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带300美元来到美国,现在是全美名厨和餐馆老板,奥巴马也专门去吃他的菜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IVvPs9GirwrMpOpb"> </figure> <p>CNBC报道了一个在纽约奋斗的移民餐厅老板的故事。</p> <p>2020年对餐馆老板来说是灾难性的一年,受影响的不只是街角的咖啡店或家庭餐馆。</p> <p>马库斯·萨穆埃尔松(Marcus Samuelsson)说到他的餐饮帝国,“我花了25年时间打造这个餐厅,用了10天时间把它拆除。”</p> <p>由于冠状病毒相关的限制措施,萨穆埃尔松曾一度被迫关闭多家餐厅好几个月。</p> <p>50岁的萨穆埃尔松,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厨师之一:他是一位企业家和烹饪明星,拥有一长串电视和书籍作品,并拥有一个以他名字命名的全球酒店集团,其中包括十几家餐厅,以他的红公鸡餐厅品牌的三家分店为首。</p> <p>如今,萨穆埃尔松经营着一家餐饮集团,在疫情爆发之前,集团旗下所有餐厅的年收入约为7500万美元,由于疫情的影响,该业务的收入在2020年下降了约80%。红公鸡仅在哈莱姆区就有大约180名员工,在疫情爆发前每周接待超过4000名顾客。</p> <p>萨穆埃尔松之前曾克服无数障碍,一路杀到了行业顶峰。在一个动荡的童年,他与埃塞俄比亚的家人分离,和他的妹妹一起被收养,在瑞典长大后,24岁时搬到美国当厨师学徒,身上只有300美元,这是他一生的积蓄。</p> <p>现在,他又遇到了流行病。</p> <p>然而,无论遇到什么障碍,萨缪尔森都一直在用对实现梦想的渴望去应对,从他自己丰富多彩的背景里汲取灵感,发现自己做为厨师独特的声音。</p> <h3>从埃塞俄比亚的小屋到瑞典再到纽约</h3>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9Ol1sNGYC2ytRyKP"> </figure> <p>在2012年的回忆录《是的,厨师》中,萨穆埃尔松提到了他在埃塞俄比亚农村的童年,“我住在一个只有两张餐厅桌子那么大的小屋里,有五六个人住在里面。”</p> <p>在他3岁之前,萨穆埃尔松和他的妹妹都从肺结核中活了下来,他在回忆录中写道,这是一个“奇迹”,然而,母亲带着两个孩子从75英里外的村庄走到最近的医院后不久,疾病夺去了妈妈的生命。萨缪尔森和他的妹妹,也与他们的生父分开了。</p> <p>但萨穆埃尔松却说,他很幸运有很多人帮助他。</p> <p>萨穆埃尔松和他的妹妹,被瑞典夫妇安·玛丽和伦纳特·萨穆埃尔松收养,并在瑞典哥德堡抚养长大。萨缪尔森对烹饪的热爱,来自于他的养母海尔格(Helga)的厨房。</p> <p>他说,一家人“每周吃四到五次鱼”,还摘苹果做果酱。</p> <p>“总是有鲱鱼可以腌,有鱼可以熏制,还有越橘之类的东西可以吃。我们总是在室外或室内做饭,”萨穆埃尔松说。</p> <p>萨缪尔森开始发现,不同的食材和口味,结合在一起居然能做出那么美味的食物。</p> <p>“实际上,我们所有人都能尝到同样的味道。咸、甜、酸、苦、辣、鲜,”他说。“作为一名厨师,你要通过香味、美感和质地重新来打造。这一切都是关于想象和梦想,然后把所有的一切汇集在一起来做一道菜。”</p> <p>十几岁时,他就开始在餐厅工作,先是在哥德堡的烹饪学院学习,然后在瑞士和奥地利的高端餐厅当学徒,还在法国传奇大厨乔治·勃朗的米其林三星餐厅工作过。</p> <p>萨穆埃尔松说,“我一直在餐馆或酒店行业工作”,在这一行他很小就变得非常优秀。</p> <p>1994年,萨穆埃尔松在纽约一家著名的瑞典餐厅Aquavit,找到了一份副总厨的工作,这是行政总厨手下的副手。几年前,萨穆埃尔松曾在那里短暂当过学徒。</p> <p>刚到美国时,他口袋里只有300美元。