

知情人士说,员工们还担心公司的交易资金是如何与专门用于公司运营的资金混合在一起的。他们表示,这使得追踪Alameda的业绩和运营费用变得更加困难。

知情人士说,在公司成立后的几个月里,班克曼-弗里德不顾一些同事的建议,进行了一系列巨额押注,其中包括对以太币价格的押注。Alameda通过套利交易(即从不同市场的不同加密货币价格中获利)获得了一些可观的利润,但随后因其他押注价格变动的赌注而蒙受损失。

近期内爆的FTX从Alameda发展出来,但风控、合规和会计问题早就存在。FTX,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一些员工感到沮丧的是,他们所说的记录和余额数据保存不当的问题,使得一系列瑞波币的转帐迟迟未到,导致数百万美元的损失。

根据班克曼-弗里德2018年撰写的文件,他承认Alameda缺乏会计和风险控制导致了交易亏损。

“没有人最终确保我们的交易和会计是正常的。我们做了很多草率的交易,其中有很多是一些人当时担心的,”班克曼-弗里德在文件中写道,并称这些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公司的“一系列冲突”。

根据文件,公司在2018年3月解决了这些问题,Alameda建立了更好地计算公司利润、亏损和转移的系统,从而形成了一个利润更高的交易系统。

一些离职的员工说,他们向Alameda的一些投资者和有效利他主义社区的成员,表达了对班克曼-弗里德和公司缺乏风险控制的担忧,但无法确定他们的警告有多详细。知情人士说,他们从未与监管机构分享过自己的担忧,但当时Alameda是一家规模相对较小的公司,只为财力雄厚的个人投资者投资,较小的投资者还没有风险。

据班克曼-弗里德的文件显示,Alameda的前员工向班克曼-弗里德提出了100万美元的买断合同,但他拒绝了。

到2018年4月,麦克·奥雷和其他人都辞职了,留给Alameda的只有大约12名经验不足的员工。

知情人士称,2018年春天,由于一些投资者撤资,Alameda的资产降至约3000万美元。

据一些离职的员工说,这些员工离职的部分原因是班克曼-弗里德及其盟友实际上控制了公司,把其他人拒之门外。

布斯卡尔说:“我们研究了山姆的行为、他的决定、他待人的方式以及他经营公司的方式,得出的结论是,我们不想与他做生意,也不想与他交往,”

班克曼-弗里德在文件中写道:“我希望自己在Alameda有很多事情之前做得不一样。我缺乏同理心,很少赞美别人,反馈也很草率。”但班克曼-弗里德在文件中表示,在团队离开后,他改变了对待同事的方式,使公司“合作程度明显提高,员工更快乐,效率也更高”。

本月早些时候,FTX的新任首席执行官约翰·雷表示,FTX没有可靠的账簿,也没有跟踪加密货币交易,还有其他一些错误。

在一份法庭文件中说:“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从未见过公司控制如此彻底的失败,也从未见过像这里这样完全缺乏可信的财务信息。”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3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