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零”政策耗尽地方财政,中国天然气断供危机蔓延

纽约时报报道,在中国为抗疫“清零”政策投入了大量资金之后,现在各地方政府普遍面临现金严重短缺的情况,尤其是严寒冬季来临,地方政府早就无力维持充足的居民天然气供应。今年冬天,很多中国居民恐怕要在没有暖气的夜晚瑟瑟发抖。能源断供的背后是定价法规的限制和中央政府资助的欠缺,只要多一些补贴,或许百姓不会这么艰难。

对于中国各地的许多居民来说,今年冬天格外难过,天然气短缺,再加上气温骤降,中国居民如何度过漫漫冬日?对于李永强(音译)来说,他要在没有暖气的夜晚勉强过冬。

Photo by 李哲 on Unsplash

45岁的李永强是个杂货商,他在河北的家中通电话时说:“我们不敢通宵开暖气,因为用了五六个小时后,煤气又要停了。天然气短缺真的太影响我们的生活了。”

中国各地普遍使用天然气为家庭和企业供暖,天然气的紧缺激怒了几千万人,这种情绪还蔓延到了社交媒体上,网民们对此进行苛责和抱怨。河北省的一位网友写道,她一周有四个晚上被冻醒,实在是太冷了,她盖了两床被子还是冷,冻得睡不着。

中国互联网疯传的一个视频显示,在山西省的一栋高层公寓楼里,家家窗户上贴着迎贺新春的红色海报,但是上面写的不是祝福语,而是“冷”。

山西临汾一小区业主集体在窗外贴“冷”字,媒体报道称是开发商没和热力公司协调好。图源:推特@李老师不是你老师

自从习近平在12月初放弃“清零”政策以来,今年冬天已经有几亿人感染了新冠。

“清零”政策将病毒感染率保持在低水平,但是需要采取大规模的检测,和其他昂贵的预防措施才能实现。正是这些措施耗尽了地方政府的预算。许多城市和乡镇政府的内部工作人员都领不到薪水,更不用说为居民维持足够的天然气供应。

专家说,这场危机暴露了中国能源法规和基础设施的系统性缺陷。去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引发了全球市场动荡,影响范围之大,已经波及中国的能源供应。

长期以来,俄罗斯一直为中国和许多地区供应天然气,特别是欧洲国家。去年夏天,俄罗斯停止向欧洲出口天然气,各国开始囤积其他出口国供应的能源,竞相抬高世界能源价格。此后,暖冬的到来令人意外,帮助欧洲国家降低了天然气价格,但是,现在寒冬来临,中国的天然气价格被抬得更高了。

与此同时,中国的省级和市级政府已经减少了对天然气消费的传统补贴,这些补贴曾经对取暖费起到了控制作用。作为回应,中央政府告诉地方政府要保持暖气供应,但是不给他们钱来支付这些供应。结果,天然气限量供应,居民们获得了用于烹饪的最低限度天然气供应,用于取暖的却所剩无几。

长期从事中国政治分析的詹姆士敦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高级研究员林和立(Willy Lam)说:“对习近平来说,这是一场完美的冬季风暴(形容许多糟糕的事情同时发生),一切停摆,部分原因是大家手头都没钱了。”

这是习在短短五年内的第三次基层能源危机。2017年,政府突然禁止中国北方大片地区使用燃煤锅炉,转而使用燃气锅炉。这是一个快速解决空气污染的办法,但居民很快发现,新式锅炉缺少必需的天然气供应。

2021年,煤炭价格飙升,高于公用事业单位出售煤炭发电的监管价格,这些单位不愿意承担损失,所以暂时关闭了发电厂,造成了一波大停电。

去年,在俄罗斯总统普京减少并随后停止了对欧洲大陆的天然气运输后,许多欧洲人担忧今年冬天如何取暖。但是,欧洲迎来了意外的暖冬,当地的天然气公司已经提高了价格,鼓励节约。

政府还对消费者进行补贴,以此抵消部分额外成本。欧洲的一些企业还在去年秋天储存了大量天然气,欧洲居民们对于今年冬天因天然气缺乏而无法取暖的担忧已经消退。

在中国,近日气温骤降,异常寒冷。上周末,位于中国最北端的黑龙江省的许多气象站预报了有史以来的最低温度。在中国最北端的城市漠河,持续三天的最低气温达到零下50摄氏度以下。本周,中国气象机构在全国范围内发布了极寒天气警告。

中国政府已经注意到了天然气短缺的问题。在1月13日下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中,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连维良表示,一些地方和企业对民生用能保供稳价措施没有落实到位。

他补充道,中央政府认为地方官员有责任确保居民供应,但是没有表明中央政府会为他们提供任何金钱上的资助。他表示,中国未来会修建更多天然气储存站,避免未来能源断供的情况出现。

伦敦数据公司路孚特(Refinitiv)的中国能源专家秦燕(音译)说,中国实际上有足够的天然气来度过这个冬天。问题是,当气温骤降时,定价规定的限制和能源补贴的减少使天然气无法输送到北方的居民住宅中。

在战争期间,世界上大部分地区都避开了俄罗斯的能源,但中国却加大了从俄罗斯购买天然气的力度,俄罗斯液化天然气(可通过船只运输)出口量在去年猛增了42.3%。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日本和其他国家的企业纷纷拒绝购买来自俄罗斯的货物,但是中国公司选择购买这些货物。

这些来自俄罗斯的天然气大部分是以非常高的价格进口的。中国的法规严格限制市级和乡镇级天然气分销商向居民出售天然气的价格。琅韬商务咨询公司是香港一家专门从事中国大陆能源和电力方面咨询的公司,在这里就职的天然气专家珍妮·张(Jenny Zhang)说,今年冬天,天然气的批发成本是大陆法规规定的分销商出售价格的三倍。

分销商可以将额外成本转嫁给工业和商业天然气用户,但不能转嫁给居民个人。因此,当价格上涨时,这些公司有很大的动力去切断家庭用气,转而出售给更多的工业和商业用户,这个问题在河北省尤为严重。近年来,当地的许多天然气公司已经部分私有化。

珍妮·张表示,“天然气定价一直摇摆不定,这些企业也面临很大的资金压力。” 河北等地的地方政府正面临着严重的财政压力。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向开发商出售土地租赁所得。

Photo by Zhiyue on Unsplash

去年疫情,导致政府开销急剧上升,财力枯竭。房地产行业陷入财务困境,租给开发商的土地面积去年骤降53%。河北省环绕北京三面,拥有7450万人口,是所有省份中情况最糟糕的。

在过去的五年里,国家政府一直坚持要求河北的家庭和企业改用天然气,因为当地烧煤造成的空气污染很快就会波及北京。像杂货商李永强这样的许多河北居民不得不丢掉了家里的煤炭和烧煤炉。

去年秋天,石家庄是首批出现新冠检测资金不足的城市之一。去年年底,当中央政府开始放宽“清零”政策后,石家庄迅速采取行动,取消新冠检测的规定,结果立即出现了一波感染病例。现在,地处山区的石家庄的气温早就降至冰点以下。

随着收入的减少和成本的上升,河北的地方政府没有财力来迅速恢复居民天然气补贴。秦燕表示,“只要政府能提供一些补贴,断供问题不会如此严重。”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3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