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葡萄牙的“比特币海滩”,投资者对加密货币的未来依然乐观

<blockquote> <p>《纽约时报》<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www.nytimes.com/2022/09/28/technology/crypto-portugal-bitcoin-beach.html">报道</a>,在葡萄牙美亚海滩这个加密货币避风港,来自欧洲的加密货币信徒聚集在这里。即使在今年夏天的暴跌之后,他们依然坚定的看好数字货币的未来。</p> </blockquote> <p>葡萄牙西南部一个游客不多的海滩上,有个巴姆巴姆海滩比特币酒吧,这是一个聚会场所。</p> <p>要到达那里,你要开车经过一个船港、海滨酒店和公寓楼,然后把车停在一家死气沉沉的海鲜餐馆附近,沿着一条穿过沙丘的木头小路走下去。黄色的比特币旗帜随风飘扬。关于加密货币和去中心化的未来的谈话声此起彼伏。</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QZ5QMB8TxkHPt54y"> <figcaption> 美亚海滩和巴姆巴姆比特币酒吧。来源:巴姆巴姆推特账号 </figcaption> </figure> <p>来自荷兰的投资者迪迪·泰胡图说:“人们总是怀疑什么时候买,什么时候卖,我们是通过始终持仓来解决这个问题”。他今年夏天搬到镇上,是巴姆巴姆沙滩酒吧的所有者之一。</p> <p>坐在附近的沙地上,另一位酒吧的常客凯瑟琳·贝斯坦迪格说:“只要你勇敢,一切皆有可能”。</p> <p>在被称为“加密货币冬天”的情况下,酒吧和拉各斯镇周围约150名加密货币信徒的社区,形成一个乐观的隔离气泡。今年夏天,对全球经济的担忧拖累了风险资产的价值,比特币和以太币等加密货币崩盘了,加密货币借贷公司Celsius Network等宣布破产。成千上万的投资者在这次暴跌中损失惨重。比特币的价格在去年达到了68000多美元的顶峰,现在下跌了70%以上。</p> <p>但在这个葡萄牙的海滨田园,人们对加密货币的信心并没有减弱。每周五,来自欧洲和其他地区的20名左右游客聚集在巴姆巴姆海滩酒吧,分享他们对数字货币的坚定信心。他们的欢欣鼓舞和欢呼声,传递到葡萄牙和世界各地的其他加密货币中心,譬如波多黎各和塞浦路斯。</p> <p>在葡萄牙海滨城市埃里塞拉的一家餐馆,加密货币交易员保罗·埃斯特旺吃午饭时说,“我们不卖”。</p> <p>他每周都会与其他三个投资加密货币的朋友聚会。他说,他的加密货币持有量比峰值下降了约80%,但他补充说,“我正在投资更多”。</p> <p>在欧洲,葡萄牙已经脱颖而出,成为加密货币投资者和爱好者的最大中心之一。许多加密货币的支持者涌向这个国家,因为与意大利和法国不同,葡萄牙政府不对虚拟货币的利润征税。</p> <p>气候优美,生活成本低,而且有一条便捷的成为居民的途径,这对他们很有帮助。葡萄牙的一家房地产公司Vanguard Properties表示,自去年以来,它至少向“加密货币家庭”出售了10套豪宅。(Sifted.eu之前报道过这些销售情况)。</p> <p>在埃里塞拉和拉各斯这样的海滨城市,商店和餐馆通过接受比特币付款,来显示他们对数字货币的接受。首都里斯本已经成为加密货币相关初创公司的中心,如加密货币支付平台Utrust和识别去中心化网络安全漏洞的公司Immunefi。</p> <p>泰胡图说:“葡萄牙应该是比特币的硅谷,它拥有成为硅谷所有的要素”。</p> <p>然而,葡萄牙政府可能会给这个国家作为加密货币中心的地位带来麻烦。5月,财政部长费尔南多·梅迪纳表示,政府正在考虑对加密货币收入像正常收入一样征税,并“打算就这一问题进行立法”。下个月葡萄牙发布年度预算时可能会有决定。</p> <p>财政部拒绝对其计划发表评论。</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eS2IRk5h4S3MAA5h"> <figcaption> 巴姆巴姆比特币酒吧的信徒们。