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深度:一场新冠疫情,从根子上暴露了欧美各国政府的网络服务匮乏

6月前

image by: Brett Jordan

《经济学人》杂志写道,今年的疫情令许多面对面的政府服务不得不搬到网上,而这深深地暴露了欧美政府在网络服务方面的不足。

对于卡里纳·塞利斯和她的未婚夫詹姆斯来说,新冠到来的时机再糟糕不过了。他们计划在5月结婚,并从伦敦搬到索尔兹伯里,后者是一个英国小城市。8月,他们有了一个孩子,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但因为疫情,婚礼被无限期推迟。在封锁期间,搬家出奇地简单,但生孩子却成了一场官僚主义的噩梦。

在英国,孕妇通常会得到一个纸质文件夹,里面装着她们的医疗记录,她们必须带着它去做孕检。不知为何,塞利斯女士的档案没有从她在伦敦的医院被正确转移到索尔兹伯里的新医院。她不得不开始一个新的文件夹,并重复她所有的孕检日程。荒谬的是,她和她的未婚夫不得不再次听了一个小时的关于怀孕时该怎么做的谈话。

对于软件工程经理塞利斯女士来说,英国的缺乏数字化是令人震惊的。尽管一些产科服务已经搬到了网上,但英国的医疗服务大多和其他地方一样,顽固地抗拒数字化。英国的国家卫生服务(NHS)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传真机购买者之一。在将近十年前,英国曾经花费了100亿英镑(约合909亿人民币)试图建立统一的患者电子档案,在失败后就被放弃了,没有进行进一步的尝试。

英国不是唯一严重依赖纸张的国家。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暴露了这是一个多么大的问题。在世界各地,在封锁的情况下,不管是法庭听证、发放护照或结婚都不得不赞叹,因为在很多国家这些都还需要面对面的交流。想要注册一个企业,速度慢到不可思议,或者干脆说不可能。法院一团糟,选举前景堪忧。

那些长期致力于投资数字化系统的国家,在提供政府服务时所遭受的干扰较少,而那些没有投资的政府则发现,如果有更多的官方业务在网上进行,将是多么有用。

新冠疫情导致的政府服务停顿暴露了体系内深度的官僚主义。

在英国,至少有73400场婚礼不得不推迟,不仅仅是仪式,还有法律部分,英国国家统计局无法及时统计。

在法国,法院在3月关闭了除基本服务外的所有服务,直到5月底才重新开放。

大多数国家都延长了被疫情困住的外国人的签证,但几乎所有地方的领事服务都停止了。在美国,绿卡申请在4月停止,6月重新开始。在英国,他们3月停止了对申请永久居留权的人进行生物识别细节的预约,6月才部分恢复。

有些申请是不能拖延的,比如失业保险。即使是富裕国家,官僚机构同样暴露了其脆弱性。

美国佛罗里达州在疫情封锁时,政府办公室外人们排起了长队来取得登记失业保险所需的纸质表格。理论上,该州有一个数字系统,但它的设置太差,许多人无法进入。在大流行之初,网站崩溃了好几天。即使是几个月后,试图申请的人也不得不在网上等待数小时才能登录。在阿拉巴马州,当州府蒙哥马利的政府办公室重新开放时,人们在外面扎营,希望能见到可能帮助他们申请的官员。

就算是有在线服务的地方,它们的不足之处也变得很明显。数字化的失业保险系统在新的申请者浪潮下崩溃了。3月底,意大利社会保障办公室INPS的网站在一天内收到了30万份福利申请。网站崩溃了。一些能够进入网站的人看到的是其他人的数据。意大利当局不仅指责申请者太多压垮了系统,还指责黑客试图提出欺诈性的申请。

在美国,网络犯罪的干扰也是一个问题。在受影响最严重的华盛顿州,平均每8个人申请失业保险,就有1美元被诈骗者利用过时的身份验证系统攫取,他们因此损失了5.5亿-6.5亿美元,约3亿美元被追回。

毫无意义的文书工作

智库“国家就业法项目”的米歇尔-埃弗莫尔说,在美国,这样的问题是不可避免的,因为美国在失业保险制度现代化方面的投资非常少。自2001年以来,即使不考虑通货膨胀因素,管理方面的支出也在下降。包括佛罗里达州在内的一些州故意将其系统设计得难以使用,以阻止工人申请。8月,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州长罗恩-德桑蒂斯承认,该州的系统设计了很多“毫无意义的障碍”。

