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造梦”洛杉矶:美国阳光之城,凭何让华人移民特色达到最浓?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M9mtQycBeW_aSzU" alt="图片">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nbsp;</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span><br>&nbsp;</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南方南》的一句歌词,多少人道这是一句思念人的呓语,但这句话,若换个词,用来形容两个城市再合适不过。</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strong>你在世界之都纽约匆匆忙忙,我在天使之城洛杉矶漫漫散步</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如果说,纽约让你停不下脚步,那么与它对立面的洛杉矶则让你彻底慢下来,一分一秒,人世间的烟火气,都感受十足。</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nbsp;</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8px;"><strong>“天使在造梦”</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有人说洛杉矶早已不是以前那个牛仔裤之城,现在的它,俨然已是一个高端艺术之都。</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在洛杉矶生活和工作的艺术家、作家、电影制片人、演员、舞蹈演员和音乐家等相关人员的人数,比其他任何城市都要多。</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以音乐界为例,著名音乐人Karen O,National的Matt Berninger,Vivian Girls的Katy Goodman都先后从世界各地搬到了洛杉矶。</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年前,著名时装品牌公司圣罗兰(Saint Laurent)的创意总监艾迪·斯里曼(Hedi Slimane)将工作室搬到洛杉矶时说,“也许纽约很好,但终究不是我内心的那个安居之地,而洛杉矶却是”。</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yKDM2AEBeW_aTFs" alt="图片">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洛杉矶周报》2013年也曾报道:时尚正在“跳过”纽约,从巴黎搬到洛杉矶。因为,从2013年开始,洛杉矶就有50家画廊和艺术馆开业。而如今的洛杉矶已经有了好几百家艺术圣地。</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在提醒人们:<strong>洛杉矶,天使的外表,艺术的内心。</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strong>但与其说是艺术,不如说是造梦。</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好莱坞,历来优质电影的代名词,演员巅峰的归属之地,派拉蒙影业、环球影业、华特迪士尼、暴雪等相关的著名企业都集中在这里,就连当初讲述纽约生活的美剧《老友记》,场景的故事发生地点却是在洛杉矶好莱坞的摄影棚里。</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奇妙的好莱坞,在西海岸创造属于东岸城市——纽约的梦。</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v9uI0LABeW_aTFU" alt="图片">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从当初“具有欧洲风情的小村庄”的取景地,到如今的影视工业大厂,上百年来,成千上万的年轻人怀揣着电影梦来到这个多姿多彩、充满生机的地区,希望有一天能成为聚光灯下最闪耀的那颗星。</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在洛杉矶的好莱坞街道上,你随意找四个人聊天,其中一个就可能是拥有数十万粉丝的网红博主,剩下的三个,即便在社媒上表现平平,他们的人均粉丝数量也会在2万以上。” 康特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说道。</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jKVwSNcBeW_aTFw" alt="图片">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这位已经在国际版的抖音上拥有240万粉丝的男孩子,如今还只是一个20刚出头的稚嫩青年,4个月前,为了能全身心投入短视频,他从家乡千里迢迢来到了洛杉矶,并花了几千美元在好莱坞附近租住了一个独栋公寓。</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尽管疫情期间,所有人都不得外出,但他仍和朋友们想尽办法为社交平台提供有趣的视频,而拍摄的场景就在公寓的后花园里,他们将其称之为“内容创作公馆”。</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有人说,但凡你在好莱街道上的一些高级咖啡店等休闲场所点杯咖啡,所见之处及皆是俊男靓女,这道绮丽风景,也不外乎跟“好莱坞名人梦”有关。他们同康特一般,都是怀有顶流梦的打工人,期望某一天来此喝咖啡的导演或者制片人能看中他们的闪光点,继而走上人生巅峰。</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HXXbEu4BeW_aTFo" alt="图片">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纽约时报》报道,从2009年开始,各种社交媒体达人的第一站,都是洛杉矶好莱坞,至于究竟每年有多少人前往这座梦工厂,美国劳工局虽然从未统计,但他们统计过,每年美国成为明星的人数以11%的增长速度增加。</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看,好莱坞的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哪天实现了呢?</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7WnY_VwBeW_aSzY" alt="图片">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固然,这座梦工厂近年来因为某些人物而成为遭人厌恶的黑色经济体,但你不可否认当年《泰坦尼克号》带来的一场盛世光景,影片彻底火遍全球之时,其演员也多项荣耀加身。