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陷入性骚扰丑闻,多名华人女性讲述留学期间遭遇

据彭博社12月16日报道,诺贝尔奖得主菲利普·迪布维格(Philip H. Dybvig),正面临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对一名前学生指控他性骚扰指控的调查。

迪布维格自1990年以来一直是这所大学的银行和金融学教授,并凭借对银行业恐慌的研究获得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他的律师安德鲁·米尔滕贝格(Andrew Miltenberg)告诉彭博社,最近几周他受到了大学“第九条办公室”(Title IX Office)的质询。

这个办公室负责处理校园性骚扰投诉。据报道,自10月以来,办公室还接触了至少三名前学生,并就类似的指控对她们进行采访。她们是采访的七名前学生中的几位,这7人都声称迪布维格对她们进行了性骚扰,包括从发送调情信息到不必要的亲吻和抚摸,这些指控至少跨越了十年,有些就发生在今年。

大多数女性在匿名的情况下发言,因为她们仍然在学术界工作或依靠雇主担保签证在美国生活。所有的叙述都得到了事发时与朋友的信息截图的佐证,也在与这些女性以前倾诉过的人的采访中得到证实,还有一个案例中,有一位女子称她目睹了同学的遭遇。

在10月12日社交媒体上出现指控之前,迪布维格正在按计划进行学术休假,他没有对要求发表评论的电话或电子邮件作出回应。他的律师米尔滕贝格说,教授从未与学生有过任何不正当的身体或言语互动,并且30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教学。

“迪布维格教授一直致力于一件事,非常认真地对待他作为一个教育者的角色。他觉得自己与学生的关系一直非常恰当和专业。”

彭博社就这些指控联系了“第九条办公室”,并向学校发送了一份详细的问题清单。大学官员拒绝讨论此事。

“我们不评论或分享任何具体案件或个人的信息,”负责营销和沟通的副校长朱莉·弗洛里(Julie Flory)说,“我们非常重视性行为不端的问题,我们将调查任何报告给大学的指控。”

大学校园里的性骚扰属于美国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的管辖范围。这项联邦法律禁止美国高校的性别歧视,要求学校制定学生申诉程序。投诉人有权要求进行调查,但采取任何纪律处分都由学校决定。

在接受“第九条办公室”采访的人中,有2012年毕业于奥林商学院的卡伦·项(音译,Karen Xiang),她现在就职于一家美国科技公司。她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当她在2011年的新生活动中第一次见到迪布维格时,他把她拉过去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合影。

“他说中文,并与中国女孩搭讪,”卡伦当时是一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这是她第一次公开谈论她的经历,“然后他不断用介于友好和亲密的擦边举动试探你,测试你的底线。”

卡伦说,不久之后,这位教授开始给她发电子邮件,称她为“甜妹子”。她说,有一天,他邀请她去办公室,给她一盒巧克力,当她进入房间时,他关上门,把她拉到沙发上,开始抚摸她的手。“他坐得很近,并开始说,‘我觉得你很漂亮’、‘我很喜欢你’。”

当另一位教授进入房间时,卡伦离开了。震惊之余,她与两个朋友碰面,告诉她们发生了什么。她们都向彭博社证实了卡伦的说法。

迪布维格的律师米尔滕贝格对卡伦的说法提出异议,称教授记得两人拍过合照,但他断言,卡伦是自愿坐在他腿上的。

律师还说,迪布维格偶尔会用“甜妹”这样的中文短语,但就像英语中的“亲爱的”,并非亲密称呼。米尔滕贝格还指出,迪布维格因为在中国生活了多年而精通汉语的细微差别。他补充说,迪布维格坚持认为他从未抚摸或不适当地接触过任何学生。

surdumihail, CC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卡伦回应她自愿坐在迪布维格的腿上这个说法,称其“荒谬”。

“为什么一个第一次来美国学习的女留学生,会选择坐在一个她刚认识的外国教授的腿上,而且是在公共场合?”

卡伦没有向大学“第九条办公室”提出正式投诉。彭博社采访过的其他女性也没有这样做。和卡伦一样,她们都是留学生。一些人担心失去学生签证,另一些人表示不懂怎么处理这样的事。

“我当时考虑过举报他,但我只是一个初来美国学习的年轻中国学生,而他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终身教授,”卡伦告诉彭博社,“如果学校诬陷我诽谤,把我踢出去,谁会帮我呢?”