</p> <p>虽然回想起来,跨越世界要冒巨大的风险,但他很快就被纽约丰富多彩的美食所吸引。他说,在皇后区,你走在一条街上,看到“印度菜旁边是泰国菜,旁边是希腊菜,在布朗克斯区,你在尼日利亚店旁边有意大利店”。</p> <p>最终,正是美国烹饪的多样性,激发了萨缪尔森自己的许多餐厅灵感。</p> <h3>在纽约</h3> <p>刚到纽约市,萨穆埃尔松在朋友的公寓里有点崩溃。萨穆埃尔松说,他的另外四个室友中有一个是按摩专业的学生,所以他的第一张床实际上是一张按摩床。</p> <p>“那是我开始的地方,后来其中一个家伙搬了出去……然后沙发就变成我的了。”</p> <p>最后他有了一张床。</p> <p>但仅仅两个月后,Aquavit的行政总厨意外去世,萨穆埃尔松的职业生涯出现了飞跃。尽管只有24岁,但他才华横溢,在欧洲顶级餐厅工作过。</p> <p>接手后,萨穆埃尔松很快就成为了《纽约时报》有史以来获得三星评价的最年轻大厨。</p> <p>萨穆埃尔松觉得“能在曼哈顿登上舞台“,开始有了巨大的信心。他开始看到“一条我可以拥有自己餐馆的路……所以,我写下,‘有一天,我想拥有自己的餐馆。’”</p> <p>萨穆埃尔松觉得,写下自己的目标可以帮助自己在脑子里构思自己的梦想,并最终实现它。这是他一生都在做的练习,从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开始写下食谱的想法,有时候是他买不起的食材。</p> <p>“你写下想法,然后写下你的愿景和梦想,对吧?一切都是从那一刻开始的,”他说。“是的,在上面说话,在上面写字,是获得它的很大一部分。”</p> <p>尽管升为高管后,萨穆埃尔松的薪水几乎翻了三倍,但他仍然尽可能多地攒钱。</p> <p>萨穆埃尔松说,“我挣了75000美元,但我的预算就像我挣28000美元一样有限。”</p> <p>在最终买了自己的一居室公寓后,他继续和室友合住。节俭是萨穆埃尔松作为移民经历的后遗症。“移民们通常都知道,‘我很容易就会失去这些。’”</p> <h3>创业</h3>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RMxnmD4DR7xSFWNj"> </figure> <p>1997年,Aquavit的老板哈坎·斯旺让萨穆埃尔松成为餐厅的合伙人。在接下来的十年里,萨穆埃尔松帮助Aquavit在斯德哥尔摩和东京等城市开设了分店,并于2003年在纽约开办了一家名为Riingo的日本主题餐厅。</p> <p>同年,詹姆斯·比尔德基金会授予他纽约市最佳厨师的称号。</p> <p>2008年,他和斯旺在曼哈顿时尚的Meatpacking District开了一家名为Merkato 55的高端泛非洲餐厅,运气不好,正逢金融危机,一年后倒闭了。</p> <p>萨穆埃尔松反思自己没有做足功课,“我不知道在Merkato 55餐厅的菜单上有多少非洲菜,有多少黑人菜”。这家餐厅的菜单上,有萨穆埃尔松童年时受埃塞俄比亚影响的菜式、非洲其他地区的菜式和加勒比菜式。</p> <p>尽管失败“像地狱一样刺痛”,但萨穆埃尔松说,回顾过去,Merkato 55的失败是一次学习的经历。作为一名厨师,他一直在“寻找我的声音”,尤其是在弄清楚如何融合不同的菜肴方面——这是他后来的餐厅的一个标志。他还了解了开一家成功的餐厅需要做多少准备工作。</p> <p>“没有Merkato 55,就没有红公鸡,”萨穆埃尔松说。</p> <p>萨穆埃尔松说,2010年,他和现在的商业伙伴安德鲁·查普曼开始自己创业,开了第一家红公鸡(Red Rooster)。在尝试在哈莱姆开店之前,他已经研究了这个历史悠久的黑人社区的文化和社区七年。</p> <p>2005年,他甚至和妻子,埃塞俄比亚出生的模特玛雅·海尔搬到了这个社区。</p> <p>他说,这意味着要研究大迁徙,在20世纪上半叶,数以百万计的非裔美国人,从南方农村搬到纽约等城市,其中一个影响是南方的 "灵魂食物 "美食,在哈林区这样的非裔美国人社区找到了立足点。