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习近平出访沙特背后的博弈:海湾地区希望走出美国阴影转向中国,但美国地位仍无可取代

中国领导人正在出访沙特阿拉伯,周四中沙两国元首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沙特阿拉伯王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协议》《经济学人》的分析指出,此次出访是沙特向美国发出的信息。

阿拉伯半岛上的气氛紧张。石油价格在突然暴涨之后,现在已经随着富国的经济衰退而下滑。波斯湾酝酿的冲突使沙特阿拉伯担心其油田受到攻击,并急于采购弹道导弹以威慑其对手。受到美国的反击,一位年轻而有权势的沙特王子转而求助于中国,中国签署了一项秘密协议,向沙特王国提供它所需要的武器。

习近平抵达沙特阿拉伯访问。来源:中国外交部网站

如果这个故事唤起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是应该的。因为它也发生在四十年前,并推动了1990年中沙关系的建立。今天,随着习近平于12月7日抵达沙特阿拉伯进行访问,这是他第二次访问沙特王国,其中大部分内容都是历史的回响。

当然,一切并非完全相同。与20世纪80年代相比,现在的沙特阿拉伯及其海湾邻国与中国有着强大的商业联系。尽管如此,不变的是:沙特人继续把中国当作美国的陪衬,但在他们眼中,美国在过去十年中已经成为一个特别不可靠的伙伴。

海湾国家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平衡对中国的这两种看法。

前者已经变得越来越诱人。中国是一个大的出口市场,也是海湾地区的一个主要投资来源。第二种观点,即中国作为一个战略对冲来以抵御美国的反复无常,则不那么有说服力。中国并不甘心作为替补。此外,在试图挑拨中美离间从中获利的过程中,海湾地区领导人可能会使美国加速抛弃他们,而这正是他们所担心的。

首先是海湾地区与中国的经济关系,这种关系正在增长。能源仍然是核心问题。去年,中国51%的石油进口来自阿拉伯国家,其中五分之四来自有六个成员国的海湾合作委员会(GCC)的君主国。11月,国有能源巨头中石化签署了一项为期27年的协议,从卡塔尔购买液化天然气,这是有史以来最长的此类天然气交易。

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表示,自2005年以来,中国与阿拉伯国家签署了价值2230亿美元的大型投资交易和建筑合同。在其中,52%是与六个海湾国家签订的(阿尔及利亚、埃及和伊拉克拿走了剩下的大部分)。

这些交易的速度在2010年代末加快了。虽然此后有所放缓,但由于新冠疫情和中国在全球范围内的投资下滑,中国仍然认为海湾地区很有前景。在2022年上半年,沙特阿拉伯通过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获得了55亿美元的投资和合同,比任何其他国家都多。

大多数中国投资仍然集中在能源领域。贸易也是石油相关的。中国从这个地区的进口几乎全部是石化产品和其他大宗商品。海湾国家热衷于将其经济从石油中转移出来,并将中国视为这一努力中的重要合作伙伴。去年,中国向阿曼的酒店和沙特阿拉伯的汽车制造业注入了资金。不过,这些项目仍然是个例外,非石油投资仍然很低迷。

这些都没有在美国引起多大的愤怒。但海湾地区与中国在战略领域的关系日益密切,这让华盛顿的人们感到担忧:双方在电信、安全以及越来越多的国防方面的联系。

海湾合作委员会成员是美国制裁下的电信巨头华为的热心客户,并乐于与商汤科技这样的公司做生意。9月,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拥有的一家公司宣布与商汤科技成立一家价值2.07亿美元的合资企业,在王国建立一个人工智能实验室。

中国还向沙特出售了武装无人机,沙特在这个地区的战场上使用了这些无人机。3月,一家沙特公司与一家国有的中国国防巨头签署了一项协议,在本国制造无人机。美国的间谍说,中国也在帮助沙特阿拉伯制造弹道导弹。

上个月,在巴林举行的年度安全会议“麦纳麦对话”上,美国官员发出了警告。美国总统的中东顾问布雷特·麦格克说,与中国在海湾地区日益增长的合作将给中东与美国的关系带来“上限”。另一位官员承认双方关系紧张,特别是在伊朗问题上。

习近平受到了比拜登更热情的接待,拜登7月的沙特之行是他作为总统的第一次访问,当时有一种绝望的气氛:油价高涨,选举迫近,他需要帮助。沙特人却让他空手而归。经过一年多被美国人民的冷嘲热讽,沙特人没有心情去慷慨解囊。

相比之下,习近平可能会带着一堆大的投资交易和其他声明回国。12月8日,他会见沙特领导人,包括王储和事实上的统治者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然后出席海湾地区领导人的峰会,并与整个阿拉伯世界的人士举行进一步会晤。沙特人对沉默寡言的习近平参加传统剑舞的可能性开玩笑(剑舞word dance,又被称为阿尔达(Ardah),是沙特乃至阿拉伯半岛流行的传统舞蹈形式)。

沙特官员坚持认为,这并不是对美国的冷落。他们说,中国是一个重要的国家,沙特王国也按照这样的标准对待它。尽管如此,拜登团队与沙特的关系仍很棘手,并将中国视为其主要竞争对手。对习近平的友好接待与对拜登的冷淡相比,华盛顿不会轻易把这口气咽下去。

在私下里,海湾地区的官员说,他们对美国的政策似乎不连贯感到气愤。连续三任总统都谈到要减少美国在中东的作用,但他们又不希望其他大国在他们离开时获得太多的影响。这种挫折感是可以理解的。

但美国的也有挫败感。海湾合作委员会抱怨说,美国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来保护它不受海湾阿拉伯人的宿敌伊朗的影响,而中国去年与伊朗签署了为期25年的“战略伙伴关系”。习近平是少数几个对伊朗有真正影响力的领导人之一。无视美国的制裁,从伊朗港口出口的大部分石油都进入了中国炼油厂。然而,习近平却不愿意利用这些石油对伊朗政权施加压力。

在油价上涨和经济增长的鼓舞下,海湾地区的统治者感到自信:他们认为这是他们走出美国阴影的时刻。拜登将不得不接受中国在这个地区的更大作用。但双方都应该认识到,现在和20世纪80年代一样,中国不可能完全取代美国在海湾地区的地位。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3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