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很加拿大!学法律的她移民后成“孩子王”,教西人孩子写汉字名过春节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都说加拿大是一个强调多元文化的国家,虽然来到枫叶国已经9个月了,但一直对于这点没有太深的感触。<strong>直到最近在枫叶国经历了中国春节,才深刻的感受到枫叶国真切尊重每个族裔的文化传统,多元文化并不是一句政治正确的口号。</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在这个中国牛年春节,作为哈利法克斯一所公立小学的课后Group Leader(Excel项目),我在同事们的建议下,带着十几个西人娃剪窗花、用中文写名字,度过了一个有意思的春节。</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MSX1r18Bd96bCYY" alt="图片">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rgb(178,178,178);font-size:14px;">哈法西人小学生写的自己汉字名字。图/Alice</span>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8px;"><span style="font-size:18px;"><strong>一、西人同事提议在中国新年期间教学生写他们的汉字名字</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2020年6月,我们一家登陆哈利法克斯,开启新的生活。从国内来到枫叶国,找工作是让很多人焦虑的事情。没有当地的学习经历和工作经验,再加上语言达不到母语水平,很难直接找到与以前专业相关的工作</span><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font-size:14px;">(编者注:作者在国内从事的是法律相关工作)</span><span style="font-size:16px;">,所以放平心态很重要。但实际上,如果刚开始放低身段,降低预期,工作机会还是挺多。</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刚开始,我先在本地公立学校做了一两个月的Lunch Monitor(午餐管理员) ,之后又比较幸运的通过面试,找到哈法本地公立小学Excel项目的Group Leader的工作,俗称课后班老师。</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这个工作主要是在公立小学放学后,下午2点40到6点期间,带学生进行各种文体活动(做手工、做小实验、体育锻炼、玩游戏,不包括辅导家庭作业)等,相当于教育局自己办的课后托儿班。</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得到这个工作机会,有些机缘巧合。应聘哈法学校Excel岗位不需要教师资格证,但需要一定的英语水平(大概相当于雅思6分以上),同时需要有带一群孩子做活动的经验,在社区图书馆讲绘本故事、带娃做游戏之类也算。<strong>来加拿大前,我在广州做了几年社区图书馆读书会的志愿者,周末给图书馆的小朋友讲中英文绘本、做游戏,也算无心插柳。</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今年1月初,和同事一起做Excel的教学计划的时候,大家谈论2月份应该搞些什么活动。一位西人同事立刻兴致勃勃地提议,可以举办一些中国新年的活动,比如教学生们写他们的汉字名字,他认为这个活动pretty cool,他还知道2021年是The Year of OX(牛年),并且能把12生肖按照顺序数出来一大半。</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LtlEnTMBd96bCYk" alt="图片">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rgb(178,178,178);font-size:14px;">我工作的小学春节期间的校园装饰。&nbsp; &nbsp;图/Alice</span>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当听到他说这些的时候,我感到很惊讶,这位西人同事对中国文化还了解不少呢。对于土生土长在中国的我,12生肖都还不能按顺序完全排出来,之前更还在纠结牛年应该是说The Year of Cow 还是The Year of Ox。</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span style="font-size:18px;"><strong>二、西人娃热衷写汉文名字,对窗花和鞭炮则不大感兴趣</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后来看到学校二月份的庆祝中国新年的活动安排,我觉得这位西人同事对中国文化的了解,与枫叶国强调多元文化,并从娃娃抓起有密切的关系。