</span></p> <p style="margin-left:8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6px;"><strong>试问,谁又不想站在魅力四射的舞台上,同观众问好,被人致敬,甚至激动落泪呢?感慨一路走来有多么辛苦,也欣喜自己名利双收。就好像凤飞飞在老歌《掌声响起来》中所唱的那样,“听到第一声喝彩,我的眼泪忍不住掉下来。”</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nbsp;</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FsJitnEBeW_aTFc" alt="图片"> </figure> <p><span style="font-size:16px;">去年12月30日,21位极具影响力的网络达人搬进了一家与好莱坞毗邻的别墅里,在找准最近拍摄地点后,他们当天上传了一张“后街男孩”的全家福照片,不到五分钟,照片登上热搜,一亿的点击量。其中一名成员表示,尽管他们团队在美国年轻人群体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他们还会再接再厉,争取能打造第二个卡戴珊家族。</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strong>天使在造梦,年轻人自然趋之若鹜。</strong></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8px;"><strong>“天使很阳光”</strong></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如果说温哥华是绿色城市代言人,那洛城则是夏季“阳光之城”的说明手册,发源于圣费尔南多谷的洛城,一年之中有300多天都是天气晴朗,阳光灿烂,当你裹着厚厚的风衣匆促的走在纽约大街上时,洛杉矶人早就一件单薄T恤手拿冲浪板朝海边悠闲走去。作为典型的海港城市,洛杉矶拥有长达75英里的海岸线边,这位天使永远带着明媚且又不算十分耀眼的阳光,万里无云的蓝天下,细腻软绵的沙滩,一望无际的大海,身穿比基尼的骑行女孩和拿着滑板的短袖男孩,自信地从你身边走过。</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yNaeyjABeW_aTE0" alt="图片"> </figure> <p><span style="font-size:16px;"><strong>而你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已该是深秋11月。洛杉矶,不负“阳光之城”的称号。</strong></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难怪,《问一个本地纽约人》的作者也不由发出这般感叹,“有时候,所有纽约人都对洛杉矶的生活念念不忘。但这都通常发生在纽约最糟糕的时候:冰冷的冬季、孤独和不堪生活的重负时”。但回望过去,洛杉矶还有个名字,叫“雾都”。</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V0wE1nsBeW_aTFo" alt="图片"> </figure> <p><span style="font-size:16px;">作家</span>奇普·雅各布斯<span style="font-size:16px;">的书籍《洛杉矶雾霾启示录》提到,二战期间的某一天,正值拂晓,人们从睡梦中醒来,却发现世界大变样,空气中不仅带着满满的难闻气息,矗立的高楼和街边的汽车也被全部吞噬,每个人脸上也如灼烧一般疼痛,眼睛红肿地不停流泪。一夜之间,人们以为生化危机来了。而这确实是一场危机。</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8FP4ymQBeW_aSzc" alt="图片"> </figure> <p><span style="font-size:16px;">尽管无法相信眼前的光景,但人们别无他法,纷纷躲进家里,暗示自己一切都会过去。却不曾想,等到一切都过去,已经是半个世纪以后了。最开始,政府告诉市民,他们肯定这场雾霾是因为日本的陷害,对曾经绚丽的城市燃放毒气,“战争年代,谁都想赢!”为赢,自然要不择手段。</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NPKQKjkBeW_aSzQ" alt="图片"> </figure> <p><span style="font-size:16px;">理由很充分,也看起来值得信服。但想法终究只是想法,没有证据,说明不了什么。很快,政府就查出,这场雾霾确实并非日本排放。不是日本是谁?汽车尾气。1945年,一名荷兰科学家阿里·哈根·施密特教授带着一筐菠萝到洛杉矶,为的是研究菠萝独特的香气,他自己都没想到的是,和菠萝一起闯入他生活的,还有随之而来的雾霾。这名科学家在一天下午刚做完实验后,本想出门闻闻洛杉矶独有的阳光味道,放松一下。可是,吸进去的不是什么阳光味道,而是如漂白水一样难闻的呛人气味,科学家的本能告诉他,这一切都很不寻常。</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7MrfY2YBeW_aTFs" alt="图片"> </figure> <p><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font-size:14px;">(阿里·哈根·施密特)</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于是他当机立断放下手中的菠萝实验,开始研究大气层。</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长时间的钻研后,才得知这不过是汽车中的尾气。将该事实公布于众后,洛杉矶人当然选择了不相信,声称科学家在胡说八道。“伤害自己的就是自身”,换谁都会觉得荒唐,就算相信,也不会承认,表面的骄傲胜过一切。</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nHUKNg0BeW_aTE8" alt="图片"> </figure> <p><span style="font-size:16px;">既然不愿承认,自然不愿醒来。不仅市民觉得这位科学家疯了,各大车牌厂商也觉得他断了所有人的后路,对其人身攻击,将其诋毁成“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就连科学家工作的大学,也来插一脚,给他穿小鞋——停了他所有的讲座以及课程。科学的道路上一向都带着质疑之声,但科学家并没有就此退缩,“如果用说的没用,那就用写的”,50年代初,科学家将一篇50页的报告甩在人们面前,报告通过对各大因素的陈述,将雾霾的原因剖析得一清二楚。直到这个时候,沉睡的狮子才开始醒来。</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reThckBeW_aSzs" alt="图片"> </figure> <p><span style="font-size:16px;">事实证明,科学的言论并没有错,上个世纪初,洛杉矶一直都是美国机动车使用率最高的城市,没有之一,二战经济起飞后,洛杉矶的版图一直在扩张,人们对汽车以及其他机动车的追求数不胜数,“车轮上的城市”这个名号由此得来。