然而在其他地方,疫情已经揭示了政府服务数字化的有效性。多国政府都证明了他们已经能够将钱转入数亿人的账户,无需人们在政府办公室或银行排队。在英国,以前不受宠的发放福利的系统证明了它的价值,在两周内有近100万人不用去就业中心就注册了该系统。英国没有国民身份证或公民身份登记册,但人们能够通过用手机扫描护照中的电磁芯片来证明自己的身份。虽然人们不得不等待五个星期才能拿到钱,但他们大多都拿到了钱。

那些接受了服务数字化理念并对其进行投资的政府,表现令人钦佩。在爱沙尼亚,数字政府非常先进,公民可以在网上投票。所有公民都有一个数字身份证,与他们的银行账户和税收系统相联系。这意味着,找出哪些爱沙尼亚人被解雇,并向他们发放福利是相当简单的。

这场大疫可能会加速线上的转变。在大流行期间,美国纽约和加州的州长将数字婚姻登记合法化。当新泽西州的领导人意识到封锁影响之深后,他们把更多的服务放在了网上,该州的首席创新官贝丝·诺维克说,他们做了一个网站,向居民提供信息,他们用它还可以预约新冠测试。其他州也纷纷效仿。他们还试图找到简化在线验证美国人身份的方法。美国和英国一样没有身份证。在法国,曾经必须通过邮寄提交的社会保险文件,现在可以通过电子方式提交。

有人认为,一场数字投资的盛宴可能即将到来。

丹尼尔·科斯基经营着一家投资公共服务数字化的风险投资公司Public ,他指出,“现在每个人都能看到,数字化的发展将是巨大的,将花费数十亿、几十亿。”他说,各国政府的各种IT合同都将续签。英国的NHS是最有可能改变的服务之一。哈普里特-苏德是一名执业全科医生,同时也是NHS的技术负责人,他说,在疫情发生前,他有7%的咨询是通过远程完成的。在封锁期间,这个数字跃升至90%。他说,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通过电话诊断,但很多事情都可以。

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在网上办。在大流行的高峰期,英国几乎所有的家庭法庭听证会都停止了,除了最紧急的案件,比如把孩子从虐待父母那里带走。这些案件都被放到网上,法官要根据有时不稳定的互联网连接,听取证词证言,根据网络提供的证据做出决定。但积压的案件迫使一些人在法庭之外处理问题。英国大律师萨曼莎-伍德汉姆说,经历过有争议的离婚夫妇一直无法获得关于他们的财务纠纷的判决,因此仲裁蓬勃发展,他经营着Divorce Surgery离婚服务,为分手的配偶提供法律咨询。

但新冠大流行也表明,政府需要以新的方式运作。这可能意味着引入适当的数字身份,而许多国家缺乏这种身份。追踪系统要求政府知道自己的公民是谁,并能够可靠地联系他们。爱沙尼亚的官员可以很容易地做到这一点,而英国和美国的官员则不能。

在英国和美国,由于没有身份证,不同的政府记录被不同的部门分别保管。医疗记录无法识别某人在哪里工作,反之亦然。地方行政部门并不总是能够获得中央政府的记录。由于没有简单的方法将姓名和地址连接起来,英国政府不得不依靠信用调查的数据来验证人们的身份,然后再发布他们新冠测试。当其追踪系统建立时,由于地方政府没有数据,接触追踪者无法快速连接与工作场所相关联的病例群。因此,一些地方的疫情没有被迅速发现,无法杜绝疫情的蔓延。

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是呼吁英国投资建立像爱沙尼亚那样的公民身份登记册的人之一。这种项目需要时间和金钱,但可以证明是一项值得的投资。共享信息不仅可以帮助阻止病毒的传播。更好的数据共享将使政府能够改善甚至是普通的服务,如垃圾收集或管理街道停车。更好的数字身份不仅有助于追踪病人,还能降低数字欺诈的风险。如果美国人像爱沙尼亚人一样拥有数字身份,那么组织11月的总统选举就会更容易。

这种变化不会便宜。而且对隐私的影响必须被认真对待。如果实施得不好,新的数字系统可能会为欺诈创造新的机会。一个国家如果能收集到越来越多的精细信息,就应该能够制定更好的政策,但它也会变得更容易窥视公民。

 

#政府网络服务匮乏#,#欧美#,#失业保险申请#,#疫情追踪#

 

译者:吴十六

责编:吴十六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