</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_8eoeI0Bd96bCYQ" alt="图片">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rgb(178,178,178);font-size:14px;">我家娃读书的公立小学春节期间的公告栏贴纸</span>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从二月初开始,我工作的小学和娃上学的公立小学,陆陆续续开展了各种关于中国新年传统的活动,包括制作各种有中国新年特色的手工(舞龙手工、做红包等等);鼓励所有孩子在大年初一穿红色、金色或其他传统服饰来学校庆祝农历新年;娃上学的学校还邀请了舞龙队伍来学校舞龙,学校门口还贴上了“生意兴隆”的春联(<strong>估计西人可能把这几个字当成恭喜发财了,不然怎么能祝公立学校生意兴隆呢,哈哈</strong>)。</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mHi4uzsBd96bCYk" alt="图片">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rgb(178,178,178);font-size:14px;">图/加菲</span>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我也按照既定的计划,在二月的第二周的Excel活动中教十几个孩子写他们汉文名字。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大部分的西人孩子对写他们的中文名字都很感兴趣。<strong>虽然没有毛笔和墨汁,但是他们用颜料刷沾着黑色颜料写得都很认真。</strong></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i0T66dwBd96bCYc" alt="图片">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rgb(178,178,178);font-size:14px;">图/Alice</span>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还有一些孩子,一直问我Mom和Dad的汉字怎么写,Money用中文怎么说。身在异国他乡的我,第一次感到分享自己民族的文化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让其他多数族裔(majority)了解少数族裔(minority)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OK_vl98Bd96bCYY" alt="图片">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rgb(178,178,178);font-size:14px;">这个西人娃把自己汉字名字写了三遍,终于像模像样了。图/Alice</span>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除了教孩子们写汉字,我还挑了一天教他们剪窗花和做鞭炮(没有火药的模型)。但是可能剪窗花需要比较精细的使用剪刀的技巧,并且在剪之前要花比较多的时间画花样子。大多数孩子都没有这么多耐心,所以剪出窗户成品的不多。西人孩子一听说要做鞭炮,马上充满好奇的问,能不能点燃放,待听到我说不是真的鞭炮,并不能响之后,顿时垂头丧气起来。</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span style="font-size:18px;"><strong>三、枫叶国对多元文化的了解与尊重从娃娃抓起</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春节期间,学校Excel同事们也会跟我聊些中国新年的事情。因此,我还特意上YouTube搜索了如何介绍中国过年要吃的食物(8 Lucky Lunar New Year Foods),比如吃饺子是因为饺子很像古时候的银子,吃饺子寓意来年发财,吃的越多,才能挣更多的钱。</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让我汗颜的是,以前在国内经历过年文化,却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要这样,好像这些东西一直存在,就理所当然的认为是这样,从未细想。</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比如婆婆坚持过年除夕夜要吃饺子,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以至于前段一位来自中东的同事问我,在中国过新年要吃点什么特别的食物吗?我竟然一时有点发蒙,不知道怎么回答,最后只想起来过年要吃鱼,因为年年有余。看了那个YouTube视频,才知道就吃鱼这一点,我的回答也并不完整,吃鱼应该吃整条鱼,包括头和尾,寓意着一年有好的开端和结尾,并且年年有余。</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3XD7xQcBd96bCYk" alt="图片">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rgb(178,178,178);font-size:14px;">别的老师带学校娃做的中国新年元素手工。图/Alice</span>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枫叶国的学校经常有不同的主题日和主题月,要学生们穿不同主题的衣服或是带与主题相关的东西去学校,比如African Heritage Month(非裔传统月),Pajamas Day(睡衣日,需穿睡衣去学校),Funny Sock Day(有趣袜子日,需穿特别的袜子去学校)。