</p> <p>灵魂食物,是非洲裔美国人传统上制作和食用的一种民族美食,起源于美国南部地区,美国殖民时期南方种植园的白人奴隶主给黑人奴隶的食物。然而,它从一开始就受到西非人和美国土著人传统习俗的强烈影响。 灵魂食物与美国南方的美食密切相关,今天它已成为美国主流饮食文化中一个容易识别和庆祝的方面。</p> <p>"灵魂食物 "的说法起源于20世纪60年代中期,当时 "灵魂 "是描述非裔美国人文化的常用词。</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Lkbd78N7MRNXPGT9"> </figure>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QVRLNBJ19g4fMbNN"> </figure>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HHHFmHx8TqZKYBB0"> </figure>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dRGBIwKrZ57zg3ry"> </figure> <p>萨穆埃尔松说,他不像在欧洲那样,为了了解一个地区的美食,只是查阅一份著名餐厅的清单,他必须采取一种更耐心、更开放的方式来学习。</p> <p>“黑人文化无处不在,”他说。“做玉米面包最好的女士,她可能会为教堂做志愿者……最好的烧烤人可能周六在公园里,但你周六去了,他却不在那里……越酷的东西也很难抓住。”</p> <p>在萨穆埃尔松的新烹饪书《崛起:黑人厨师和美国食物的灵魂》中,他写了自己的故事,以及黑人烹饪文化如何帮助塑造美国美食的故事。</p> <p>萨穆埃尔松说,“那种南方食物来到北方,这就是我们在红公鸡看到的东西。”</p> <p>菜单上的灵魂食物经典,如热蜂蜜炸鸡和虾与糁。菜单上的菜品也受到了许多定居在哈林区的移民的启发,包括萨穆埃尔松说本人,菜品向加勒比海、意大利和瑞典等地的美食致敬。</p> <p>要把这个雄心勃勃的项目从梦想变为现实,萨穆埃尔松依靠的既有投资者的资金,也有自己的积蓄,其中包括他在曼哈顿做了15年的高端厨师,以及在电视上亮相的收入。</p> <p>他和查普曼最初共筹集了150万美元,认为这笔钱足以创办红公鸡公司。结果开这家餐厅的启动成本最终超过了300万美元,查普曼的家族在曼哈顿拥有一家房地产投资集团,在他们陷入困境时介入,并提供了剩余的启动资金。</p> <p>红公鸡很快就获得了成功,《纽约时报》等媒体好评如潮,称它是纽约“最重要的”新餐厅之一,是“最罕见的文化企业,不仅支持多样性的理念或承诺,而且支持多样性本身。”</p> <p>在开业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家餐厅也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口碑,奥巴马夫妇在2011年高调的访问了这家餐厅。</p> <p>从那时起,萨穆埃尔松和查普曼就能够建立起这个餐厅帝国,主要依靠红公鸡及其后续分店的现金流 来发展,不过合伙人最终还是在2014年请来了由投资者Ron Moelis和Sandy Loewentheil经营的房地产集团L+M Development Partners作为战略投资者,帮助进一步扩张。</p> <h3>大流行</h3> <p>再成功,也无法幸免于包围着整个美国餐饮业的大流行。美国国家餐厅协会预测,今年餐厅销售额将损失2400亿美元。</p> <p>萨穆埃尔松不得不在3月中旬关掉了“红公鸡”的门,把它变成了“社区厨房”。</p> <p>萨穆埃尔松说,红公鸡“为最需要帮助的人和急救人员”提供了超过25万份餐食。他的餐厅集团与著名厨师何塞·安德烈斯和他的非营利组织世界中央厨房合作开展了这项工作。</p> <p>他说,“为社区服务给了我目标和节奏。”</p> <p>红公鸡餐厅现在重新开放外卖,室内餐厅的容量为25%。但萨穆埃尔松明白,餐馆想回到疫情之前的状态,可能需要五六年的时间。</p> <p>“但我不可能在五六年里把头埋在沙子里。我们必须努力。”</p> <p>当然,其他许多餐厅老板都没有萨缪尔森这样的名厨那么幸运,这就是为什么他要与其他名厨合作,比如“顶级大厨”小组成员汤姆·科利奇奥,成立行业组织“独立餐厅联盟”。这个组织游说联邦政府通过一项立法,旨在帮助美国餐馆老板应对因疫情造成的重大收入损失。他们正在推动的1200亿美元的法案,已于10月1日在众议院获得通过,并在参议院获得了两党支持,但还没有投票。</p>