来源:巴姆巴姆酒吧推特账户。 </figcaption> </figure> <p>目前,葡萄牙仍然受到乐观主义者和业余交易者的欢迎,他们在没有工作的情况下,试图利用他们的加密货币投资来旅行和生活。这群人利用过去几年数字货币价值飙升时赚到的钱,将葡萄牙作为基地。</p> <p>拉各斯的许多人在44岁的泰胡图的启发下,来到了巴姆巴姆海滩酒吧。2017年,他几乎卖掉了自己在荷兰的所有财产,投资比特币。当时,一枚比特币的价格约为900美元,而现在约为19000美元。他与妻子和三个女儿(自2017年以来没有接受过任何正规的学校教育)随后前往40个国家,在社交媒体上记录了每一步。他们自称为“比特币家族”。</p> <p>随着新闻媒体报道他家的故事,泰胡图在社交媒体上的关注度不断上升,使他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人,成为投资建议的来源。在过去的18个月里,一个纪录片摄制组一直在断断续续地跟踪他。今年夏天,他在葡萄牙定居,并迅速成为葡萄牙加密货币领域的大使。</p> <p>他的目标是将巴姆巴姆海滩酒吧所在的美亚海滩变成“比特币海滩”。他正在购买房产,以便在附近为信徒们创建一个社区。</p> <p>泰胡图说:“你证明了运营世界的某些部分是可能的,哪怕只是一个”。他手里拿着杰克·丹尼威士忌酒和可乐。他有一头齐肩的黑发,穿着一件背心,可以看到他的肤色和纹身(包括前臂上的一个比特币符号)。</p> <p>贝斯坦迪格是泰胡图吸引到葡萄牙的人之一。</p> <p>她来自德国,她说她和她的家人从2020年开始就一直在路上。她说,在过去的几年里,他们通过投资以太币和其他加密货币赚取了足够的钱,来支付他们的旅行费用。</p> <p>在过去的一年里,以太币的价值下降了约60%,贝斯丹迪说这很痛苦。她已经削减了食物和住宿的成本,但仍然致力于加密货币投资,并表示她的家人有足够的钱,继续他们目前的生活方式。</p> <p>她说:“我们卖掉了房子、汽车,我们的一切。我们正试图与其他有加密货币意识的人建立联系”。</p> <p>在巴姆巴姆海滩酒吧,几乎每个人都有一个被骗,或在Mt.Gox倒闭等事件中亏损的故事。Mt.Gox是一家位于东京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在2014年比特币出现巨大的、无法解释的损失后宣布破产。</p> <p>专门研究加密货币的美国税务律师克林顿·唐纳利,在谈到聚集在巴姆巴姆海滩酒吧的一些人时说,如果加密货币价格不恢复,“他们中的很多人将不得不再次回去工作”。</p> <p>即便如此,唐纳利和其他酒吧的常客们说,他们对加密货币的信念仍然没有动摇。</p> <p>托马斯·罗斯勒穿着一件黑色的比特币衬衫,喝着“受此货币启发”的啤酒,他说他和妻子及两个年幼的孩子一过来的,他们在决定是否从德国搬到葡萄牙。他于2014年首次投资比特币,最近,他卖掉了德国的一套小型出租公寓,以进行更多投资。</p> <p>罗斯勒对加密货币价值的下降表示担忧,但他说他相信市场会反弹。他说,搬到葡萄牙可以降低他的税收,并让他的家人有机会在温暖的气候中购买负担得起的房产。他们来酒吧是为了向其他已经搬家的人学习。</p> <p>罗斯勒说:“我们没有遇到很多这样生活的人”。然后他又买了一轮饮料,用比特币支付。</p>

飓风伊恩重创佛罗里达州,近270万人停电

<p>据美联社报道,飓风伊恩横扫佛罗里达州,人们被困在被洪水淹没的房屋中,病人被迫离开疗养院和医院,切断了一个离岛的供应,摧毁了一个历史悠久的海滨码头。随着降雨和水位上涨,近270万人停电。</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TM6BtNhNF22nLwpf"> <figcaption> CTV电视直播画面截图 </figcaption> </figure> <p>随着美国有史以来最强飓风之一的伊恩穿过这个半岛,远在内陆的奥兰多附近的洪水涨到了齐腰高。伊恩的热带风暴风力向外延伸了665公里,淹没了佛罗里达的大部分地区和东南大西洋海岸。