找到原因,接下来就是对症下药。政府承认错误的同时,明令各大汽车品牌商更换汽车上的催化转换器,毕竟这是造成雾霾最直接的致命杀手。经过大半个世纪的努力,如今的洛杉矶终于又恢复了往日的明媚光景。</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bWpd6fYBeW_aTFg" alt="图片"> </figure> <p><span style="font-size:16px;">不仅如此,为维持住好不容易恢复的名号(阳光之城),政府仍在再接再厉,加州空气资源管理局官员13年表示,不论是什么车,都要及时采取相关措施,减少尾气污染,以达到“不会造成空气污染的同时还不会对人体健康造成不利的影响”这个目的。而且,洛杉矶如今大大小小的社区里,还会定期举办环保活动,活动上,组织人员会给居民介绍最新的节能汽车款式以及相关性能。洛杉矶旅游局长在一次受访表示:“这座美好的城市,来之不易,我们欢迎全世界各地的游客,但也请尊重这座城市,能不开车就不开车,阳光沙滩才足以保住。”</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strong>阻止雾霾,人人有责。</strong></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8px;"><strong>“天使在对你说欢迎”</strong></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唐人街的地方就有华人。比起温哥华和纽约,洛杉矶的华人算少的了,仅占人口的1.8%。人数不一样,历史却很相似。最初来洛杉矶的华人也是因为淘金,然后是修铁路,再然后是炸隧道,再再然后就是美其名曰“抢了当地其他种族的工作的排华”,最终,1964年民权法案之后,华人有了独立移民权,终于安心在这座城市活下去。过多的细节,不再一一陈述。不如来说说住在这儿的人们有着怎样的生活。</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PkqFBQ8BeW_aTFs" alt="图片"> </figure> <p><span style="font-size:16px;">先来说说住在哪儿,洛杉矶的圣盖博古地区。《洛杉矶商业周刊》曾撰文指出,圣盖博谷地成了美国西部华人的中心,是名副其实的“中国谷”,对华人有着磁石一样吸引力。究其原因,主要有两个:温暖的气候和优质的教育。气候前文已经说到,洛杉矶所有的地区永远是阳光灿烂的。温暖的地方自然更是招稀罕。</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MPAsh4oBeW_aTFw" alt="图片"> </figure> <p><span style="font-size:16px;">至于优质的教育,《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不止一次证明该辖区内是加州最好的学区之一,其中盖博瑞利诺高中更是三次都夺冠加州最好的高中学院。至于小学以及初中,也是多次上榜。另外,市民也完全不用觉得离市区远,买不到生活用品,因为这里就有大华超市、海底捞、小肥羊、包子豆浆油条、涮火锅、鼎泰丰……你能想得到的各种中式门店,在这里都能找到。刚跟着父母亲移民过来的小欧这样形容这个地区:“这很熟悉,你几乎不用说英文,回到这儿,就像是回到我们在中国住的小区一样,果然,熟悉的感觉最好。”</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6fxrE10BeW_aTFI" alt="图片"> </figure> <p><span style="font-size:16px;">除了圣盖博古,还有蒙特利公园市。这个位于洛杉矶东面的地区,当地的居民超过一半是华裔(目前已经有60多万),5位市议员当中有4位是华裔,甚至这里曾经的一名警察局长也是华人。因此蒙特利公园市是美国有史以来华人特色最浓厚、华人自主权最强的城市。有人说,蒙特利公园市已经顺理成章成为了华人社区的中心,取代了传统中国城,也就是唐人街的地位。同圣盖博古不一样的是,这儿不仅华人居多,老一辈的华人更多。</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fiDkz4YBeW_aSzg" alt="图片"> </figure> <p><span style="font-size:16px;">公号《真实故事计划》的文章《在赌场里等死的中国老人》就揭露了这一事实,主角丁胖子在洛杉矶生活已久,最重要的活动区域则是蒙特利公园市,在那儿他能遇到很多不会说英文,跟随子女移民过来的华人父母。因为不会说中文,他们唯一的活动范围就是在家里,但迫切的想要给挣钱给子女减轻压力的他们自然不会止步于家,摸索着到当地地区的广场后,企图能找到一些工作。但工作没等到,等来的是诈骗犯,而主角就是这样的诈骗犯。他和团伙的其他成员一般,笃定老人对这里了解不深,更笃定他们的子女白天都要上班,不会陪着他们,所以专忽悠来外国的老人去团队开的赌场,用代币贡献资金。</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PneI2h4BeW_aSzY" alt="图片"> </figure> <p><span style="font-size:16px;">最终,老人们欠债累累,团伙赚得盆满钵满。当被问到老人一次都没赢过钱这个问题的时候,主角表示也不是一次都没有,但次数很少就对了,毕竟获利的永远是赌场。没有精神依靠的老年移民,装点着赌场的门庭若市。也许真的悲哀。尽管没有找到“每年会有多少老年新移民前往洛杉矶”的数据,但6年前的一则社会报道或许可以从侧面说明些问题,“美国一辆载着50名华人去往赌场的路程中翻车”,已经说明了这个城市,不缺华人,更不缺老年华人。</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ZPQ8kogBeW_aTF0" alt="图片"> </figure> <p><span style="font-size:18px;"><strong>“天使很乡里娃”</strong></span></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文章一开头就提到,洛杉矶是一座慢城市,也许是身在温暖之地,陌生人之间不会漠视不见,反而点头示意,冰冷的高楼大厦以及神色匆匆的打工人永远不是这里的风景。这里,有的不过是几座少有的高楼,孤单的望着远方,守护着周遭一望无际的独栋平房。犹如灰头土脸的中东少女,犹抱琵琶半遮面。纸醉金迷?完全和这里格格不入。</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fnBB_V0BeW_aSzg" alt="图片"> </figure> <p><span style="font-size:16px;">《婚姻故事》里说道:“让人坐下来,是洛杉矶的优势之一”。所以,这儿的人们有足够的空闲时间网上冲浪,或者只是坐在咖啡馆里喝咖啡。室外的公共楼梯上,人们排着长队,一遍又一遍的小跑,远处的海滩上,瑜伽达人比比皆是。20多岁的音乐人朱莉娅·普赖斯(Julia Price)回忆起在洛杉矶的生活,兴奋的对《纽约时报》说道:“我在纽约的时候,经常凌晨五点起,为了满足主编的需求,到晚上十点都停不下来。但在洛杉矶,你简直不敢相信!这里的人都愿意帮你,你在社交平台上发一个需要做音乐视频的请求,十几分钟之内,就会有无数人回你。不管你是否是名人。”