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西方的坦克和装甲已经在路上,乌克兰的春天还会远吗?

据媒体报道,德国和美国都将决定向乌克兰提供西方的现代化坦克。德国总理肖尔茨预计将于1月25日宣布援助豹式2型坦克,并允许波兰等其他国家的坦克再出口。同时,美国将宣布计划派遣M1艾布拉姆斯坦克。

Boevaya mashina, CC BY-SA 4.0 , via Wikimedia Commons

这些现代化的庞然大物,将给乌克兰战争带来什么变化呢,经济学人的分析认为,坦克将让乌克兰占据优势,但是战争升级的风险也扩大了。

乌克兰战争的每个阶段,都有标志性武器。

在去年冬天的基辅之战中,肩扛式标枪反坦克导弹和毒刺防空导弹发挥了重要作用。当战斗在春天转移到东部的顿巴斯地区时,轮到了155毫米榴弹炮。当乌克兰在秋季进行反攻时,海马斯火箭发射器抢下了头条。

现在随着春天的到来,双方都在为新的攻势做准备,焦点转向了军备,首先是坦克和步兵战车。

经过近一年的战斗,乌克兰在击退表面上占尽优势的入侵者方面,取得了惊人的成功,但俄罗斯仍然占领了乌克兰约17%的领土,包括在2014年吞并的克里米亚半岛,这让战争的未来面临一些最困难的问题。

现在,冲突已经成为一场血腥的持久消耗战。在空中,俄罗斯使用各种导弹和无人机,轰击乌克兰的民用基础设施,希望乌克兰人在冬天没有电。在地面上,无休止的炮击和不惜代价的人海战术,让俄罗斯军队在顿巴斯东部地区的巴赫穆特镇取得了一些可怜的战果。

春天的战斗季节可能被证明是决定性的。

乌克兰在战场上的人力优势正在减弱,克里姆林宫已经动员了20万至30万名士兵,而且可能很快就会下令再次大规模征兵。俄罗斯军工厂正在实行三班倒,西方国家不断耗尽的弹药库存(注,美国刚刚宣布将把乌克兰需要的炮弹产量提高6倍),不太可能让乌克兰在炮火方面获得决定性的优势。

因此,西方国家越来越感觉到,乌克兰需要一个改变游戏规则的战略,以取得足够大的胜利,迫使俄罗斯撤出,或至少进行谈判。

这反过来解释了美国本月推出的两套庞大军事援助计划的想法,大致上你可以理解为,这是从零散提供武器到训练和装备整个战斗部队的转变。美国宣布派遣100多辆履带式布雷德利战车、90辆轮式斯特赖克战车、100辆M113装甲运兵车和更多的武器。加起来相当于武装两个旅的机械化步兵。

美国的布雷德利战车。Shane A. Cuomo, U.S. Air Force,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法制的AMX-10RC。davric,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法制凯撒自行火炮。Sgt. 1st Class Mikki Sprenkle,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再加上来自其他盟友的几十辆战车,德国的黄鼠狼步兵战车(Marders)、法国的AMX-10RC和瑞典的CV90,乌克兰人又有了一两个旅的装备,也许能凑齐一个师。

自行榴弹炮是装甲部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移动中提供辅助火力。美国将提供18门这样的火炮,丹麦则把自己全部19门法制凯撒自行火炮全捐了。

为了形成一个有战斗力的整体,美国正在训练乌克兰部队,每次一个营(通常三个或四个营组成一个旅),进行联合武器作战。这涉及到协调装甲部队、步兵、工兵和无人机,以加强各自的优势并减轻各自的弱点。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将军说,这些援助“将大大增强乌克兰抵御俄罗斯进一步攻击的能力,并在战术和行动上发动攻势,解放被占领地区”。

但是,到目前为止,摆明还缺乏的东西,就是大量的西方主战坦克,有这些坦克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装甲拳头的威力。英国已承诺提供14辆挑战者坦克,可是只能装备一个连,而不是一个营,更不是一个旅。