之前我觉得这些东西很麻烦,家长很难记得在特定的日子带特定的东西去学校,关键是有时候可能一周五天都有主题,天天要带东西。<strong>现在想来这就是枫叶国的一种学校文化,小朋友从小参与,体验不同的文化,自然更容易熟悉与接受多元文化。</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总之,我们家在枫叶国过了一个特殊的春节。虽然春节期间也跟华人朋友吃吃喝喝庆祝了一番(加拿大冬天漫长,有个节日就要狠狠庆祝,何况是春节),但当身边西人同事与西人娃纷纷祝你中国新年快乐,并真心对汉字、生肖等中国文化元素感兴趣,在异国他乡寒冷漫长的冬日也感到温暖。</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sULqIfoBd96bCYg" alt="图片">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rgb(178,178,178);font-size:14px;">哈法小学春节期间的雪景。图/加菲</span>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center;">&nbsp;</p>

加拿大皇家骑警:应该做更多的工作来帮助那些被中国政府恐吓的人

<p>据CBC多伦多报道,加拿大皇家骑警(RCMP)专员布伦达·卢基(Brenda Lucki)说,加拿大皇家骑警应该做更多的事情来帮助那些受到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政府威胁或胁迫的人。此前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亲港活动人士说他们在网上受到威胁。</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vMFX7qABd9x3vTo"> <figcaption> (图源: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卢基指出,尽管加拿大皇家骑警有一个1-800的号码,用于报告对国家安全的威胁,但“听起来,我们似乎需要进行更好的沟通。”</p> <p>卢基周四(2月25日)晚上告诉委员会表示:“如果人们受到恐吓,一旦引起我们的注意,就会进行全面调查。如果人们违反了《刑法》中的任何法律,我们将追究这些指控。”</p> <p>外国政府向国际社会施压的问题远非新鲜事,但加拿大的间谍机构一直在公开发出警报。</p> <p>最近,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对疫苗供应链中的公司提出了担忧,认为恶意的外国行为者可能会通过针对工人来威胁疫苗的推广。</p> <p>而在去年,加拿大重要的国家安全监督机构之一,国会议员国家安全和情报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and Intelligence Committee of Parliamentarians)发布了一份报告,显示中国如何向侨民和加拿大校园团体施压,是加拿大“重大和持续的”外国干涉活动的一部分。</p> <p>该委员会说,这些方法是外国行为者试图左右舆论、操纵媒体和影响政府决策的一部分。</p> <p>公共安全部长比尔·布莱尔(Bill Blair)周四也在委员会作证。他说,如果外国政府越界,加拿大政府将介入。</p> <p>他说:“对于那些可能在加拿大社会受到恐吓或不当影响的加拿大人,我们希望他们知道我们在这里为他们服务,并在这里为他们提供支持。”</p> <p>“如果他们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们有能力和工具做出适当的回应。”</p> <p>本月初,CSIS主任大卫·维尼奥特(David Vigneault)概述了敌对的外国政府(尤其是中国和俄罗斯)如何“积极”针对加拿大人,寻求政治和经济优势。</p> <p>他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说:“许多外国都采取了敌对行动,经常威胁和恐吓加拿大境内的个人,以灌输恐惧,压制不同意见,并向政治对手施压。”</p> <p>维尼奥特强调,来自中国的威胁来自其政府,而不是来自中国人民。</p>

曼哈顿250亿房产项目要烂尾?2500名中国EB-5投资人绿卡成疑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近日,许久未曾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的美国投资移民项目,又传来了一个重磅资讯。《纽约时报》发布了一篇题为《<i>How the Pandemic Left the $25 Billion Hudson Yards Eerily Deserted》</i>的文章,指由于遭到新冠疫情影响,哈德逊城市广场房地产项目也许会遭到无限延长工期,进而成为一片荒无人烟的烂尾楼的境遇。<strong>据悉,该项目曾经被誉为全美国史上最大的私人开发项目,将耗资250亿美金打造。</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这一项目由于募资阶段引入了美国投资移民项目EB-5的投资人资金,前些年曾经在中国内地甚至全球范围内席卷一股认购狂潮,并在全世界各地进行EB-5融资,<strong>总额达20多亿美元(按项目招募规模满额投资人准确的情况下预估值),预计全球参与的EB-5投资人超过3000名,而中国投资人占到其中9成,这也就意味着,保守估计,有2500+投资人或会受到影响。