她还说,这是个美好的城市,房价低的几乎让人感到不可思议。</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nbsp;</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3Lih7xABeW_aTFE" alt="图片">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center;"><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font-size:14px;">(音乐人朱莉娅·普赖斯)</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nbsp;</p> <p><span style="font-size:16px;">仅需要600美元,她就能租到一个迷人的两居室房子,还自带小院,“而这样的价格在纽约,最多只能租到一间老鼠洞大小的廉价公寓卧室。”全球数据库《Numbeo》2020年的洛杉矶租房数据显示,这座天使之城的房价比其他几个城市要便宜得多,比纽约直接便宜了49.43%。《洛杉矶周刊》(The LAWeekly)列举了“洛杉矶的六种外来事物”,第一条就是纽约人。</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pr6wK4kBeW_aTFk" alt="图片"> </figure> <p><span style="font-size:16px;">说了这么多,洛杉矶到底怎么样?可能还是要亲自去体验一番,当夏季来临的时候,阳光、沙滩、华人集于一体的洛杉矶,正在欢迎你。</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font-size:14px;">资料链接:https://cn.nytimes.com/lifestyle/20150518/t18nyla/https://mp.weixin.qq.com/s/8eVZkK4dTs1nnk-ZN7xHqQhttps://mp.weixin.qq.com/s/WOCTZZy5K1xmkUg6hYFHgQ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551963https://xw.qq.com/cmsid/20190719A03OAC00https://en.wikipedia.org/wiki/Culture_of_Los_Angeleshttps://en.wikipedia.org/wiki/Los_Angeleshttps://cn.nytimes.com/lifestyle/20150518/t18nyla/https://www.quora.com/How-many-people-who-move-to-New-York-or-Hollywood-to-become-actors-actually-make-ithttps://gothamist.com/arts-entertainment/ask-a-native-new-yorker-should-i-move-to-los-angeleshttps://world.huanqiu.com/article/9CaKrnJyJJyhttps://cn.nytimes.com/books/20141211/t11smog/https://www.traveldaily.cn/article/124398https://www.numbeo.com/cost-of-living/in/Los-Angeles</span></p>

美国人打破吃鸡胸肉更健康的“迷信”,开始欣赏鸡腿的美味

<blockquote> <p style="margin-left:0in;">前《哈佛商业评论》编辑主任贾斯丁·福克斯(Justin Fox)在彭博社<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www.bloomberg.com/opinion/articles/2021-05-13/chicken-breasts-still-beat-dark-meat-on-american-dinner-plates?sref=m8HfplT6">发文</a>,分析美国人如何从对于“黑鸡肉”(鸡腿肉)的普遍厌恶转变为接受消费它。在疫情劳动力缺乏的现状下,这又会给美国鸡肉行业带来新的挑战。</p> </blockquote> <p style="margin-left:0in;">在五月的一个明媚的下午,我坐在纽约市哈德逊广场的一张户外桌子旁,手里拿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着明星厨师<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color:rgb(26,26,26);">大卫·张</span>(David Chang)在快餐炸鸡三明治大战中的两个作品。它们都是福库(Fuku)辣炸鸡三明治,但有一个关键的区别:一个是鸡腿肉,另一个是鸡胸肉。</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KsAN57vlsppT2BOS"> <figcaption> Photo by <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unsplash.com/@devinnn_b?utm_source=unsplash&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Devin Berko</a> on <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unsplash.com/s/photos/chicken-sandwich?utm_source=unsplash&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Unsplash</a>&nbsp;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in;">2015年,张在其位于曼哈顿东村的百福(Momofuku)面馆原址开了第一家福库餐厅,当时只提供鸡腿肉三明治。厨师和其他对食物有深入思考的人几乎一致认为,黑鸡肉(鸡腿)比白鸡肉(鸡胸)更多汁、更美味,虽然张并不总是听从精英的烹饪意见:我去年秋天有幸<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www.bloomberg.com/opinion/articles/2020-10-13/america-has-lost-its-taste-for-iceberg-lettuce"><u>启发</u></a>了他,见证了他在<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twitter.com/davidchang/status/1316062679149105152?lang=en"><u>推特</u></a>上支持结球莴苣(iceberg-lettuce)的非常有趣的抱怨,但这次他<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www.qsrmagazine.com/news/david-changs-fuku-unleash-spicy-fried-chicken-sandwich"><u>自称</u></a>是&nbsp;“黑鸡肉的忠实信徒”。