</p> <p>李县警长卡明·马塞诺(Carmine Marceno)在接受ABC《早安美国》节目采访时表示:“它重创了我们县。”他说,道路和桥梁仍然无法通行,数千人被困在迈尔斯堡北部的李县,伊恩就在这里登陆。“我们仍然无法和许多需要帮助的人对接。”</p> <p>沃卢西亚县警长办公室说,有关部门证实,佛罗里达州至少有一人在风暴中死亡,这是德尔托纳一名72岁的男子,他在暴雨中使用软管排水时掉进了运河。伊恩袭击古巴后,有两人死亡。</p> <p>拜登周四(9月29日)正式发布灾难公告,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署长狄恩妮·克里斯韦尔说,此机构正在支持搜救工作。佛州州长德桑蒂斯说,周四早些时候风一停,美国海岸警卫队就开始在佛罗里达西南部的离岛进行救援。</p> <p>德桑蒂斯说:“海岸警卫队把一些躲在阁楼里的人,从屋顶上救了下来。我们从未见过这种级别的风暴潮……水位一直在上升,今天可能会继续上升,即使风暴正在过去。这基本上是500年一遇的洪水。”</p> <p>萨尼贝尔堤道的一大块塌落于海中,切断了通往6300人通常居住的离岛的通道。在风暴潮冲过此岛之前,有多少人听从了强制疏散命令尚不清楚,但夏洛特县应急管理主任帕特里克·富勒表示谨慎乐观,认为最坏的情况可能还没有发生。</p> <p>富勒说,此县还没有确认人员伤亡,离岛的立交桥显示,“房屋的完整性远远好于我们的预期。”</p> <p>在萨尼贝尔以南,巨浪摧毁了那不勒斯历史悠久的海滨码头,连桥下的桩子都被冲走了。那不勒斯所在的科利尔县长彭妮·泰勒说:“现在,这里没有码头了。”</p> <p>紧急救援人员锯穿倒塌的树木,前往被洪水淹没的房屋,但由于没有电,也几乎没有手机服务,当洪水淹没了许多人的客厅时,他们不可能打电话求助。</p> <p>科利尔县警长办公室说:“便携式塔台即将送到,用于手机服务。你的亲人很可能无法联系到你。随着白天呈现飓风的后果,这将是艰难的一天。”</p> <p>在迈尔斯堡,瓦莱丽·巴特利被吓坏了,她的家人绝望地花了好几个小时把餐桌顶在天台的门上,因为瓦砾砸向了他们的房子。</p> <p>“我们以为它会把我们的房子拆了,”她说。当暴风雨在外面肆虐时,她说她4岁的女儿抓住她的手说:“我也很害怕,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p> <p>伊恩于周三在人口稠密的迈尔斯堡以西的离岛卡约科斯塔附近登陆,风力为每小时150英里(241公里)的4级飓风,是美国有史以来风速第五大的飓风。</p> <p>美国国家飓风中心说,伊恩在卡纳维拉尔角附近的大西洋水域出现后,预计将恢复接近飓风的强度,于周五在南卡罗莱纳州第二次登陆。</p> <p>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肯尼迪航天中心仍然关闭,禁止入内,只有一个小团队在那里过夜。与此同时,SpaceX下一次向国际空间站输送宇航员的发射被推迟到至少10月5日,因为伊恩推迟了两天。</p> <p>被困在被洪水淹没的房屋里的人们,以及忧心忡忡的亲属们,给911打了很多电话。社交媒体网站上也发布了求救信息,其中一些视频显示,被碎片覆盖的水向他们家的屋檐冲去。</p> <p>匹兹堡的记者布列塔尼·海勒联系了救援人员,她的母亲住在北迈尔斯堡,她的家被1.5米深的水淹没了。</p> <p>“我们不知道水位什么时候会下降。我们不知道他们要怎么离开,他们的车全毁了。她唯一的出路就是坐船。”</p> <p>另一艘载有古巴移民的船只周三在基韦斯特东部的暴风雨天气中沉没。</p> <p>官员们说,美国海岸警卫队启动了对23人的搜索和救援任务,并设法在佛罗里达群岛以南约3公里处找到了3名幸存者。美国边境巡逻队说,另有四名古巴人游到基韦斯特以东的斯托克岛。空勤人员继续搜寻可能剩下的20名移民。</p> <p>此前,这场风暴在古巴造成两人死亡,并导致电网瘫痪。</p> <p>根据PowerOutage.us 的数据,佛罗里达州有250多万户家庭和企业断电。12个县的大部分家庭和企业断电。</p> <p>预报称,随着风暴向卡罗来纳内陆移动,佛罗里达州东北部的部分地区、佐治亚州沿海地区和南卡罗来纳州的低地预计将有高达30厘米的降雨。弗吉尼亚州南部的降雨量可能达15厘米,阿巴拉契亚山脉南部可能出现山体滑坡。</p> <p>南卡罗来纳州、北卡罗来纳州、佐治亚州和弗吉尼亚州的州长,都提前宣布进入紧急状态。</p>