如今项目开发商瑞联已经撤掉中国的办事处,不仅绿卡成疑,50万投资款或也面临难以回款的窘境。</strong></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Pf5i-FIBd96AvlY" alt="图片">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rgb(178,178,178);font-size:14px;">&nbsp;图源:Bing</span>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8px;"><strong>项目遭遇疫情“黑天鹅”,二期建筑被无限搁置</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哈德逊广场(Hudson Yards),位于纽约市曼哈顿切尔西和哈德逊广场附近28英亩(11公顷)的房地产开发项目,该地块被认为是曼哈顿唯一仅剩的一块可开发用地,项目及周边配套设施、地铁线路改造等已被纽约市政府纳入重点市政工程项目,并且被国土安全局提升为“国家利益”优先等级。</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纽约时报》的文章称,<strong>“由于受到新冠疫情的重创,该项目数以百计的公寓仍未售出,购物中心的顾客稀少。它的主要租户尼曼百货(Neiman Marcus)申请破产并永久关门,另外至少四家商店以及几家餐馆也倒闭了。</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strong>更危险的是,哈德逊广场承诺的第二期工程,包括一所学校,更多豪华公寓和写字楼在内的八座新建筑物,被无限搁置。</strong>其开发商瑞联集团正在寻求联邦政府资助占地近10英亩的平台建设,二期将建筑于其上。</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瑞联集团曾表示,整个项目将在2024年完成,而现在不再发布预计的完工日期。</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在许多方面,该项目的困境,正是这座城市在试图复苏时所面临广泛挑战的缩影。”</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项目的主要开发商瑞联集团和加拿大牛津物业分别在房地产开发行业拥有着十足的实力,开发经验及其丰富。然而<strong>此次遭遇到的疫情“黑天鹅”让瑞联集团陷入了重重困境,甚至面临来自众多海外投资人的诉讼。</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strong>这个项目确实一直命途坎坷。2018年,瑞联中国区负责人在越南项目推广时,突发心脏病身故。而经笔者核实,瑞联集团上海办事处已经由于疫情,无法继续运营,于2020年关闭。</strong>据悉在项目推广阶段,上海办事处的业务推广范围也延申至部分亚太区国家,包括韩国、越南、印度等。</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qPJ3fkkBd96Avlk" alt="图片">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rgb(178,178,178);font-size:14px;">图源:Bing</span>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8px;"><strong>或无法达到拿绿卡的最低标准</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在《纽约时报》的另一篇文章里,提及新城市化建设需要使城市发展更平等的观点中,是这样写的:换句话来讲,哈德逊城市广场之于纽约城只关乎于一大笔投资、谁来投资、谁来获利之类的。讽刺的是,哈德逊城市广场的一大部分资金来源于一个项目,这个项目本应是用于资助或支持贫困地区的房地产开发。</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所以,开发商不得不在地图上圈出一片所谓的“贫民地区”,从布朗克斯开始,一直画到中央公园,然后急转弯到哈德逊河。只要这片区域里面包括了许多布朗克斯的居民,那么计算这片区域的财富总和时,就创造了一个“贫困地区”。这样开发商就可以把这些钱用来资助真正贫困地区的钱拿来建造哈德逊城市广场,尽管开发商为布朗克斯的居民一点都没做,一点点都没做。</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哈德逊城市广场的一大部分资金来源于一个项目,这个项目本应是用于资助或支持贫困地区的房地产开发。”这里指的项目,就是我们常常说的EB-5投资移民项目区域中心试点计划。</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原本增设的区域中心试点计划目的在于刺激欠发达区域的经济发展,为这些区域发展提供支持。我们前面详细描述了该项目的建设规划位置,该项目实属于曼哈顿区中心位置,众所周知曼哈顿区在纽约市的地位,是绝非欠发达区域的,但不妨碍开发商如此操作。</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strong>美国EB-5投资移民方案实际分为两个投资类别,一种是投资100万美元到非指定地区,该方案于1990年由美国国会推出;另一种是投资50万美元到区域中心地区,该方案相当于前一种方案的降级版,于1992年10月推出。