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的风险投资公司警告,美元资金已经难以获得,国资将成主渠道

<p style="margin-left:0;">由于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以及中国复苏乏力,以中国为重点的风险基金发现越来越难以从西方筹集资金,<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asia.nikkei.com/Business/Finance/China-s-top-VCs-warn-dollar-fundraising-will-only-get-tighter">日经亚洲</a>报道了风投行业的一些顶级投资人的警告。</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ZwFYeYfU8SLnIhYP"> <figcaption> Photo by <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unsplash.com/@adamnir?utm_source=unsplash&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Adam Nir</a> on <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unsplash.com/photos/wTO6MWpMrJk?utm_source=unsplash&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Unsplash</a>&nbsp;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管理着约26亿美元的中国生物技术投资者王晖(Steven Wang)是发出警报的人之一,他说,在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于2017年开始迅速升级后,他多年来一直在减少美国投资者的依赖。在接受日经亚洲的采访时,他对局势很快改善并不乐观。</p> <p style="margin-left:0;">"我们的预测是,从美国获得资金越来越难。不是因为经济原因,只是纯粹的政治原因,"王说。</p> <p style="margin-left:0;">他的公司弘晖基金(HighLight Capital)自2014年以来已经投资了约100家公司,主要是医药和生物技术领域。</p> <p style="margin-left:0;">王说现在美国出资人占其基金投资的25%,低于几年前35%的峰值。</p> <p style="margin-left:0;">"我不再去美国了,"王说,他更愿意在香港、上海或北京,与他的基金所余不多的美国出资人见面。</p> <p style="margin-left:0;">随着华盛顿召集盟友应对北京的 "经济胁迫",美国和中国的关系已经恶化。</p> <p style="margin-left:0;">美国政府在过去几年中对中国特定行业和公司的投资进行了限制,拜登计划引入进一步的限制,以限制中国获得关键技术。有人猜测他还可能签署一项行政命令,建立一个筛选美国对外投资的机制。</p> <p style="margin-left:0;">Pitchbook的数据显示,在这种紧张局势加剧的情况下,美国和欧洲投资者第一季度参与中国风险交易的美元筹资额,降至2019年以来的最低点。</p> <p style="margin-left:0;">2023年前三个月,在大中华区筹集的风险资本金额达到161亿美元,而2019年同期为175亿美元。今年第一季度有美国投资者参与的筹资额降至13亿美元,而2019年为57亿美元。</p> <p style="margin-left:0;">欧洲投资者的数字在2023年仅为3000万美元,低于2019年的60.5亿美元。</p> <p style="margin-left:0;">令人失望的疫情后经济复苏和弃满不确定性的经济前景,也让投资者观望。日经新闻采访的至少十几家风险投资公司表示,今年年初中国重新开放后,筹资活动没有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回升。投资者对中国经济复苏的速度和可持续性越来越怀疑,尤其是在最新数据显示5月份工厂活动月度数据下降之后。</p> <p style="margin-left:0;">首次公开募股热度不高——这是香港等市场上私人资本退出的主要途径,也影响了筹资情绪。</p> <p style="margin-left:0;">HarbourVest Partners (亚洲)的负责人容烱祥(Martin Yung),上周在香港举行的风险投资家和私募股权公司的年度聚会上告诉大家,"总体而言,前几个月在中国的发展相当缓慢。我们看到很多想法或潜在的交易,但我不认为其中有很多是可操作的。... 我们在等待"。</p> <p style="margin-left:0;">他还提到了地缘政治因素,他说,"跨境业务有潜在的风险,或政治风险增加了。"</p> <p style="margin-left:0;">TR Capital的管理合伙人马德瑞(Frederic Azemard)在同一小组发言时说,他很注意不进入 "敏感行业",并试图选择那些即使中美之间的紧张局势进一步恶化也不会受到影响的企业,他认为这种情况是一种基本情况。</p> <p style="margin-left:0;">康桥汇世(Cambridge Associates)亚太私人投资主管维什·拉马斯瓦米(Vish Ramaswami)表示,缺乏明确的投资主题和难以复制的回报水平,也令投资者望而却步。</p> <p style="margin-left:0;">拉马斯瓦米上个月在香港的一个媒体圆桌会议上说,过去,在中国的风险投资很容易获得 "两位数的净回报",但现在,即使是中国最成熟的投资者也会承认这一壮举 "难以重现"。</p> <p style="margin-left:0;">"我认为对中国的分配一直呈下降趋势,"拉马斯瓦米说。"可能会有其他东西成为下一个大事件。今天,我们还不知道它是什么。"</p> <p style="margin-left:0;">由于来自西方的资金乏善可陈,中国的风险资本家正在寻找离家更近的资金。</p> <p style="margin-left:0;">风险投资公司告诉日经亚洲,虽然随着中国经济复苏势头的停滞,中国的私募基金 "实际上已经消失了",但仍有一个选择: 风险投资公司已经能够以人民币向国有企业筹集资金。</p> <p style="margin-left:0;">专注于中国的基金CMC Capital的创始合伙人徐晨说,现在只有像保险公司这样的国有资金,可以为风险基金 "开出大额支票"。</p> <p style="margin-left:0;">根据咨询公司Preqin的数据,截至5月30日,今年已经有6个以人民币计价的风险投资基金,价值16.3亿美元。</p>