67岁的迪布维格几十年来一直是经济学界的杰出人物。1983年在耶鲁大学时,他与人合著了一篇开创性的论文,创建了一个数学模型,证明银行的资产组合如何导致储户的恐慌。诺贝尔委员会在将今年的经济学奖授予迪布维格和他的合著者时说,“戴蒙德-迪布维格模型”(Diamond–Dybvig Model)已经成为“现代银行监管的基础”。

迪布维格还曾在普林斯顿大学和中国西南财经大学任教,并撰写了大量关于资产定价、投资理论和风险管理的文章。

负责评选诺贝尔奖候选人的经济科学奖委员会主席托尔·埃林森(Tore Ellingsen)告诉彭博社,“委员会和学院都没有资格调查研究人员的职场行为”。

埃林森说,负责监督奖项的瑞典学院一看到这些指控出现在网上,就马上与大学联系,“确保他们有一个有效和公平的程序来处理这些指控。重要的是,对这类指控进行调查,并采取措施确保性骚扰不会发生”。

他补充说,“只要大学没有确定迪布维格做错了什么,我想我们就应该为他的伟大科学成就举行一次不受玷污的庆祝活动”。

几位中国女学生告诉彭博社,她们互相提醒过彼此关于迪布维格的行为。根据彭博社查看的对话截图,有的学生给他起了个绰号“摸小手”。

一位奥林商学院的毕业生后来帮助雇主管理与迪布维格的联合项目。她说,在单独交谈时,这位教授会长时间地握住她的手。在彭博社审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他说他想过给她起一个爱称,但“不确定你会怎么想”。

在几次接触后,这位前学生通知了她的主管,主管告诉她立即停止与迪布维格合作。这位主管拒绝发表评论。

在彭博社审查的另一封电子邮件中,迪布维格给一名学生发了一条信息说:“我看到你对交际舞感兴趣。我希望我们有机会一起去跳舞。不过我应该提醒你,我不是很专业,但我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读大一时,几乎每晚都去校园附近的一家酒店跳舞。”

damien hensens, CC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其他人表示他的骚扰行为更进一步。一位女士说,这位教授在他的办公室里按摩她的肩膀和脖子,彭博社采访的另一位女士说她目睹了这一事件。还有一位女士说,今年早些时候,迪布维格未经同意亲吻了她的脖子。在彭博社看到的一条短信中,她告诉了当时的一位朋友。

迪布维格的律师说,这些指控是在诺贝尔奖委员会于10月10日宣布他获奖后出现的,其时间点让人担心这些投诉可能是出于职业妒忌的动机。律师表示,其他经济学家可能煽动学生提出似是而非的指控,并指出德州农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詹妮弗·多利克(Jennifer Doleac),在10月20日的推特上提到了针对迪布维格的未明确的骚扰投诉。

在多利克发布推文之前,上述这些指控已在网上论坛中引起众多议论,并由当事人转述给彭博社。

卡伦说,在看到迪布维格获得诺贝尔奖后,她觉得有必要谈谈他。10月12日,卡伦在“一亩三分地社区”(1Point3Acres)的一篇微信文章中首次匿名发布了她的经历,这是一个深受中国留学生欢迎的在线论坛。

德州农工大学教授多利克说,在看到卡伦的帖子在网上流传后,她开始通过推特收集经济学界女性的经历,并以“EconMeToo”为标签分享。

“强调对他(迪布维格)和其他人的指控对我个人毫无好处,事实上,我为此付出了职业代价。我在那条推文中提出的观点是,我们没有可靠的方法来处理经济学专业内部的性行为不端指控。我们的机构让我们失望了。”

11月17日,华盛顿大学的学生报纸发表了一篇基于对迪布维格的两项匿名性骚扰指控的报道。当时,这位教授通过律师拒绝对校报的报道发表评论。

经济学家以前也承认过存在骚扰和歧视问题。在2019年美国经济学会会议上,这是该行业最大的聚会,前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说,“经济学肯定存在问题”,并补充说,其有“敌视女性和少数民族的名声”。

在当年的小组讨论中,包括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在内的几位知名女性分享了关于受到歧视的故事。

在多利克开始在网上传播上述指控后不久,美国经济学会表示,将在即将于1月举行的会议上讨论如何改进处理骚扰的方法。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3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