目前有92%的外国投资者选择投资区域中心的商业项目最终获得绿卡。</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EB-5投资移民要求投资者创办一个新的商业企业,或购买一个现有的企业做重新改组,须创立10个美国全职岗位。如果企业的主要营业地点位于目标就业区(TEA,失业率必须是美国平均失业率的150%),或在偏远地区(即在大城市统计区之外的地区或者超过2万人口的城镇之外的地区),投资者只需投资50万美元。否则,投资者要投资100万美元。</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如果投资人的投资符合了最低投资额的要求,且能为美国创造10个全新的就业机会,那么这些达到条件者将被视为符合此投资移民方案下的合格投资者。<strong>这些合格投资者及其家人将可获核发附条件的绿卡。二年后,投资者符合条件可申请解除条件,换发为永久性的绿卡。</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由于通过这类项目开发商的融资成本将大大降低,许多美国房地产类开发项目都考虑引入EB-5的资金。瑞联集团也不例外。</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strong>哈德逊城市广场EB-5项目2013年8月开始在中国区首发。通过给该项目投资50万美元,并支付5万美元的发行管理费,即可向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提交移民申请。</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由于法律的规定,所有的EB-5投资移民项目都需要处于风险投资状态,即:At Risk。具体指的是,<strong>一不能向投资人保证一定可以获得美国绿卡;二不能向投资人担保偿还资金。</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目前的状况表明,投资人可能处于最危险的风险状态之下。</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看回透过EB-5投资移民项目申请美国绿卡的条件,其中包括了为美国创造10个全新就业机会。而作为创造就业的实体——开发商瑞联集团需要负责为投资人举证这10个全新的就业机会,或许在疫情之前是毫无疑问可以为来自全球3000多名EB-5投资人提供就业创造证明的。但<strong>目前哈德逊城市广场面临的困境导致可能无法达到每一份投资需创造10个就业机会的最低要求。</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根据通常的EB-5投资移民融资模式来看,投资人的EB-5资金偿还也常常处于最劣后的地位。高级建筑贷款,在这一实质上为一种私募投资的最优先级别,次之是开发商股本投资。一般的EB-5投资结构包括股权融资、债权融资以及混合融资模式。</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从EB-5项目的还款模式看目前有两种,一种是再融资,还有一种是出售。退出机制由项目的投资方式决定:如果是股权投资,待5年风险期并永久正式绿卡获得后,可将个人股权转让或者继续持有享受分红,收益要看项目具体运营情况;如果是债权投资,待5年借款期后(通常是5-7年),由借款方将本金50万美元还给投资人,外加每年的利息。</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strong>从目前的情况和还款方式来看,这些EB-5投资人可能面临一种最坏的情况:因为开发商可以无限期延长工期,加上投资人需要等到正式绿卡之后才能拿回本金,所以无论是绿卡还是投资回款,都可能遥遥无期。</strong>&nbsp;</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美国的辉煌,尽在纽约;</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纽约的辉煌,尽在曼哈顿;</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曼哈顿的辉煌,由你打造。</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这是当年哈德逊城市广场在全球范围内火爆招募投资人场面的真实写照。</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哈德逊城市广场这个项目经过30余年的规划至今开发刚刚开始,却显得有点生不逢时。当遭遇新冠疫情这只“黑天鹅”,我们无法预判在未来开发商或者是纽约政府会抛出怎样的救助抑或是恢复计划。</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在金融界,有一个词语是“大而不能倒”。我们是否可以期待这个美国历史上的旗舰级最大规模开发项目,也能“大而不能倒”?</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或许目前还是一个悬而未决的未知数。