RBC经济学家:受央行加息影响,加拿大住房可负担性已跌至历史低点

<p>据BNN报道,加拿大皇家银行经济研究部(RBC Economics)的助理首席经济学家罗伯特·霍格表示,加拿大的住房可负担性从未如此糟糕过,因为利率飙升继续推动房屋所有权成本达到历史最高水平。</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0SqWvpT5Ryi0lSgt"> <figcaption> Photo by Dillon Kydd on 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周四(当地时间9月29日),霍格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说:“加拿大央行自3月以来的加息行动,使购房时的抵押贷款付款增加了数百加元。”</p> <p>“这一点,加上新冠疫情期间房价跃升,在加拿大买房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困难。”</p> <p>霍格补充说,“更高的抵押贷款利率所造成的影响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p> <p>霍格写道:“我们预计,到目前为止的(抵押贷款利率)增长,以及加拿大央行即将进行的进一步加息,将在今年下半年加剧房屋所有权成本的上行压力。”</p> <p>加拿大皇家银行的全国总体负担能力指标创下了历史新高,这一指标衡量了房屋所有权成本占家庭收入的百分比。</p> <p>报告发现,房屋所有权成本平均占加拿大家庭收入的60%,这超过了1990年触及的57%的前高点。</p> <p><strong>最难负担得起的房地产市场</strong></p> <p>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和安大略省的房地产市场是加拿大最难以负担得起的,其次是魁北克省和新斯科舍省。</p> <p>报告发现,第二季度,维多利亚(67.6%)、温哥华(90.2%)和多伦多(83.0%)的总体负担能力指标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p> <p>然而,“根据抵押贷款持有成本与家庭收入的比例”,安省规模较小的市场,如汉密尔顿、伦敦和温莎,购房可负担性也“达到了有史以来最差的水平”。</p> <p>霍格表示,加拿大央行激进的加息策略是房屋所有权成本增加的主要原因。</p> <p>霍格说:“利率自3月以来飙升,到目前为止,政策利率上升了300个基点,在我们看来,年底前还会再上升75个基点,这正在推高全国每个地方的房屋所有权成本。”</p> <p>“受影响最大的是房价昂贵的市场,在加拿大央行对位于几十年高点的通胀发起攻势之前,这些市场的负担能力已经很差了。”</p> <p><strong>好消息即将到来</strong></p> <p>霍格说,他认为,房地产市场的普遍低迷将导致未来住房负担能力出现一些改善。</p> <p>他认为价格将继续走软,并在明年春天触底,他补充说,一旦加拿大央行稳定利率,房屋所有权成本将有所下降。</p> <p>霍格说:“我们的观点是,负担不起的情况将在今年年底达到顶峰,不过,时间会因市场而异。”</p> <p>“家庭收入的增长将在一定程度上推动随之而来的情况改善。可能需要几年时间才能完全扭转自2021年以来出现的巨大恶化的局面。”</p>

加载中...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