美国明尼苏达州警察殴打记者后,州长出面回应称“令人不寒而栗”

<p>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明尼苏达州州长蒂姆·沃尔兹(Tim Walz)表示,他已经告诉警察要“做出改变”,让记者能够做好自己的工作。</p> <p>当地时间星期天,对于有关该州警察殴打报道明尼阿波利斯市(Minneapolis)郊区骚乱的记者的新闻,蒂姆作出回应,他说:“道歉是不够的,这种事情不能发生。”</p> <p>此前,因20岁黑人男子达恩特·赖特(Daunte Wright)在一次路检中被一名警察打死,明尼苏达州布鲁克林中心(Brooklyn Center)爆发抗议活动。执法人员向人群发射催泪瓦斯或胡椒喷雾,并逮捕了数十人。</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cdk5paMBeOhNk48"> <figcaption> (图源: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蒂姆在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时说:“我认为我们都需要认识到,过去几年里,世界各地甚至是我们国家对媒体的攻击令人不寒而栗。如果没有他们,我们是无法作为一个民主国家发挥作用的。”</p> <p>当地时间星期六,代表20多家新闻媒体组织的律师莱塔·沃克(Leita Walker)致信蒂姆和明尼苏达州执法机构的领导人,详细介绍了过去一周中,警察涉嫌袭击记者的一系列事件。她写道:“记者在报道抗议活动时,被警察喷洒化学刺激物,被逮捕,被扔到地上,被殴打。”</p> <p>这封信提供了一些有关事件的细节,包括涉及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纽约时报》记者的事件。</p> <p>约书亚·拉沙德·麦克法登(Joshua Rashaad McFadden)是为《纽约时报》报道抗议活动的自由摄影师,当地时间星期天,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当地时间星期二他试图离开抗议活动现场时,警察包围了他的汽车,他们用警棍击打车窗,然后进入车内强迫他下车,殴打他的腿,还打了他的相机镜头。</p> <p>30岁的约书亚说:“这绝对是可怕的,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这么多警察打我和我的设备。”</p> <p>约书亚是黑人,他说,警察不相信他的记者证是真的,直到另一位摄影师为他担保。他表示这种情况在他和其他黑人记者身上发生过很多次。</p> <p>他还说:“这非常令人沮丧。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他们不会相信或关心我所说的任何事情。”</p> <p>他表示,之后,他和其他记者一起被迫倒在地上,被警察拍下了照片。</p> <p>当地时间星期天,纽约时报公司(The New York Times Company)的一位发言人证实,莱塔的信代表了公司的回应。</p> <p>当地时间上周五,一名联邦法官发布了一项临时限制令,禁止警方对记者使用武力或化学制剂。但莱塔写道,官员们仍在进行“针对记者的普遍的恐吓、暴力和其他不当行为”。</p> <p>蒂姆于当地时间星期六在一条推文中说,他已经“指示我们的执法人员做出改变,确保记者在工作时不会面临障碍”。</p> <p>当地时间星期天,他在的电视采访中表示:“这些都是偶然情况,但这不是借口。需要理解的是,我们要继续变得更好。”</p>

