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三权分立下,美国的最高法院如何左右总统大选的结果?

2020-09-01 20:47:19

image by: Daniel Foster

《经济学人》写道,在“布什诉戈尔”案发生二十年后,美国最高法院再次准备影响总统选举。这是否会涉及在势均力敌的结果之后的又一戏剧性判决还有待观察。但是,九位大法官已经在通过对投票规则的小规模决定来影响选举,这些决定未经听证,而且往往没有什么书面解释。

美国有关投票的诉讼总是在选举前增加,但2020年正在创造记录。民主党和共和党的竞选活动都在分头资助大量的诉讼,范围涉及43个州,至少226个案子。大多数案子涉及民主党试图扩大美国人投票机会的举动或共和党取消投票机会的努力(通常观点认为,更广泛的投票机会通常有助于民主党)。

例如,在宾夕法尼亚州,民主党州长和共和党立法机构正在就如何处理预期的大量邮寄选票进行争论。特朗普竞选团队正在那里以及内华达州和新泽西州提起诉讼。特朗普在几乎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声称,这些州扩大邮政投票的计划,包括使用投递箱,会导致投票欺诈。

在内华达州的案件中,特朗普的律师也反对在人口较多的县增加投票站的数量。他们说,这违反了当年“布什诉戈尔”案中的一项原则,该案当年以5比4的比分決定停止佛罗里达州的重新计票。但从其本身来看,布什诉戈尔案“仅限于2000年大选目前的情况”,因为公平对待选民的职责 “有许多复杂的情况”。

今年的许多投票争执必然会在最高法院结束,因为保守派多数派对扩大选民参与的兴趣不大。在共和党全国委员会诉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一案中,大法官们在4月份就是否要在威斯康星州的初选中让缺席投票变得更容易的问题上,以5比4的比分呈现了深深的分歧。新冠疫情曾促使许多威斯康星州人选择邮寄投票,但在选举日前夕,仍有多达1.2万张选票尚未到达他们的邮箱。

下级法院表示,鉴于这种情况,只要缺席选票到达计票站的时间不超过6天,就可以计算。但最高法院阻止了这一修正。它说,在离选举这么近的时候改变规则,会激发“司法混乱”。自由派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对此不以为然。她在反对意见中写道:“这让人匪夷所思”,法院会冒着“大规模剥夺公民权”的风险,将大流行期间的投票视为与“普通选举”无异。

7月,自由派大法官索尼亚-索托马约尔批评多数派阻止了爱达荷州与疫情有关的投票倡议签名收集调整。而在另一个反对意见中,她谴责多数派允许佛罗里达州禁止多达100万名刑满释放的重刑犯参加投票,根据2018年的州宪法修正案,他们有投票权,但该裁决使他们无缘2020年的大选投票。她写道,通过批准一项“付费投票计划”,最高法院“继续容忍剥夺权利的趋势”。根据该计划,曾经是罪犯的选民,必须在投票前支付所有罚款,才能投票。

当下级法院试图让投票变得更容易时,共和党人往往会在最高法院找到一个友好的多数派来阻止扩大投票机会的努力。8月13日出现了一个例外,当时在罗得岛州,法院判决中止了一项关于缺席投票的要求,该要求提出必须有两名证人。这一命令似乎与7月份在阿拉巴马州禁止此类安排的决定相冲突。尽管阿拉巴马州抱怨下级法院下令暂停选举的决定改写了该州的选举法,并禁止该州“执行适度的反欺诈要求”,但没有一位罗德岛州官员对此表示反对。

三位保守派大法官:萨缪尔-阿利托、尼尔-戈苏赫和克拉伦斯-托马斯表示,他们会站在共和党一边,挑战罗德岛放松的法律规定,但更多的人似乎认为,如果州政府同意,这样的安排是可以接受的。维权组织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投票权项目主任何戴尔担心,如果最高法院只是听从州政府的意见,那么在一些战地州,选民可能得不到很好的服务。他指出,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的共和党立法机构“不会妥协”,因此,一旦最高法院做出决定,在那里加强投票权的诉讼可能会以失望告终。

在疫情这样一个不幸的背景下,仓促的选举诉讼被匆匆送进美国最高法院这些问题不是作为普通备审案件中的慢速请愿,而是作为所谓的“影子备审案件”被紧急申请,在这种情况下,法官们在只做部分简报、不进行现场听证和快速审议之后,就下达很少或没有解释的法令。大法官们也可以选择保持沉默:只有在他们愿意的情况下,他们才会透露他们的投票。许多在最后关头提出的暂缓执行死刑的请求和其他紧急事项都是在这种情况下提交法庭的。

何戴尔说,在影响选举的决策方面,这种不透明性“确实存在问题”,“他们需要更多地解释他们的理由”以指导下级法院和下一轮诉讼。

大选前诉讼仍在前赴后继。上周,共和党提出了一项巧妙的诉讼,目的是为了让绿党候选人继续留在蒙大拿的选票上,以分散民主党的选票。该诉讼已提交至最高法院,但被迅速驳回。涉及美国邮政服务的挑战刚刚开始在下级法院进行。随着一连串的投票争议被送到法官的收件箱,另一场由9名未经选举的法学家决定总统选举结果的幽灵依然存在。

纽约大学法学教授里克•皮尔德斯表示,如果要让选举结果“被广泛认为是合法的”,法官们在就投票规则作出决定时,应该争取“重大共识”。但鉴于到目前为止这些案件的裁决方式,六起案件中有五起是分裂的,还有一些是针锋相对的,等到了11月3日需要司法裁决时,其结果可能会被证明,它的分裂程度与投票本身一样严重。

 

#美国最高法院#,#通过一系列小裁决#,#影响美国大选结果#

 

译者:吴十六

责编:吴十六

新闻线索和采访需求,请联系:newsroom@caus.com;企业与创业公司如需内容、会议以及社群运营等市场服务,请联系:info@caus.com。

For news clues and interview needs, please contact: newsroom@caus.com;for enterprises and startups who need market services such as content, online conferences, and online community operations, please contac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