</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8px;"><strong>项目简介:</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8px;"><strong>美国史上最大私人开发项目</strong></span><br>&nbsp;</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59-OmEcBd96Avlk" alt="图片">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哈德逊广场项目整体规划包括18栋建筑,整体建设开发长岛地铁列车存放场即哈德逊城市广场上方周边的地块,包括了四界为西30街、西33街、第十大道和第十二大道的地块,这一广场被第十一大道分为东铁路广场和西铁路广场(统称为“铁路广场”)。建成后的建筑物包括第10, 15, 30, 35, 50, 55号建筑。</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具体开发规模包括西面:哈德逊河公园改造;北面:哈德逊公园和大道以及Javits会展中心改建;南面:High Line空中花园扩建;东面:莫尼汉车站的翻新,还有倍受瞩目的7号地铁线的扩建。</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该项目的开发整体分为两个阶段,其中的第一阶段于2019年开放,包括一个公共绿地和八个建筑,包括住宅,酒店,办公楼,购物中心和文化设施。第二阶段(截至到2020年尚未开始建设)将包括住宅区,办公楼和一所学校。</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该项目的开发权最终通过竞标由纽约知名开发商瑞联集团(Related Group)在2008年获得,该集团和关联方——位于加拿大多伦多的牛津物业(Oxford Properties)以及其他关联的合作开发商共同开发这一美国史上最大的明星开发项目。</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瑞联集团和牛津物业,和其他大型投资者已经通过几种资本来源(包括外国投资者通过EB-5投资计划)为哈德逊广场的建设提供了资金。而三井不动产拥有哈德逊城市广场55号建筑的92.09%的股份,以及哈德逊城市广场50号建筑的90%的股份。</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同时,该集团为开发该项目,收购了哈德逊城市广场空域权及其它不动产权益中的一项为期 99 年的租赁权益,此举意在购买、开发、运营和出售哈德逊城市广场中的某些权益和在哈德逊城市广场上进行的改造计划。</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推广资料称,该项目将获得包括德意志银行领头的众多知名金融机构贷款融资,其中就包括富国银行、德意志银行、汇丰银行、中国银行及三井住友银行,这几大银行共同提供了大约15亿美元的高级建筑贷款。</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期间继续引入的银行高级贷款包括美国银行、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法国农业信贷银行等。在项目推广期间也曾一度传出华尔街知名投资机构KKR也将对此项目进行投资,2016年笔者经由友人与KKR方面进行核实,表示未曾有意投资该项目,只是有初步意向在项目建成之后的办公楼租赁一间办公室。</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根据该项目的说明,项目建成之后的办公室租户也都是大有来头的国际知名企业,包括Facebook、时代华纳、Coach、富国银行、欧莱雅、波士顿咨询、软件巨头SAP、韦纳尔媒体、交叉点公司、人行道实验室、HBO、SAC、银湖资本、贝莱德、72点资产管理公司、第三点管理公司以及开发商集团瑞联本身等。</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项目的零售部分将迎来尼曼百货入住,同时全球知名的众多奢侈品牌也将入住,例如卡地亚、梵克雅宝等。其租户品牌维持的高位也彰显了这个项目的高端定位,租户汇集了传媒、金融、法律、服务业等高价值行业的领头羊企业客户为主。而这些租赁收入日后也是该项目偿还融资贷款的一个主要渠道。</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这一项目自规划以来,曾登上过《财富》杂志封面,且被誉为“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房地产开发项目”。</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瑞联集团(Related)是美国境内最著名的私营房地产公司之一。据介绍,瑞联集团由Stephen M. Ross创立于1972年,它是一个全面整合、高度多样化的行业领袖,在开发、收购、管理、融资、营销和销售的几乎每个方面均具有丰富经验。</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瑞联集团(Related)总部位于纽约市,并在波士顿、芝加哥、洛杉矶、旧金山、南佛罗里达、阿布扎比、圣保罗和上海设立了办事处,拥有一支由约 2,500 位专业人士组成的团队。瑞联集团(Related)现有的产品组合由价值超过15,000,000,000 美元的顶尖混合用途、住宅、零售、办公和可负担房产组成,主要位于准入壁垒较高的市场中。瑞联集团(Related)已成功开发了一些优秀的混合用途项目,如纽约市的时代华纳中心及西棕榈滩的城市广场。</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牛津物业(Oxford Properties)成立于1960年,是一家大型全球房地产投资商、开发商和管理公司,在办公、零售、工业、多户物业和酒店行业拥有杰出的投资组合。牛津物业(Oxford Properties)在房地产开发和管理方面也拥有相当资深的经验,员工人数达1,300 名。牛津物业(Oxford Properties)分别在三大国家开展业务,即加拿大、美国和英国,每个地区均运营一个垂直一体化的平台。</span></p>