亚马逊想变相涨价,考虑在付费会员视频中引入更多广告,不想看广告要付费更多

<p style="margin-left:0;">亚马逊正在计划推出其Prime Video流媒体服务的广告支持套餐,以便进一步扩大广告业务,并从娱乐业务中获取更多收入,华尔街日报引用知情人士报道。</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72ZIMMwMSJ4fx18f"> <figcaption> Photo by <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unsplash.com/@thibaultpenin?utm_source=unsplash&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Thibault Penin</a> on <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unsplash.com/photos/GgOitQkoioo?utm_source=unsplash&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Unsplash</a>&nbsp;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目前讨论还处于初期阶段,但已持续数周。亚马逊公司各个业务正在进行减员增效,已经导致数以万计的员工被裁员。</p> <p style="margin-left:0;">尽管面临宏观经济挑战,广告仍然是亚马逊持续增长的领域。公司第一季度的广告收入为95亿美元,同比增长21%。据Insider Intelligence称,亚马逊在美国的数字广告收入排名位列Google和Meta之后,居第三。</p> <p style="margin-left:0;">广告商表示,他们希望亚马逊能够为Prime Video服务提供一个广告套餐,遵循Netflix和Disney等其他流媒体平台的类似做法。具体来说,广告购买者表示,他们希望更多地接触到那些一直大部分没有广告的优质电影和节目,这些内容通常能引发更多的关注。</p> <p style="margin-left:0;">Prime Video服务对于支付14.99美元月费的亚马逊Prime会员,以及单独支付8.99美元月费的用户都开放,其中包括了原创节目如《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等,还有大量电影库,还有包括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的“周四夜间足球”比赛在内的现场体育赛事。</p> <p style="margin-left:0;">亚马逊一直在将更多广告支持的节目引入Prime Video,体育报道就带有广告,一些节目有产品植入式广告。Prime Video还提供了来自Freevee(亚马逊的免费广告支持视频服务)的内容。</p> <p style="margin-left:0;">另外,亚马逊正在与华纳兄弟探索以及派拉蒙全球讨论通过Prime Video Channels,添加他们的流媒体服务的基于广告的套餐,据了解情况的人士称。通过Prime Video Channels,用户可以注册流媒体服务,包括Max和Paramount+的无广告版本,并通过应用观看。</p> <p style="margin-left:0;">据知情人士称,亚马逊正在讨论如何在Prime Video中引入广告的多种方式。一种选择是让现有的Prime订阅者遇上更多广告,并给他们提供选择支付更多以获取无广告版本和其他功能的选项,这基本上是变相的涨价。</p> <p style="margin-left:0;">这种提升销售的方法,是亚马逊近期在亚马逊音乐服务中采取的方式:向Prime会员提供了更多歌曲,无需额外付费,但取消了大多数歌曲的按需获取选项,除非用户选择更高价的升级版本。</p> <p style="margin-left:0;">创建一个广告套餐,将帮助亚马逊支付节目和电影的制作成本,新首席执行官安迪·贾西越来越关注不同业务的盈利性。财务总监布赖恩·奥尔萨夫斯基在2月份表示,亚马逊去年在亚马逊原创节目、现场体育节目和与Prime一起包含的许可第三方视频内容上,花费了约70亿美元。</p> <p style="margin-left:0;">贾西的前任,创始人和前首席执行官贝佐斯,更关注的是视频娱乐服务增长而不是使其盈利,他曾经一度说过:“我想要我的权力的游戏”。</p> <p style="margin-left:0;">在2017年,他授权亚马逊以惊人的2.5亿美元的价格购买了新的“魔戒”系列版权。这部8集的系列《魔戒:权力之戒》的第一季成本高达7.15亿美元,包括版权协议,使其成为有史以来最昂贵的电视节目之一,但是节目的评价不一。</p> <p style="margin-left:0;">据了解情况的人士说,贾西在公司内部告诉人们,他看到了娱乐,特别是现场体育的价值,但也在花大量时间评估公司的不盈利部门。</p> <p style="margin-left:0;">与此同时,亚马逊正在讨论竞标全国篮球协会比赛的播放权,这些权利将在2025年到期,推出Prime Video的广告支持套餐可能有助于支付这些权利。</p>