</p> <p style="margin-left:0in;">但是,当福库去年在全美国范围内扩张,在巴尔的摩、达拉斯、休斯敦、费城和华盛顿地区设立只提供外卖的“幽灵厨房”时,张的公司(Chang &amp; Co.)似乎就怂了。福库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穆诺斯(Alex Munos)最近告诉贸易杂志<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www.restaurantbusinessonline.com/food/why-chains-choose-breasts-over-thighs-fried-chicken-sandwiches"><u>《餐饮业》</u></a>(Restaurant Business):“随着我们在纽约市主市场之外的扩张,我们的客人要求提供白肉版本的三明治,这最终激励我们在2020年转向使用鸡胸肉的新三明治配方。”纽约的福库为顾客提供了选择,而在纽约市之外,福库现在是一个全白肉的机构。这就是为什么我跋山涉水来到哈德逊广场(Hudson Yards),这是个位于曼哈顿西部远郊的新房地产开发项目和高端购物中心,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家不提供外卖的福库的所在地。我准备在这里吃几个炸鸡三明治,并阐述美国人对黑鸡肉的厌恶是多么变态。</p> <p style="margin-left:0in;">是的,我也是一个黑肉的忠实信徒。当我购买炸鸡时,我想要的是<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color:rgb(77,81,86);">琵</span><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color:hsl(0,0%,30%);">琶腿(鸡爪与大腿之间的部分)</span><span style="color:hsl(0,0%,30%);">和大</span>腿。当我烤鸡的时候,是这些部位加上鸡牡蛎(<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color:rgb(77,81,86);">鸡腿根部,只有拇指大小的那块肉</span>),或者叫sot l'y laisse(傻瓜才会把它留在那里),才是真正最好的部分。当我在准备访问福库时,读到德鲁·马加里(Drew Magary)在2020年初发表的<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www.eater.com/2020/1/9/21057348/fried-chicken-sandwich-mania-popeyes-chick-fil-a-dark-meat"><u>文章</u></a>,认为第一个使用黑肉的大型快餐连锁店将赢得炸鸡三明治的战争,我点头表示强烈赞同。4月份,去骨鸡腿肉的批发价格约为去骨鸡胸肉的三分之二,这似乎是显而易见的事。</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xiev2BSu9xMWl8yo"> <figcaption> 新鲜肉鸡/炸鸡部件的运送,美国东北部,2021年4月。图源:彭博社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in;">然后我咬了第一个三明治。我一眼就看出这是用大腿肉做的,心想:“这可真不错。”&nbsp;不过,胸肉三明治却让我大开眼界——比黑肉三明治更嫩、更脆、更有味道。它的优越性可能与福库烹饪总监斯蒂芬妮·艾布拉姆斯(Stephanie Abrams)花了12个月的时间来开发它,并在哈瓦那胡椒盐水中浸泡了24小时有关,似乎和黑肉相比,味道更能浸入白肉。它也可能更新鲜:如果顾客点了更多的胸肉三明治,它们就不太可能在烹饪之前或之后放置很长时间。但我现在至少愿意考虑,福来鸡(Chick-fil-A)的创始人S.特鲁伊特·凯西(S.Truett Cathy)在其引领潮流的炸鸡三明治中选择白肉并不是完全错误的,而且全国的炸鸡三明治消费者也不一定会错过一个非常出色的选择。</p> <p style="margin-left:0in;">然而,这并不能使我改变我的观点,即黑鸡肉通常比白鸡肉更美味。而且有迹象表明,除了炸鸡三明治,我的美国同胞们终于开始接受这一观点了。</p> <h3 style="margin-left:0in;"><strong>白鸡肉是如何取得胜利的</strong></h3> <p style="margin-left:0in;">美国人可以吃饱廉价胸肉的现代鸡肉时代可以说是在1923年开始的,当时特拉华州海景镇的农民塞西莉·斯蒂尔(Cecily Steele)订购了50只小鸡来补充她的产蛋母鸡群,结果被误送了500只。她决定把它们养成肉食,一旦它们长得足够大,就在费城出售。</p> <p style="margin-left:0in;">当时,美国人人均吃的鸡肉约为现在的七分之一,而这些鸡肉几乎都来自已经有过第一次产蛋的成熟母鸡。这就是为什么胡佛总统的支持者在1928年<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iowaculture.gov/history/education/educator-resources/primary-source-sets/great-depression-and-herbert-hoover/chicken"><u>谈到</u></a> “每锅都有一只鸡”——把鸡炖上几个小时是使其足够鲜嫩的一种方法。</p> <p style="margin-left:0in;">斯蒂尔的幼鸡与众不同,并被证明是一个巨大的成功。据全国鸡业委员会称,到1926年,她一次养了一万只鸡。许多模仿者紧随其后,到1952年,这种大规模生产的年轻&nbsp;“肉鸡&nbsp;”已取代产蛋的农场鸡,成为美国鸡肉的主要来源。经过几代人的培育,肉鸡在不到七周的时间里达到了6.4磅的平均活重,其中有大量的胸肉,取代了牛肉和猪肉成为美国人的主要肉类来源。</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tSvrz1MLFWHytABA"> <figcaption> 美国年人均肉类消费量,按去骨重量计算。图源:彭博社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in;">最初,这些肉鸡是整只出售的,但利润最大化的需要很快引导到了一种不同的方法,因为胸肉比鸡的其他部分更受重视。一个原因是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医学研究人员日益达成<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www.bloomberg.com/opinion/articles/2019-11-10/do-americans-listen-to-nutritional-experts-only-when-it-s-easy"><u>共识</u></a>,认为食用颜色较深、脂肪较多的肉类会导致心脏疾病。另一个原因是快餐业的兴起,由于各种原因,最终偏爱白鸡肉而不是黑鸡肉。