开曼群岛和摩洛哥被国际组织FATF列入资助恐怖主义行为观察名单

<p>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包括开曼群岛和摩洛哥在内的四个司法管辖区将受到越来越多的监督,因为它们面临着全球监管机构的压力,要求它们解决反洗钱工作中的问题。</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QBbHybIBd9xe8mk"> <figcaption> (图源: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总部设在巴黎的反洗钱法律标准制定组织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The 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简称FATF)周四(2月25日)将布基纳法索、开曼群岛、摩洛哥和塞内加尔列入加强监测的司法管辖区名单,该名单还有其他15个国家。据FATF称,每个司法管辖区发现的问题各不相同,但包括维护全面的受益所有权信息和扩大各国金融情报部门的业务。</p> <p>例如,FATF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开曼群岛政府需要对参与洗钱违法行为的实体实施有效的行政处罚和执法行动,并在没有提供准确和及时的受益所有权信息的情况下实施适当的制裁。</p> <p>FATF主席马库斯·普莱尔(Marcus Pleyer)在周四的虚拟新闻发布会上说:“开曼群岛是主要的金融中心;我们期望来自风险较高的国家,我们期望针对这些风险采取相应的措施。”</p> <p>FATF说,被添加到所谓的“灰色名单”意味着这四个国家和地区将与FATF一起制定计划,在商定的时限内解决其反恐融资制度中已发现的问题,并接受额外的检查。</p> <p>FATF在一份报告中说,另一个被列入灰名单的国家巴基斯坦在改善其打击非法金融的框架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包括表明其执法机构正在识别和调查恐怖主义融资活动,并对违反定向金融制裁的行为采取执法行动。但巴基斯坦仍将加强监测力度,FATF称,该国仍需解决与恐怖融资相关的问题。</p> <p>开曼群岛金融管理局(The Cayman Islands Monetary Authority)和摩洛哥、塞内加尔和巴基斯坦的华盛顿大使馆没有立即回应评论请求。</p> <p>FATF评估了全球205个司法管辖区的反洗钱和反恐融资法律,并表示疫情影响了对国家的评估,从而延缓了部分现场审查。</p> <p>普莱尔先生说:“FATF继续监测与疫情金融犯罪有关的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风险。”</p> <p>然而,普莱尔先生表示,该组织能够虚拟讨论关于新西兰的相互评估报告。经过14个月的工作,该监督机构发现,新西兰打击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的措施做得很好,特别是在没收和追回犯罪所得以及国际合作方面。但据FATF称,该国需要重点改善实际所有权信息的可用性。</p> <p>FATF还计划发布其2019年加密货币法规指南的更新。当前的指南指出,国家应采用法规,要求虚拟货币公司(包括交易所和钱包提供商)收集有关其客户的信息,并与其他接受资金转移的机构(包括其他加密货币公司)共享。</p> <p>该组织表示,虽然公共和私营部门在实施必要的加密货币相关措施方面取得了进展,但也透露出需要指导意见来解决具体领域的问题。FATF计划在3月份公布草案,征求公众意见,并预计在6月份批准最终指导意见。</p> <p>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在星期四的一份声明中说:“我们欢迎FATF采取行动,加强旨在识别恐怖主义金融家的业务努力,并与私营部门协商制定更多关于虚拟资产和扩散金融的指导意见,这是美国的两个关键优先事项。”</p>

由于俄朝边境客运关闭,俄罗斯外交官只能携家眷、推着手推车步行回家

<p>据路透社报道,本周,在平壤采取严格的新冠防疫措施,包括封锁大多数形式的边境客运,在这种情况下,一群俄罗斯外交官及其家属使用手推式轨道车离开了朝鲜。</p> <p>朝鲜没有报告任何确诊的新冠病例,但已关闭边境,禁止大多数国际旅行,并严格限制国内人员流动。</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HXA-UNkBd9xamzs"> <figcaption> (图源: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俄罗斯外交部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由于边境已经关闭一年多,客运也已停止,所以回家的路途漫长而艰难。”</p> <p>报道说,他们总共有8个人,其中包括一个年仅3岁的孩子,周四(2月25日)他们从平壤坐了32个小时的火车和2个小时的汽车,才到达俄罗斯边境。</p> <p>然后,这群人不得不步行穿越边境,把行李和乘客装在火车轨道上的有轨电车中。</p> <p>政府部门发布的照片和视频显示,手推车上满载着颜色鲜艳的行李和行李箱,被推着穿过一片寒冷的土地。</p> <p>外交部表示,大使馆三等秘书Vladislav Sorokin是这手推车的“发动机”,推动它行驶了1公里多,包括跨越分隔两国的图们江上的一座铁路桥。</p> <p>报道说,俄罗斯外交部官员在俄罗斯一侧的边境站迎接了这群人,然后他们乘车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机场(Vladivostok airport)。</p> <p>在过去的一年里,外国外交官的数量不断减少,许多西方使馆以禁止轮换人员为由关闭。那些离开的人往往不得不谈判数周,以安排特别措施,让他们离开。</p>

