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共和党已经找到了对付特朗普的办法,等他自然死亡

2023-02-01 01:46:18

大西洋月刊作者麦凯 · 科平斯的文章说,现在许多共和党人希望特朗普能从政治中消失,他们的主要策略是不行动,只希望。

该图片由Tibor Janosi MozesPixabay上发布 

如果多问几句,大多数共和党官员,即使是那些在衣柜里存放着MAGA(注,指特朗普的口号,让美国再次伟大)帽子,推特头像是在海湖庄园(注,特朗普的产业)自拍的人,都会私下承认特朗普已经成为一个问题。

自上任以来,特朗普作为掌舵人,让共和党遭遇了三个糟糕的选举周期。现在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不稳定,然而上周末,特朗普又回到了竞选活动中,宣称他“愤怒”,并决心在2024年再次赢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

现在,除了最狭隘的忠实拥护者,共和党内几乎所有人都同意,是时候抛弃特朗普了。

但如果问他们打算如何做到这一点,讨论很快就会转入充满希望的假设领域:也许他会被起诉呢,毕竟他的法律问题成堆;也许他会在初选中提前出局,比如对政治感到厌烦而离开?

也许情况会更自然的解决掉,毕竟特朗普已经老了,他还能剩下多少年?

这种神奇的想法,充斥着我最近与十几位现任和前任当选的共和党官员和党内战略家的谈话。面对又一个由特朗普主导的选举周期的前景,并且不确定他是否真的会在初选中被击败,许多共和党人正悄悄地支持发生一些事情,让特朗普离开,只要这种差事不要落在自己头上。

一位要求匿名的共和党顾问说:“有一种对好运的渴望,这就像2016年的一切,只是更加宿命。"

共和党人发现自己幻想的情景,从牵强附会到丧心病狂不等。马克·莱博维奇在他最近出版的《感谢你的奴役》(Thank You for Your Servitude)一书中,引用了一位前共和党代表的话。此人直言不讳地总结了共和党应对特朗普的计划,“等他死”。

事实证明,这并不是一种罕见的情绪。在我与共和党人的谈话中反复听到,摆脱特朗普的最没有破坏性的途径,虽然听起来很严峻,但可能是等待老天带走他。

他们的理由很直截了当,这位前总统已经76岁了,体重超标,似乎保持着大学新生的饮食习惯,而且与所有已知的科学知识相反,认为运动有害。

既然老天爷迟早会帮忙,那为什么要冒险疏远他的粉丝呢?本月离任的前共和党代表彼得·梅杰,将这种策略称为精算套利。

“有很多人只是希望(特朗普)死去,”梅杰告诉我。“我想澄清一点,我不属于那个阵营。但是我听到很多人说,他们会走上舞台,戴上红帽子,然后第二天给我打电话说,‘我等不及这个人死了’。就像,老天开眼吧”。

但是,特朗普的母亲88岁去世,他的父亲93岁去世,所以这种策略并非万无一失。

一些共和党人坚持希望,特朗普最终可能被他的法律麻烦所打倒。目前特朗普是多项刑事调查的对象,很多人梦想着起诉他,让他的竞选活动脱轨。

但大多数共和党人似乎都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可能性,即起诉只会让他在共和党内的基础上得到更大提升

曾担任特朗普的私人律师多年的迈克尔·科恩,很勉强地说,他的前老板会轻易地将任何针对他的刑事指控变成武器,比如竞选邮件里写着,深层民主党人又来了。

科恩说,“唐纳德将利用起诉书继续他的筹款活动”。

另一些人则想象着协调一致的共和党捐赠者群起反抗,让特朗普永远地靠边站。那位共和党顾问告诉我,2021年秋天他在纽约市参加了一次私人晚宴,当时他看到一位共和党亿万富翁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讲,表示需要阻止特朗普重返椭圆形办公室,还声称将投入大笔资金击败这位前总统,并敦促他的同行们加入这一事业。