开创先例!牛津大学开展新冠病毒二次感染试验引发争议

<p>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英国第二次临床试验中,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的科学家们计划使数十名成年志愿者重新感染新冠病毒,以研究在隔离区内故意感染病毒的情况。这些志愿者都是已经从新冠感染中康复了的人。</p> <p>研究人员表示,因为故意感染健康人类,这种“人类挑战”试验是有争议的。而英国是迄今为止唯一进行这种试验的国家。</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tXYCdsYBeOfxjUY"> <figcaption> (图源: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新试验的重点是探究人类免疫力的边界,以及从再次感染的那一刻起,病毒对身体的影响。牛津大学的研究人员说,更好地了解对先前疾病的免疫,将有助于快速找到新的治疗方法和疫苗。</p> <p>英国第一次临床试验于3月开始,由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传染病研究人员领导,他们在国家资助的卫生服务机构——伦敦皇家自由医院(Royal Free Hospital)内隔离了少数志愿者。这项研究得到了英国政府超过4500万美元(约合2.93亿人民币)的认捐。</p> <p>牛津大学的试验是由惠康信托基金会(Wellcome Trust)资助的,这是一家以医疗保健为重点的慈善基金会。领导这项试验的牛津大学疫苗学家海伦·麦克沙恩(Helen McShane)表示,多达64名18岁至30岁的人将在牛津大学医院内分阶段隔离,前后大约间隔17天,最快下个月开始。</p> <p>志愿者必须未接种疫苗,并有以前感染的新冠病毒抗体,且已完全康复,能通过严格的健康检查。</p> <p>关于给人类接种活的烈性病毒的争论已经持续了几个世纪。17世纪末,英国医生爱德华·詹纳(Edward Jenner)将牛痘和天花病毒应用于儿童和成人,并记录了反应,这一著名实验为现代疫苗铺平了道路。</p> <p>但在这次疫情中,美国和其他国家都避免了故意让健康人感染新冠病毒的试验。批评者认为,鉴于自然循环病毒的广泛存在和已有疫苗的成功,冒这种风险是不合理的。更重要的是,有人说病毒的新变种和英国试验中使用的旧病毒株相差较大。此外还缺乏经过验证的治疗方法,且存在所谓的“长期患病”风险,鲜为人知的长期症状包括疲劳、记忆力下降和心脏损伤。</p> <p>该试验的支持者认为,控制研究的精确性是无法替代的。几十年来,它们一直被用于研究伤寒、疟疾和结核病等疾病,以及研发疫苗。对于新冠病毒,海伦教授在上周的简报会中告诉记者:“我们不知道某些人没有被感染,是因为他们没有暴露于病毒下,还是因为他们有保护性免疫力。”她说,控制研究将有助于解决这些问题。</p> <p>牛津大学领导的试验的第一阶段,将测试通过鼻腔给药再次感染所需的病毒剂量。第二阶段将记录免疫反应,包括通过先前感染获得的免疫。这两个阶段都不会使用疫苗。</p> <p>志愿者将被追踪一年。海伦教授说,他们被隔离和跟踪期间,将获得约5000英镑(约合45058.5元人民币)的报酬。牛津大学的合作伙伴包括药物检验公司hVIVO Services,该公司有进行挑战试验的经验,也参与了帝国理工学院的研究。</p>

加载中...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