例如,一个英国装甲旅有56辆挑战者坦克;一个美国装甲旅有87辆M1艾布拉姆斯坦克。

derivative work DhatfieldM1 Abrams-TUSK.svg: *derivative work: DhatfieldOCPA-2005-03-09-165522.jpg: US Military,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如此明显的差距,主要是因为西方盟国之间的分歧,特别是德国的焦虑。德国制造的豹2坦克是一种最佳的军事选择,使用柴油发动机的豹2坦克数量很多(大约有2000辆在欧洲服役),而且比涡轮动力的艾布拉姆斯坦克更容易操作。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这种坦克在火力、防护、速度和机动性等方面表现现色,使其能够适应多种类型的战斗情况。

这种55吨重的坦克有四名乘员,可行驶约500公里,最高速度约为每小时68公里。现在有四个主要变种,其最早的版本在1979年首次服役,主要武器是一门120毫米滑膛炮,有一个全数字的火控系统。

已经有几个国家愿意提供豹式坦克,但德国之前一直拒绝发送坦克,甚至拒绝允许其他国家提供他们手里的豹2坦克,按出口时的规定,再出口需要德国的同意。这让盟友们很生气,波兰甚至说,无论德国批准与否,自己都会提供给乌克兰。

德国官员为自己的焦虑找到了很好的理由,表示是否提供豹2式坦克,要取决于美国是否派遣艾布拉姆斯坦克,五角大楼则干脆不接这个茬。

德国新任国防部长皮斯托瑞斯明智地回避了“你行你先来”的游戏。他说德国只是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决定,事实证明这个时间倒不算久,因为当时他就说,可以开始先对乌克兰人进行操作豹式的训练。

乌克兰总统顾问波多利亚克。President.gov.ua, CC BY 4.0 , via Wikimedia Commons

乌克兰总统顾问波多利亚克对这种优柔寡断很气愤,他在推特上说,“每一天的拖延都是乌克兰人的死亡。”

著名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则敦促美国和德国都派出坦克,还责备他们,“我已经厌倦了这种狗屎表演,普京正试图通过武力改写欧洲地图。世界秩序正处于危险之中。”

话虽如此,坦克可能并不像政治舞台上所暗示的那样重要。

乌克兰拥有数百辆苏联时期的坦克,主要来自战前的库存及东欧国家提供的翻新坦克,俄罗斯入侵者也非自愿的提供了许多坦克。西方的坦克防护更好,火力更强。不过,在没有这些坦克的情况下,乌克兰可以将其苏联时期的重型装甲与西方的步兵战车混合起来,发挥巨大的作用。

例如,在1991年的伊拉克战争中,布雷德利战车作为坦克杀手表现出色。

英国智囊团皇家联合服务研究所的杰克·沃特林认为,美国承诺的最新一批武器,即使没有主战坦克,也将创造“乌克兰军队中最强大的装甲部队;这让他们有能力快速移动,承受伤害并进行突破性行动。”

曾在欧洲指挥美军的退役将军霍奇斯补充说,比坦克更重要的,是更远距离的精确武器,以用来来打击俄罗斯的指挥所和深入俄罗斯战线的后勤中心,这让人失望。

DVIDSHUB, CC BY 2.0 , via Wikimedia Commons

海马斯发射器发射的制导导弹的射程为70-84公里,起初成功在俄罗斯的后方地区造成了混乱,但后来俄国人也学精了,开始重新组织起来,远离海马斯射程。五角大楼拒绝提供可从相同发射器发射的300公里射程的陆军战术导弹,认为这升级的太快了。

五角大楼负责政策事务的副部长科林·卡尔表示,美国和乌克兰在陆军战术导弹问题上,各自保留意见。他承认,乌克兰需要这些手段来进行纵深战斗。

但五角大楼还扣留了射程为数百甚至数千公里的“灰鹰”武装无人机,喷气战斗机看来暂时也不可能。

一些人希望在最新的武器供应包中,会包括一种新的150公里射程的武器,称为GLSDB导弹。这玩意儿也可以从海马斯上发射,特点是小直径炸弹,可从飞机上投放的激光或GPS制导炸弹,在伊拉克和阿富汗被广泛使用。它可以被安装在无制导火箭弹上。由于机翼在飞行过程中展开,GLSDB导弹。通过滑翔向目标进行机动,增加了攻击的范围和选择。