当晚,房间里的其他人,包括几位知名捐助者和少数共和党参议员反应热烈。但一年后,当这位顾问看到其中一些人时,他们已经不太敢提这事了。

他说,那些愤怒的捐赠者,已经退缩了,正在谨慎的“等待和观察”。

共和党内精英们的这种自欺欺人的现象,与特朗普的早期崛起之路遥相呼应。

在2016年共和党总统初选之前,一群候选人花费时间和金钱互相攻击,相信领先那位不靠谱的新人最终会垮掉。政治阶层普遍认为,特朗普这样一个荒谬的人物,根本不可能赢得大党的提名,更不用说总统职位了。

当然,当特朗普的许多怀疑者意识到自己错了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负责马可·卢比奥2016年总统竞选活动的特里·苏利文说,特朗普的竞争对手当年未能击败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始终相信,他自寻死路的日子即将到来”。

苏利文说,“李·阿特沃特(Lee Atwater,里根的政治顾问和战略家)有一句老话,‘当你的敌人处于溺水状态时,向他扔一块砖头’,特朗普的对手们没有一个有胆量向他扔砖头的。他们只是希望别人这样做。希望并不是一个胜利的策略。”

对于那些想在2024年防止类似惨败的保守派来说,新出现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似乎是值得庆祝的。毕竟,让他们的政党摆脱特朗普最健康的方式,是简单地击败他。

但是,大量的挑战者可能会像2016年那样,轻易地分裂反特朗普的选民,让特朗普以多数票赢得初选。这也会使共和党内领导人更难凝聚在一个替代方案周围。

一位现任共和党代表说,尽管大多数同事可能默默地希望有一个新的被提名人,但很少有人愿意在初选早期支持一个非特朗普候选人,以免影响自己。相反,他们会留着弹药,看看那些最初的州情况如何。

尽管特朗普的政治影响力据称现在有所下降,但他在初选民调中仍然备受青睐,以约15个百分点的优势领先于他最接近的对手。党内的其他高层人物,德桑蒂斯、蓬佩奥、尼基·海利,很少表现出有能力和勇气直接与特朗普对抗。

梅杰在1月6日之后投票支持弹劾特朗普,并在2022年的初选中输给了一名极右翼的特朗普忠实支持者,他将共和党领导人目前对对抗特朗普的胆怯,归因于共和党的“无根意识形态”。共和党对长期坚持的保守主义理想的否定,而支持一种特别的个人崇拜,使共和党人没有一个明确的后特朗普身份。

再加上他所说的“政治人物的普遍怯懦”,就会看到一个面对特朗普普遍面瘫的共和党。

即使另一位共和党人设法获得提名,也不能保证特朗普会消失,此人可从来不以失败时的优雅著称。上个月,特朗普在自己的社交媒体Truth Social上分享了一篇文章,暗示如果共和党拒绝在2024年支持他,他可能会进行独立竞选。

这在共和党圈子里引起了小小的恐慌。与我交谈的共和党人说,这种分裂对共和党来说将是政治灾难,如何防止这种情况,没有人有任何想法。

与此同时,共和党人不知为何一直存在妄想,特朗普会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人。

当我问最近退休的俄亥俄州参议员罗伯波特曼关于特朗普问题时,他自信地预言,一切很快就会自行解决。他认为,这位前总统会研究民调数据,意识到其他共和党人有更好的机会获胜,并慷慨地退出2024年的竞争。

“我认为,到最后,”波特曼告诉我,“他不太可能想把自己放在那个位置上,因为他可以更多地成为一个共和党的高级政治家,谈论他执政期间制定的政策。”

我不由自主地放声大笑。

“也许这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波特曼承认说。

广告与软文刊发说明:因人手有限,目前编辑部只处理企业宣传软文(可带链接),审核通过发表后,会出现在加美财经网站的“全部”,加美财经官方推特和官方电报频道,单价为200加元。联系:info@caus.com

关注加美财经官方电报频道,或者推特,不错过重大新闻

全球新一轮军备竞赛的代价

爱国者何俊仁

塔利班2.0统治下的阿富汗人生活

高通胀如何腐蚀你的投资,又该如何应对?

经济长新冠,中国奇迹的终结

深度评论:保守主义危机重重,但还有机会挽救

人类即将步入极端炎热的时代,这将如何改变经济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3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