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深度 I 川普攻击赵小兰达匪夷所思地步,他对亚裔的种族歧视已不假掩饰

2023-01-30 15:21:05

文 | 胡安 纽约时间

据Politico报道 川普对赵小兰的攻击到达了令人匪夷所思的程度,而最近他也在攻击拜登的前亚裔助理。现在连共和党内的一些人都担心,他的这种种族主义攻击会影响该党争取亚裔选民的努力。 

在过去几个月里,领先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对共和党参议院领袖的妻子发起了一系列种族主义攻击,这位女性曾在他的内阁任职。 

前总统唐纳德·川普对赵小兰起了各种外号,从“Coco Chow”到“米奇·麦康奈尔那位热爱中国的妻子”的变种,尽管大多数共和党官员都保持沉默,但现在,被种族主义攻击的对象已经公开表达不满。 

“当我年轻的时候,有些人故意拼错或读错我的名字。亚裔美国人一直在努力为下一代改变这种经历,”赵小兰在给POLITICO的一份声明中说。“他似乎不明白这一点,这已经可以鲜明地表达他的态度。” 

在自己的社交媒体平台Truth social上,川普至少曾六次批评麦康奈尔的领导能力,并暗示对方夹在妻子与中国的关系中而面临利益冲突。去年秋天,川普在一条信息中说,麦康奈尔“有个遗愿”,这被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普遍视为严重威胁。 

但相比这些威胁,对赵小兰的人身攻击仍然显得更加令人瞩目,因为这些攻击流露出不假掩饰的种族主义,而且似乎也没有怎么受到过反对。麦康奈尔和他的团队始终不予回应。而赵小兰本人也请求记者不要夸大这些言论。其他共和党人对这些攻击不屑一顾,耸耸肩说,川普就是这样的作派。前总统“喜欢给别人起绰号,”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10月份在CNN上说。 

他的攻击让赵小兰感到“莫名其妙” 

赵小兰自小从台湾移民到美国,是纽约大型航运公司福茂集团创始人赵锡成和赵朱木兰的六个女儿之一。她毕业于哈佛商学院,曾在多届共和党政府任职,是首位进入总统内阁的亚裔美国女性,分别担任小布什的劳工部长和川普的交通部长。 

赵小兰的个人经历在她的任期内发挥了重要作用。她占据了电视广播,尤其是地方媒体,谈论她的移民故事和美国对移民的承诺。 

在川普的领导下,即使她在川普内阁任职,他也经常批评她的丈夫,这令她的施政技能时而受到考验。但赵小兰当时表示,尽管两人存在分歧,但她仍然忠于他们。 

2017年川普和麦康奈尔发生口角后,赵小兰在川普大厦对记者说:“我支持我的自己人——他们两个都是。” 

但赵小兰在1月6日之后达到了崩溃的临界点。她从内阁辞职,称骚乱“以一种我无法忘怀的方式深深困扰着我”。 

川普曾称赞她在内阁的工作,但显然被赵小兰的声明给得罪了,在攻击麦康奈尔时,他开始一并攻击她。据一位与赵小兰关系密切的前政府高级官员说,他的攻击让赵小兰感到“莫名其妙”。但她最初决定不予回应,因为这只会“让媒体的关注热度继续下去”。 

“尤其是对亚裔来说,孝顺是至关重要的——你尊重家族的姓氏。这不仅是对她的个人声誉的污辱,也是对她的名字和家族的辱没,”这位前官员说。 

川普的发言人、亚裔美国人史蒂文·张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前总统对赵小兰的批评集中在她的家庭潜在的经济冲突上,而不是种族问题。赵小兰的家族航运业务一直受到密切关注。尽管川普离任后发布的监察长报告没有正式发现任何违反道德规范的行为,但它确实详细说明了赵小兰的办公室处理与其家族公司相关业务的多个例子。 

但在川普的核心圈子之外,很少有人质疑这位前总统关于赵小兰的帖子跟种族主义有关。私下里,共和党官员担心,他的言论不仅仅是背景噪音,而是他从根本上改变了政治话语的表达方式。 

“川普对赵小兰的多次种族主义攻击与他曾经担任的职位是不相称的,在亚裔美国人社区受到威胁和骚扰的这一时刻发出这样的攻击,尤其显得卑鄙,”前政府官员、后来成为川普批评者的阿丽莎·法拉(Alyssa Farah)说。 

川普最近甚至表示赵小兰在拜登的机密文件事件中发挥了作用,而唯一的联系只是有媒体称,拜登中心智库在2018年正式启用前,曾在华府唐人街附近租用过一段时间办公室。 

或将影响共和党争取亚裔选民 

一些共和党人说,川普反复的人身攻击尤其损害了该党进一步争取亚裔美国选民的努力。 

川普的反亚裔言论针对的不仅仅是赵小兰。周末期间,他盯上了拜登的助手凯西·钟(Kathy Chung),据信她在拜登2017年离任时负责打包时任副总统的材料。他说弗吉尼亚州州长格伦·杨金(Glenn Youngkin)的名字“听起来像中国人”(杨金不是华人)。他在谈论亚裔领导人时模仿亚裔口音。他在竞选活动中嘲笑过亚裔口音。他指责一名记者问了一个关于新冠病毒检测的“恶劣问题”,并暗示她这么做是因为她的亚裔背景。他称新冠病毒为“功夫流感”。 

斯坦福大学教授陈仁宜(Lanhee Chen)去年秋天竞选加州州长的共和党候选人失败,他认为川普的语言已经损害了共和党吸引选民的能力。 

“当我还是候选人的时候,我亲眼看到了这一点,”台湾第二代移民陈仁宜说。“我和我所在州的很多亚裔美国选民交谈过,我得到的反馈是,‘你所代表的理念很棒,我喜欢你的愿景,但我不知道我是否能把票投给来自唐纳德·川普同一个政党的人。’而且对赵小兰的攻击真的令人费解,因为她在他的政府做得非常好,取得了很多成就,让他自己的总统任期受益。”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亚裔美国人是美国增长最快的投票群体之一,占整个合格投票人口的5.5%。预计这些数字还会进一步增长。 

亚裔美国选民通常倾向于民主党,但共和党已经投入了数百万美元,在加州、德州、内华达州和亚利桑那州等州争取他们的支持。在中期选举前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罗娜·麦克丹尼尔(Ronna McDaniel)指出,亚裔美国人有加入共和党的理由,因为他们对经济和公共安全有共同的担忧。 

但是,虽然川普的言论对拉拢亚裔联盟不利,但一些共和党人预测,这主要是影响川普本人。 

“他对她有一种奇怪的痴迷,”共和党策略师、前麦康奈尔助手斯科特·詹宁斯(Scott Jennings)说。

(声明:本文为《纽约时间》授权转载内容,版权归《纽约时间》所有,未经授权和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形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3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