Facebook正在考虑为其智能眼镜加上面部识别技术

<p>据CNBC报道,Facebook的硬件主管周四(2月25日)证实了一份报告,该公司正在“考虑”将面部识别技术用于其即将推出的智能眼镜设备,但前提是人们需要该功能。</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mbKwS0kBd9xamis"> <figcaption> (图源: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安德鲁·博兹·博斯沃思(Andrew&nbsp;Boz&nbsp;Bosworth)周四晚间在其Instagram账号上发布的一段视频中,在与粉丝的问答环节中证实了这一报道。</p> <p>当被问及“Facebook是否正在考虑在其智能眼镜产品上提供面部识别吗?”博斯沃思说:“我们正在研究它。”</p> <p>博斯沃思补充说:“这确实是我们需要与公众进行讨论的地方。如果人们不想要这种技术,我们就不必提供它。无论哪种方式,该产品都会很好。这个功能有一些不错的用例,如果人们能接受的话。”</p> <p>美国网络新闻媒体BuzzFeed在周四报道说,这位硬件高管表示,Facebook在内部公司会议上权衡了这种技术的法律含义之后,发表了上述评论。</p> <p>博斯沃思指出,人脸识别、常开相机和麦克风可能被滥用的众多方式存在道德问题。</p> <p>博斯沃思说:“滥用它们的方式有很多,特别是对于权力机构边缘化的社区而言。我们有什么方法可以防止这种情况发生?而这就够了吗?”</p> <p>在Instagram问答环节中,博斯沃思重申Facebook有望在2021年某个时候与雷朋眼镜(Ray-Ban)的制造商罗萨奥蒂卡(Luxottica)合作发布其智能眼镜产品。</p> <p>他说:“我们正在与我们的合作伙伴罗萨奥蒂卡一起努力,确保外形尺寸正确,确保功能良好,并且能很好地结合在一起。”</p>

网络安全评级公司报告:俄罗斯可能多年来一直在使用黑客代码进行间谍攻击

<p>据商业内幕网报道,研究人员在一份新报告中表示,俄罗斯黑客可能已经利用SolarWinds大规模网络攻击事件中使用的恶意计算机代码,进行了多年的间谍攻击,研究人员发现一些代码可以追溯到2017年。</p> <p>来自网络安全评级公司SecurityScorecard的研究人员此前曾帮助确定,自2019年10月以来,SolarWinds网络攻击事件中的恶意计算机代码就已经存在于一些组织的网络中,比之前意识到的时间还要早几个月。</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Q6U5Rb0Bd9wf81A"> <figcaption> (图源: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研究人员表示,新的发现建立在已经发生的网络攻击事件的基础上,在这些网络攻击中,SolarWinds的IT管理软件被入侵,使其客户的网络和数据容易受到黑客的攻击。已知的受害者包括美国九大政府机构和数千家公司。</p> <p>在新的研究结果中,研究团队已经追踪到,黑客的恶意计算机代码至少可以追溯到2017年,并表示它很可能不是为SolarWinds攻击而创建的。有关代码会侦察网络并将信号发回给黑客,SecurityScorecard研究人员在周四发布的报告中写道:“它的创建主要不是为了用于SolarWinds攻击。相反,它很可能在之前未知的操作中使用。”</p> <p>首席研究员Ryan Sherstobitoff,纽约市创业公司的副总裁告诉商业内幕网:“这些发现很重要,因为它们表明恶意软件在被检测到之前已经有几年的历史了。它可能已经使用了多年。”</p> <p>这意味着间谍网络攻击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人们所知的两年前。这项新研究出炉之际,美国立法者正在国会山就SolarWinds问题举行听证会,新一届政府正在为重新承诺网络安全准备资金和制定战略。防止未来类似SolarWinds的攻击是联邦政府目前的主要工作重点。</p> <p>研究还发现:“绝大多数受害者(超过95%)都在美国。”研究人员写道,他们的研究结果&nbsp;“支持了SolarWinds攻击是针对美国政府和私营企业的间谍活动的观点”。</p> <p>研究人员通过分析工具和使用众包网络安全分析平台上的时间戳来追踪代码。该团队还表示,在公布调查结果之前,他们与网络安全“政府利益相关者”分享了调查结果,但不愿透露是哪些机构。</p> <p>这些发现证实了之前指向俄罗斯参与这场庞大间谍活动的研究,但SolarWinds事件计算机代码的早期迹象表明,这场间谍活动比之前指出的时间更长、发展更快。</p> <p>去年12月,对公司网络安全进行评级的SecurityScorecard发布了原始研究发现,SolarWinds攻击始于2019年10月,比最初怀疑的时间至少早了五个月。其他公司也验证了这些发现。</p>

加载中...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