是的,也有可能人们真的认为胸脯肉味道更好,但我很怀疑,因为(1)它通常味道不会更好,(2)我一直在阅读荷兰蒂尔堡大学的营销学教授巴特·布朗伯格、芝加哥大学的让·皮埃尔·杜贝和各合著者对消费者口味如何形成的<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sites.duke.edu/collardwexler/files/2015/01/bronnenberg_dhar_dube.pdf"><u>研究</u></a>,并接受她/他们的结论:人们年轻的时候,一般喜欢他们周围大多数人喜欢的东西。</p> <p style="margin-left:0in;">红肉比白肉对你更有害的说法最近受到了很多抨击,一个研究小组在2019年成为头<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www.nytimes.com/2019/09/30/health/red-meat-heart-cancer.html"><u>条新闻</u></a>,他们的<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www.acpjournals.org/doi/10.7326/M19-1621"><u>结论</u></a>是,经过几十年的研究,并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更没有证据表明黑鸡肉比白肉更<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www.womenshealthmag.com/food/a19977097/dark-meat/"><u>糟糕</u></a>:每盎司鸡肉有更多的热量和脂肪,但这意味着它也更充实,更不需要酱料,例如奶油酱。</p> <p style="margin-left:0in;">但是,认为白鸡是一种更优越、更健康的产品的信念在20世纪80年代仍然很盛行,这时快餐业开始全面拥抱鸡肉。肯德基在20世纪60年代变得无处不在,它从一开始就使用了大量的黑肉,既有形式的原因,也有味道的关系——大腿肉,特别是鸡腿比鸡胸肉更容易用手拿着吃。但麦当劳1983年在全国范围内推出的无骨麦乐鸡,创造了一种新的吃法(福来鸡在那个时候开始走出其最初在购物中心美食广场的店,但仍然是一种区域性现象)。</p> <p style="margin-left:0in;">最初的麦乐鸡并不全是白肉;它是由胸肉、其他鸡肉碎片和一系列其他成分混合而成,后来导致一名联邦法官将其称<span style="color:hsl(0,0%,30%);">为&nbsp;“麦·弗兰肯斯坦”(</span>玛丽·雪莱的小说《科学怪人》中的虚构角色,<span style="color:hsl(0,0%,30%);">一个似人非人的生命体。这一说法</span>源自于2002年美国一件诉麦当劳案件,法官使用该词指责麦乐鸡中使用了太多非家庭常用原料<span style="color:hsl(0,0%,30%);">)。</span>当汉堡王在1986年推出其竞争对手炸鸡柳时,它特别强调它们是&nbsp;“真正的全白肉鸡胸肉,而不是像麦乐鸡那样的鸡肉碎块”。虽然麦当劳直到2003年才将麦乐鸡改成全白肉,但汉堡王的版本成为鸡柳和鸡条的模板,成为全国各地餐馆和家庭挑食者的后备食物。如果你不想走“麦<span style="color:hsl(0,0%,30%);">·</span>弗兰肯斯坦”的路线,鸡胸肉更容易切成鸡柳/鸡腿/鸡条(以及炸鸡肉三明治)。</p> <h3 style="margin-left:0in;"><strong>寻找买黑鸡肉的人</strong></h3> <p style="margin-left:0in;">因此,随着美国鸡肉消费量的增加,对白肉和黑肉的需求不平衡也在增加。如何处理所有这些多余的黑肉?好吧,把它卖给那些还没有被说服喜欢白肉的外国人。&nbsp;一位在印度长大的同事报告说,当他的母亲带回家一只鸡时,她会&nbsp;“把它剁碎......然后立即把胸脯肉给我们的狗吃。”</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jlrq7c0GB9GkTeUT"> <figcaption> 出口量占美国肉鸡产量的百分比,按重量计算。图源:彭博社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in;">第一大海外客户曾是俄罗斯,在苏联解体和随后苏联农业部分崩溃后,俄罗斯进口了大量廉价的美国琵琶腿和鸡大腿。不过,由于对依赖一个地缘政治对手来维持生计感到越来越不安,俄罗斯发展了自己的大型国内家禽业,现在俄罗斯出口的鸡肉与进口的差不多,2020年根本没有从美国进口。中国已经成为美国鸡肉的最大进口国,不仅购买琵琶腿和鸡大腿,还购买大量的鸡脚(或贸易统计中称为&nbsp;“鸡爪”),这些鸡脚被当作点心和小吃来消费。2020年,它们占中国从美国进口鸡肉重量的近三分之二,今年前三个月占77%。</p> <p style="margin-left:0in;">&nbsp;</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tkyMTc1Cq9jEzRrj"> <figcaption> 2020年美国鸡肉的进口量,单位:公斤。图源:彭博社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in;">这些最近的数字有点失实,因为担心美国的禽流感爆发,中国对美国鸡肉也变得很敏感,从2015年到2019年几乎没有进口。加上其他因素,这导致数十亿磅的美国鸡爪被磨成动物饲料或以其他方式处理掉,而不是出口。同时,西欧的消费者对美国用氯气对鸡进行消毒的做法也很警惕。其结果是,美国的许多黑鸡肉最终被送到了那些并不以购买力著称的国家,这意味着生产者并没有得到多少报酬。</p> <p style="margin-left:0in;">对美国鸡肉行业来说,令人高兴的是,美国人已经开始购买更多的黑肉。资深家禽经济学家保罗·阿霍说:“去骨的胸肉过去真的很受欢迎,而腿部则几乎是一种副产品。但我们最近看到的是去骨的大腿肉开始变得更受欢迎。人们没有那么多对脂肪的恐惧。”</p> <p style="margin-left:0in;">对美国鸡肉行业来说,令人高兴的是,美国人已经开始购买更多的黑肉。资深家禽经济学家保罗·阿霍(Paul Aho)说:“去骨的胸肉过去真的很受欢迎,而腿部则几乎是一种副产品。但我们最近看到的是去骨的大腿肉开始变得更受欢迎。人们对脂肪的恐惧没有那么深了。”</p> <p style="margin-left:0in;">这种转变可能是从布法罗<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color:rgb(77,81,86);">辣</span>鸡翅(Buffalo wing)开始的,它发明于1964年,但在20世纪90年代成为主流。从技术上讲,鸡翅是白肉,但带皮食用,它们有大量的脂肪,这也是使它们味道好的部分原因。由于布法罗鸡翅的出现,它们已经从廉价的副产品变成了鸡肉中最有价值的部分,疫情的封锁使需求和价格变得更高。</p> <p style="margin-left:0in;">领先的供应商鸡翅店(Wingstop)在2020年第二季度的同店销售额增长了32%,全年增长了21%,促使其他多家连锁餐厅提高了他们的鸡翅供应。甚至福来鸡也在其计划在纳什维尔和亚特兰大开设的两家新的外卖餐厅的菜单中加入了鸡翅。阿霍说:“鸡翅的需求是极其缺乏弹性的,”如果人们想要鸡翅,即使他们必须支付额外的费用,他们也想要鸡翅。