标准普尔500指数终于突破4200点,下一个挑战是什么?

<p>标准普尔500指数终于突破了4200点水平,感觉就像股市中的一个聚会,下一个挑战是4300点,一个巨大的挑战,巴伦周刊<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www.barrons.com/articles/stock-market-sp-500-level-56090a5?mod=RTA">报道</a>说。</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rSP6K7mn4NYjdVMR"> </figure> <p>今年以来,截至周二收盘,标普500指数已攀升约12%至4284点,但此前必须进行多次尝试,才最终突破4200点。</p> <p>事实上,自去年以来,花了大约15次尝试,才回到这个关键水平之上。</p> <p>标准普尔500指数在上周6月1日达到了4200大关,但在第二天,即周五真正越过了这一水平。当时美国劳工统计局发布了一份强于预期的就业报告,使人们认为经济也许可以避过衰退,但又不会热到迫使美联储加息多次。</p> <p>不过,从这一点来看,要想持续突破4300点可能就不那么容易了。</p> <p>标准普尔500指数需要突破许多水平,以使投资者信心能迅速恢复。标普指数最后一次触及4300点是在2022年8月,夏季反弹的高峰。</p> <p>然而,当美联储提醒市场必须继续积极加息时,反弹在当月晚些时候消失了。自那时起,市场看到通胀从2022年的峰值削减了近一半,而实际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已经减速。市场希望看到经济企稳,因为美联储很快可能会对加息踩刹车,但这很难。&nbsp;</p> <p>随着美联储加息接近尾声,问题是经济将放缓多少。从技术角度来看,在标普500指数目前的水平上,还没有很多买家,因为经济没有显示出转折的迹象。上一次指数在8月份达到4300点时,也很少买家入场,这次可能也不会有什么不同。经济阻力越快得到缓解,市场就能越快恢复到更高水平。</p> <p>现在的部分问题是,货币紧缩对经济的冲击往往是滞后的,所以美国还没有感受到高利率的全部影响。而最近银行业的动荡,可能意味着经济中的贷款和支出更少。最近对银行的调查发现,他们计划削减贷款,从历史上看,与分析师目前预测的企业利润同比下降幅度相符。&nbsp;</p> <p>当然,市场并不总是需要突破性的动力来越过关键水平。标普500指数可以通过较小的上涨向4300点攀升。标准普尔500指数的200天移动平均线略低于4000点,在过去几周内已经上升,此前已经下降了几个月。这意味着价格的滚动平均值正在向上移动,投资者正变得更加自信,也愿意在更高的价位买入。</p> <p>这并不完全意味着攻克4300点将是容易的事情。目前指数的交易价格超过远期收益的18倍,标准普尔500指数很贵,特别是当固定收益为投资者提供的收益率明显高于过去的时候。</p> <p>市场可能需要看到持续不断的证据,表明经济正在很好地应对加息。</p> <p>另外,大型科技股正在喘气,这对指数也没有帮助。</p> <p>微软,英伟达、Meta和Alphabe的股票今年飙升,一些市值达到了数万亿,这些巨型公司动了市值加权的标普500指数走高。现在,这些科技股已经从最近的涨势中开始喘气,所以除非有其他行业和公司接替,否则指数将很难突破4300点。</p> <p>无论你怎么看,市场都在尽力进入上升趋势,但前面还有很多障碍。</p>

加载中...
© 2023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