霍奇斯将军说,有了更多和更好的装甲,以及进行深度导弹打击的手段,乌克兰将有最好的机会夺回克里米亚,他认为这是决定性的地区。

他认为,通过集中装甲部队,乌克兰可以向亚速海推进,切断俄罗斯本土和克里米亚之间的陆桥。同时,远程精确弹药将使其能够摧毁刻赤海峡上通往克里米亚的桥梁,这个桥梁在2022年10月的一次俄罗斯解释不清的爆炸中部分受损。

乌克兰随后就可以随意打击俄罗斯人,使入侵者在克里米亚的地位无法维持,并迫使他们放弃半岛。

对克里米亚的控制,使俄罗斯能够扼制乌克兰的港口,并为在乌克兰南部的入侵部队提供补给。霍奇斯将军指出,失去半岛,将是对普京最严重的打击,也许更重要的不是军事而是政治打击。

但这也是为什么一些盟国对乌克兰试图夺回半岛感到不安,担心这可能会促使普京求助于核武器。

盟国愿意承担这个风险吗?

美国宣称,克里米亚是乌克兰的,乌克兰完全有权重新夺回它。但是美国在实践中是否准备支持乌克兰夺取克里米亚的行动是另一回事。美国官员对最终结局总是含糊其辞。他们承认,在某些时候,美国和乌克兰的战争目标可能出现分歧。

但至少给乌克兰提供威胁俄罗斯在克里米亚的手段,可能会有好处。沃特林说:“如果你想通过谈判解决问题,那么优先考虑克里米亚可能是明智之举,而不是升级。”

在一些人看来,谈论夺回克里米亚似乎为时过早。

“看看目前乌克兰的前线地图,”智囊团CNA的迈克尔·科夫曼指出,“乌克兰人必须首先在南部取得重大的军事成就,才能讨论克里米亚问题”。

与霍奇斯将军一样,他同意援助乌克兰的重点应该放在精确武器、装备新部队和机动战上。但不同看法的是,他认为乌克兰要取得进一步的成果,将更加困难和昂贵。

乌克兰在11月夺回港口城市赫尔松,已经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尽管是在与背靠第聂伯河已经陷入半孤立的俄罗斯驻军作战。

自从闪击变成到处撤退后,俄国人现在可以用更多的士兵和预备队来保卫一条更短的整体战线。

更重要的是,科夫曼指出,“如果乌克兰的下一次进攻不顺利,就会有俄罗斯反攻的风险,在最坏的情况下,会失去而不是获得领土”。

“美国的联合武器战术,往往依赖于空中优势,”科夫曼指出,“乌克兰缺少的不是没有西方的坦克,而是没有西方的空军。当你同时拥有美国空军的优势时,联合武器的机动性要容易得多。”

作为在伊拉克指挥布莱德雷战车的军官,智囊团兰特公司的吉安·根蒂尔承认,“我不必担心任何东西在我头上飞过,现在俄罗斯和乌克兰都缺乏对空中的控制”。

他还承认,乌克兰人在进攻时有风险。19世纪的普鲁士将军和战略家克劳塞维茨认为,防御是更强大的战争形式。但是,根蒂尔上校说,“最终,产生决定性结果的是进攻。攻击者拥有主动权,他们知道何时、何地以及如何进行攻击”。

在双方为下一轮大战做准备时,人们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即使在断言乌克兰可以取得进展的时候,米利将军也说,“就今年而言,从军事上将俄罗斯军队赶出俄罗斯占领的乌克兰的每一寸土地将非常、非常困难。”

他说,在某个时候,冲突将不得不在谈判桌上结束,“这将是一场非常、非常血腥的战争。”

Kremlin.ru, CC BY 4.0 , via Wikimedia Commons

当然,克里姆林宫内的紧张情绪也是显而易见的。

最近,莫斯科大楼屋顶上出现了防空武器。担任俄罗斯安全委员会副主席的梅德韦杰夫发帖警告说,“一个核国家在常规战争中的失败可能会引发一场核战争。” 

他的核恐吓并不新鲜,然而承认俄罗斯可能会被打败,这是一个相当新和引人注目的承认自己可能不举的言辞。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3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