</p> <p style="margin-left:0in;">许多餐馆确实提供&nbsp;“无骨鸡翅”作为一种替代品,通常由白肉制成,而鸡翅店去年试验了像鸡翅一样调味的带骨大腿肉,然后决定坚持尝试和真实。首席执行官查尔斯·莫里森(Charles Morrison)在2月份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说,大腿肉将是&nbsp;“未来的产品”,“黑肉总体来说&nbsp;”是&nbsp;“一个伟大的机会”。</p> <p style="margin-left:0in;">去骨鸡腿是最近在餐馆找到新用途的一种主要黑鸡肉。这种产品在2000年代末开始广泛供应,在2008年<span style="color:hsl(0,0%,30%);">和2009年,</span><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color:hsl(0,0%,30%);">通常按无骨鸡胸肉零售价格超过40%的折扣出售</span><span style="color:hsl(0,0%,30%);">。此后,这种差距</span>缩小了,在过去一年中,去骨大腿肉的价格曾多次短暂地超过去骨鸡胸肉的价格。阿霍说,少数族裔餐馆是早期的买家之一,《餐饮业》报道说,从奇波雷(Chipotle)墨西哥烤肉店到熊猫快餐(Panda Express)到有机快餐Sweetgreen,再到沙拉专门店Just Salad等连锁店,现在也提供去骨的大腿肉。热狗连锁店内森(Nathan's Famous)最近选择使用大腿肉来参与炸鸡三明治的战争,所以我们可以看看未来如何发展。同时,我几乎每周都会做去骨鸡腿肉作为晚餐。它们通常很不错。</p> <p style="margin-left:0in;">阻碍更多此类大腿肉消费的最大障碍似乎是去骨过程。在美国,屠宰鸡肉并将其切成片状在很大程度上是自动化的,这就是为什么鸡肉没有像红肉在疫情初期那样面临供应短缺的问题。但是去骨是令人不快的、容易受伤的手工劳动,就生产的肉量而言,大腿肉需要比胸肉更多的工作。即使在正常的劳动力市场上,找到足够的人做这项工作也是一个挑战,更不用说目前非常奇怪的劳动力市场了。虽然自动化去骨显然是未来的趋势,但还没有普及。目前,去骨鸡胸肉的短缺使一些提供鸡肉三明治和鸡肉卷的快餐连锁店的日子不好过,但去骨鸡腿肉供应量也不是很多。</p> <p style="margin-left:0in;">尽管如此,寻找新的方法来产生丰富的食物是美国养鸡业近一个世纪以来一直在做的事情。如果我们想要更多的黑鸡肉,我们最终都会得到它。</p>

比尔·盖茨婚姻细节曝光:婚后追求女下属,与爱泼斯坦厮混,开会时对妻子不屑一顾

<blockquote> <p>Emily Flitter 和Matthew Goldstein周日在《纽约时报》<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www.nytimes.com/2021/05/16/business/bill-melinda-gates-divorce-epstein.html?smid=tw-nytimes&amp;smtyp=cur">撰文</a>,披露了更多盖茨夫妇离婚原因的细节。比尔·盖茨被曝在结婚后还在工作场合追求女性工作人员,并不顾妻子的劝阻与性罪犯爱泼斯坦过从甚密,并在盖茨基金会开会时不尊重妻子的意见。而他的妻子梅琳达早在2019年就已聘请离婚律师计划离婚了。</p> </blockquote> <p>当梅琳达·弗伦奇·盖茨决定结束她27年的婚姻时,她的丈夫已经是全球知名的软件先驱、亿万富翁和慈善家。</p> <p>但在某些圈子里,比尔·盖茨也因在工作场合行为不当而臭名昭著。在这对世界上最富有、最有权势的夫妇之一离婚之际,这引起了新的关注。</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fp7KQqSUSUEdIbla"> <figcaption> <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47,247,247);color:rgb(34,34,34);font-size:14px;">图源:Wikimedia Commons</span> </figcaption> </figure> <p>据两名知情人士透露,2018年,梅琳达对她丈夫处理一起针对其公司一位长期理财经理的性骚扰指控表示不满,这起指控此前未公开。在比尔采取行动秘密解决此事后,梅琳达坚持要求进行外部调查。这位基金经理迈克尔•拉森(Michael Larson)留任。</p> <p>据直接了解比尔的人士说,他至少有几次追求了曾在微软和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为他效力的女性。目击者说,在基金会的会议上,他有时对妻子不屑一顾。</p> <p>还有和杰弗里·爱泼斯坦的交往,比尔是从2011年开始认识他的。三年前,爱泼斯坦曾被指控性贩卖女孩,他承认让未成年人拉客卖淫。据当时在场或了解两人会面情况的人士透露,梅琳达曾对丈夫与性侵犯待在一起表示不满,但比尔继续这样做。</p> <p>因此,2019年10月,当比尔和爱泼斯坦之间的关系突然进入公众视野时,梅琳达并不高兴。她聘请了离婚律师,启动了一个程序,并于本月宣布他们的婚姻即将结束。</p> <p>目前尚不清楚梅琳达对丈夫的行为了解多少,也不清楚这种行为在多大程度上导致了他们的分手。</p> <p>两人宣布离婚引起了人们对这段婚姻的关注,这段婚姻的破裂对社会和经济都有重大影响。许多人说,在他们的婚姻期间,比尔·盖茨在工作上行为不检点,作为一个执掌一家大型上市公司和全球最具影响力的慈善机构之一的人,这是不合适的。</p> <p>比尔·盖茨的发言人阿诺德(Bridgitt Arnold)驳斥了外界对他行为的描述和两人离婚的说法。</p> <p>阿诺德说:“关于比尔·盖茨离婚的原因、具体情况和时间安排,有如此多的谎言被公之于众,这非常令人失望”。</p> <p>她接着说:“你对他与爱泼斯坦等人关于慈善事业会面的描述是不准确的,包括谁参加了。同样,任何说比尔不尊重他的婚姻或梅林达的说法都是错误的。关于员工受到虐待的说法也是错误的。关于比尔离婚的谣言和猜测越来越荒谬,不幸的是,那些对情况知之甚少的人被称为‘消息来源’。”</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_5Hg2UABeXcrAyY"> <figcaption> 杰弗里·爱泼斯坦。图源:<span style="color:rgb(32,33,34);">Palm Beach County Sheriff's Department on </span><span style="color:rgb(34,34,34);font-size:14px;">Wikimedia Commons</span> </figcaption> </figure> <p>比尔和梅林达是在工作中认识的。严格来说,他是她的老板。1987年,她大学毕业后的第二年,她开始在微软工作,担任产品经理。</p> <p>在他们的关系中,两人一直在宣扬他们办公室恋情中可爱的一面。梅林达在2016年的一次公开露面中描述了两人关系的开始,她说,他们一起参加会议时,他曾向她献殷勤,后来在公司停车场偶遇时又约她出去。</p> <p>他们1994年结婚,很久之后比尔偶尔还会追求办公室里的女性。</p> <p>例如,2006年,他参加了一名微软女员工的演讲。据两名知情人士透露,当时担任公司董事长的比尔离开会议后立即给这名女子发了电子邮件,邀请她共进晚餐。</p> <p>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如果这让你不舒服,就假装这事从未发生过”。</p> <p>这两名知情人士说,这名女子确实感到不舒服。她决定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p> <p>一两年后,比尔·盖茨代表盖茨基金会前往纽约。与他同行的是一位为该基金会工作的女士。据这位女士说,和她一起在一个鸡尾酒会上时,他压低声音说:“我想见你。你愿意和我共进晚餐吗?”</p> <p>这名女子表示,她感到不舒服,但笑了笑,以避免回应。她不愿让公众把注意力与描述这种不受欢迎的挑逗联系在一起,因此要求匿名。</p> <p>六名微软、盖茨基金会和盖茨财富管理公司的现任和前任员工说,这些事件以及最近发生的其他事件,有时会造成不舒服的工作环境。众所周知,比尔·盖茨在办公室内外与女性打交道时总是笨手笨脚。他的行为引发了员工对他个人生活的广泛讨论。</p> <p>一些员工说,虽然他们不赞成他的行为,但他们并不认为这是一种掠夺性行为。他们说,他并没有为了女性的事业而强迫她们屈服,而且他似乎觉得自己是在给女性拒绝他求爱的空间。</p> <p>即便如此,比尔·盖茨的行为还是与梅琳达在全球舞台上推动的女性赋权议程背道而驰。例如,2019年10月2日,她表示将花费10亿美元促进“女性在美国的权力和影响力”。</p> <p>梅琳达在《纽约时报》杂志上宣布这一承诺的专栏中写道:“尽管现在大多数女性都有全职工作(或更多),但我们仍然承担着大部分照顾孩子的责任;我们面临无处不在的性骚扰和歧视;我们被带有偏见的刻板形象所包围,这些形象延续了有伤害性的性别规范”。</p> <p>在基金会,比尔·盖茨确保自己的声音占主导,可能对梅琳达不屑一顾,据参加过基金会会议的人士说,这让基金会的一些员工感到畏惧。</p> <p>2017年,这对夫妇面临一项针对一名亲密伙伴的性骚扰指控。</p> <p>近30年来,拉森一直担任盖茨的基金经理,通过一个名为<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color:rgb(77,81,86);">卡斯凯德投资公司(</span>Cascade investment)的秘密操作,为盖茨夫妇和盖茨基金会共计1740亿美元的投资组合带来了稳定的回报。<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color:rgb(77,81,86);">卡斯凯德</span>拥有股票、债券、酒店和大片农田等资产,还将盖茨夫妇的钱投资于其他投资工具。其中一个投资工具是风险投资公司拉利资本(Rally Capital),它和<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color:rgb(77,81,86);">卡斯凯德</span>在华盛顿州柯克兰市的同一栋楼里。</p> <p>拉利资本拥有附近一家自行车商店的所有权。2017年,经营自行车店的女子聘请了一名律师,律师给盖茨夫妇写了一封信。</p> <p>据三位知情人士透露,信中说,拉森对这位自行车店的经理进行了性骚扰。信中说,这名女性试图自己处理这件事,但没有成功,她向盖茨夫妇寻求帮助。信中说,如果他们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她可能会采取法律行动。</p> <p>这三名知情人士说,这名女子在2018年达成了一项和解,她签署了一份保密协议,以换取一笔钱。</p> <p>两名知情人士说,虽然比尔·盖茨认为此事就此结束,但梅琳达对结果并不满意。她要求一家律师事务所对这名女子的指控以及<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color:rgb(77,81,86);">卡斯凯德</span>的企业文化进行独立审查。在调查进行期间,拉森被停职,但最终他被恢复了职务。(目前还不清楚调查是否证明拉森无罪。)他仍然掌管着<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color:rgb(77,81,86);">卡斯凯德</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ExOn1V4BeXcuh6Q"> <figcaption> 梅琳达·弗伦奇·盖茨。图源:<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www.flickr.com/people/43398414@N04"><u>Chatham House</u></a> on <span style="color:rgb(34,34,34);font-size:14px;">Wikimedia Commons</span> </figcaption> </figure> <p>拉森的发言人没有发表评论。</p> <p>在和解大约一年后,也就是梅琳达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专栏不到两周后,该报发表了一篇详细描述比尔与爱泼斯坦关系的文章。文章报道称,两人曾多次在一起,乘坐过爱泼斯坦的私人飞机,还在他曼哈顿的联排别墅参加过一次深夜聚会。2011年,在第一次见到爱泼斯坦后,比尔给同事们发电子邮件说:“他的生活方式非常不同,有点有趣,尽管对我来说行不通”。</p> <p>(比尔·盖茨的发言人阿诺德当时表示,盖茨对与爱泼斯坦的关系感到遗憾。她说,盖茨当时并不知道这架飞机属于爱泼斯坦,而且上文中他指的是爱泼斯坦家独特的装修风格。)</p> <p>据知情人士透露,时报的文章包括了比尔·盖茨与爱泼斯坦互动的细节,而梅琳达此前并不知道这些细节。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新闻见报不久,她就开始咨询离婚律师和其他顾问,帮助这对夫妇分割财产。《华尔街日报》此前报道了她聘请律师的时机。</p> <p>时报的爆料令梅琳达尤其生气,因为她此前曾对丈夫与爱泼斯坦的关系表示过不安。爱泼斯坦于2019年在被控性贩卖女孩后不久,在联邦拘留所自杀身亡。据了解情况的人士透露,2013年秋天,梅琳达和比尔在爱泼斯坦的联排别墅共进晚餐后,表达了自己的不安。(《野兽日报》(The Daily Beast)早些时候报道了这一事件。)</p> <p>多年来,比尔继续在爱泼斯坦的家中参加晚宴和会议。据当时在场的两名人士和另外两名知情人士透露,围绕在爱泼斯坦周围的通常都是年轻迷人的女性。</p> <p>阿诺德说,比尔·盖茨从未与爱泼斯坦一起社交或参加派对,她否认有年轻迷人的女性参加过他们的会面。“比尔和爱泼斯坦会面只是为了讨论慈善问题,”阿诺德说。</p> <p>据在场听到的人说,比尔·盖茨至少有一次当着爱泼斯坦的面说,他的婚姻不幸福。</p> <p>熟悉爱泼斯坦的人说,他向比尔推销他的税务咨询和筹资服务,但没有迹象表明二人做过生意。</p> <p>据两位熟悉会议的人士称,2013年后的某个时候,爱泼斯坦带比尔去见阿波罗投资公司的负责人莱昂·布莱克,后者与爱泼斯坦有着多方面的业务和个人关系。会议在阿波罗公司的纽约办公室举行。</p> <p>目前还不清楚梅琳达是否知道当时比尔·盖茨与爱泼斯坦的这次会面。最近与她交谈过的一个人说,“她决定,在她进入人生的下一个阶段时,离开婚姻对她来说是最好的”。</p> <p>&nbsp;</p>

加载中...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